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9 日

【狩情‧妖】夕顏

男人和女人纏綿數次,始終不知道那女人的名字。縱然十分好奇,但明白原因以後,任何男人,都不會再因此而好奇。

※※※

夕顏,是光華公子早期的女伴之一。

我所指的光華公子,就是源氏物語裡頭的光源氏。這傢伙風流一世,一生留下無數風流帳,縱然他心裡頭早有不可撼動的紫姬,卻又頻頻偷香竊玉,直至紫姬謝世,光華公子哀痛欲絕,才退隱出家,不久後,即追隨紫姬的腳步仙逝。

在他和夕顏相戀的日子裡,他一直都不知道夕顏真正的名字,當然,也就對她的身分一無所知。某次歡愛以後,光源氏這麼問,

「妳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雖然同床數夜,至今我仍不知道小姐芳名。」

「名字嗎?如同造就我們相遇的花一樣,就請公子喚我夕顏吧。」,倚著欄杆,背依在光源氏胸口的夕顏如此回答。

「夕顏嗎?至於在下是…」,就在光華公子欲表明身分之際,夕顏急忙轉身,把纖細的手指壓上正要說出答案的雙唇。

「您能如是踏足寒舍,已是小女子萬世之幸。今若得知公子尊姓大名,官階行止,恐怕…」

「恐怕?」,至此,光華公子更好奇了。

「待公子回府之後,小女子必因寂寞難耐,而尋至貴府,您必然厭惡此等不知分寸之女,若遭您厭惡,小女子唯有一死以報。」

這般體貼,輔以天仙之色,我想沒有男人,不因她而沉醉,光源氏也不例外。於是,就在他一頭栽入夕顏之戀的期間,自然忽略了原本的幽會對象,六條御息所。六條氏是早於夕顏的另一段情緣,此不贅述,會提到她,是因為光源氏對她的冷落,造就了六條氏因獨守空閨的怨念,而化作生靈襲擊夕顏,以致夕顏早逝。

交代完千年前的夕顏,接下來要談談千年後的夕顏。

前幾天,我收到小妖的來信,部分內容,勾起我對夕顏這段故事的投射。

※※※

「妳也只能哭而已。」

萬般沒料到真的一語成讖,
每每想起這句話,我還是一陣惆悵。

你知道我很想你,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你知道我是愛你的,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我也只能沉默站在原地,
就算得不到你任何回應,還是兀自喃喃的說著愛你。

我說過了,
我不是在等你,
你每一次離開,我都當成是你就這麼永遠離開了。

很想你,想聽到你的聲音,
因為是你,所以我不會只顧自己爽的撥電話找你,
或是要你陪我聊上幾句。

很想你,想見見你,
因為是你,所以我不會想約就約,
驕縱的不管對方有多沒空,都還是得為我擠出,就算是一兩個小時的時間也好。

很想你,會很氣你都不理我,
但因為是你,我沒有辦法把時間花在生氣上。
能愛你的時間都這麼少了,為什麼要吵架,為什麼要氣你?

我沒有這麼想著一個人,你知道嗎?

如果我