日期:2010 年 5 月 3 日

想逃。

整個週末我在支離破碎的憂鬱和崩潰中渡過。

之前的一週C跟我處在排戲不順的情緒跟疲倦中,每天結束後,我把她載回租處,我也就回家了。這個發展一度讓我感到輕鬆,因為跟一個朋友聊過後我下了決心,想要重新找回跟L的熱情,並斷了對C的慾念。這中間有種種考量,但就結論來說,就是這麼簡單(做起來是另外一回事當然不用說)。朋友建議第一步是不要再單獨跟C有必要以外的相處,所以對於自然而然演變成大家各自回家沒有其他來往,我感到輕鬆。而確實在我準時回家以後,L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週四晚上,C跟我一起排的戲終於到了可以喘口氣的時候,她邀我去她表弟家一起晚餐。當時時間還早,我想可以去一下不影響太大,控制不了的答應了C。結果那夜,我沒回家。一切是個意外,我們也沒有發生什麼,單純就是我拒絕不了C,最後留下來睡了。
L徹底崩潰,我也說不出實話。

週五晚上戲開幕的慶功派對,C辦在她家,W幫她張羅一切,雖然我不清楚她們上次那樣花系列演完以後到底怎麼樣還可以做朋友。L一起,但她先離開,我晚走,跟W留到最後把一切收拾乾淨。因為W在,我本就沒想留宿,逼著自己開車回家,路上幾度睡著,一次醒來已經跟分隔島相距無幾。

週六我如常到校,L跟我之間狀況惡劣,我知道她非常受傷,想要後退。而我老闆在我以為我的作品已經完工的時候,忽然加了一堆東西。我跟C聯絡,她接了一次電話回了一次簡訊以後再無音信。我了解背後的意義,但非常難過。

週日晨,我跟L長談,我不曉得到底談出什麼東西來。我只知道很糟糕的是,只要給L一點希望,她就能繼續,而如果我不能了斷自己對C的心情,L就要一再受傷。

我害怕的很想逃,多希望學校已經畢業而我不用再面對C,因為我悽慘的發現自己對C陷下去了,而C對我不是那樣的心情。或許我需要跟C再告白一次,再被拒絕一次以得到了結。我卻連這樣做的勇氣都沒有。誰想得到一整週的嘗試要自我做出了結,卻得出不想面對的結論。我很混亂,別過L自己一個人開車往學校的路上,控制不了的想哭;踏進工作室看見C,我只想掉頭就逃。

我犯賤給自己找來的,現在不能收拾。

【狩情‧喵】桃花貓

和她的邂逅起於一隻貓,因此我給她起了個名字,喵。

※※※

這是去年的事了。

我對面的住戶搬走,新鄰居是一個女孩子。打從她成為我鄰居開始,好幾個月都不曾和她照過面,但因為一雙雙女鞋就擺在她的門口,很明顯是個女住戶。

嚴格說起來,我是個冷漠的人。對於非親非故的對象,完全不會想要花時間和對方打交道。例如,某些人因為長期租屋,很容易和房東有點交情,或者因為常去某一家早餐店,而和老闆有點熟悉,於是從客套的寒暄,逐漸轉化為介於陌生人與朋友之間的關係。這些事情在我身上幾乎都不會發生,因為我總認為,這些人不過就是過客,與其把時間花在這上面,還不如拿去做其他想做的事。

正因如此,當這邊的住戶都已經到可以閒話家常的交情之時,我和大家都還止於會面的點頭之交而已。

但讓我意外的是,不過幾個月的時間,新的女住戶已經和鄰居們混得不錯,常常聽見他們在門外閒聊。有一次出門的時候,碰見他們正聊得開心,還順道禮貌性對我打聲招呼,以及一些家常問候。遇到這種場合,我都會習慣性的假裝正有急事,然後就匆匆道別,所以一次也沒看清楚那女孩的模樣。

對她的印象,僅止於她門口的開放式鞋櫃。

女鞋並不稀奇,稀奇的是那些女鞋,每一雙都是名牌。舉凡Chanel,Fendi,Prada,Gucci,都讓我印象深刻,雖然我對這些品牌的實際價位並不熟悉,卻很清楚這些品牌所費不貲。她看起來不過是個大學生,想必是個家境優渥的千金小姐吧。

※※※

和她第一次正式的交談,是在畢業季前夕。在這一次接觸之前,我其實很不喜歡這個鄰居,因為她在住了一陣子以後,開始習慣性的不關門,而我的房門正對她的房門,中間只隔著約莫兩個人肩寬的走道,因此,當她房門不關的時候,單單一扇房門的隔音,並不足以覆蓋掉她在房間裡看電視、聽音樂之類的聲音。

說起來是很奇怪的。如果不關房門,當我一開門的時候,可以看見她房間裡三分之一的空間,正常人都應該會覺得不自在,就算是身為窺視者的我,也不自覺的不好意思起來,但她竟然不會。

此外,她還養了一隻花貓,不是什麼高貴的品種,看起來就像一般的米克斯,並不特別。特別的是,這隻貓很喜歡守在我的門口,當我開門的時候,牠會保持約一步的距離,端詳我的動作與房間,而我關上房門的時候,牠就會馬上跳進主人的房間裡。

邂逅,就因牠而起。

※※※

「哈囉,你要出門啦?」,她在離玄關不遠的位置,逗弄著花貓,然後抬起頭對著正打開房門的我說話。

「嗯,對啊。這貓是撿回來的嗎?」,我只是禮貌性的回應一下,想說寒暄個幾句就差不多可以閃人了。

「你好厲害喔,你怎麼知道的?」

「喔,因為我以前的大學室友,也去撿過路邊的小野貓回來養,一起生活了一陣子,妳家的貓和他撿回來的貓,樣子看起來挺像的。」

「哈,對啊,在牠很小隻的時候我就撿回來養了。」,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滿臉笑意,這時候我才真的有看清楚她的模樣。五官深邃,帶著一副黑框眼鏡,上半身是一件合身白T,下半身是一件小熱褲。雖然身材很嬌小,但比例很好,腿看起來很修長,皮膚白皙,有著凹凸有致的身材。

「嗯嗯…」,輕聲回應,正準備開口道別的時候,她打斷了我的計畫。

「對了,我家的貓很喜歡你耶。」

「啊?真的嗎?」,說真的,我覺得那隻貓對我有敵意,畢竟牠觀察我的眼神,讓我感覺不出來牠對我有好感。

「真的啊,牠超喜歡蹲在你家門口的,每次我門一打開,牠就會一副很想進你房間的樣子,呵。」,這段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接什麼好。

「嗯,那我想她應該是隻母貓吧。」,我笑了笑。

「你真的很厲害耶!她是母的呀,而且她有兩個名字唷。」

「哦,英文名字和中文名字嗎?」

「對呀,她的英文名字叫Momo。」

「噗,那中文名字該不會就叫桃桃吧。」

「哈,你懂日文喔。」

「嗯,有學過,基本的日文還OK。」

第一次交談,她沒有給我大小姐的驕氣,反而是充滿親切感。從此之後,每當照面的時候,都會聊上幾句,最晚搬進來的這位鄰居,反而成了和我最熟的住戶,也因此她對於不關上房門這件事,越來越顯得理所當然。甚至於有一次,她說他要去櫃檯辦點事,叫我幫她看著桃桃跟房間,於是,我就把房門開著,讓兩個房間對望一個下午。

某天深夜,當我正上床不久的時候,聽見她開啟房門的聲音,我想大概是她剛回到家吧。開房門的聲音並不打緊,但後續的音樂聲卻有點讓我不得安寧,隱忍了大概十幾分鐘,我決定去跟她打聲招呼,畢竟第二天還要早起,實在受不了失眠的折磨。

在我開門的那一瞬間,我有點傻住。

由於這裡的房間格局,在開門後直視室內,看到的是一排落地窗。夜色,會讓落地窗變成最稱職的連身鏡,更何況是一排。

浴室,就座落於門的旁邊,也就是說,在夜裡渾然天成的鏡牆,在我眼前成了倒映她香閨的屏幕。

收進眼簾的第一個驚訝,是她正在晾曬的內衣褲,掛在離門口不遠的衣架上;第二個驚訝,就是她正在浴室裡換裝,看似要把一身衣裝褪下,換上輕便的家居服。

我的眼前,就這麼上演一齣香豔。

※※※

那一夜,我終究還是失眠了。

每每想起這段回憶,我不禁懷疑,
捎來桃花的,究竟是小貓,還是小貓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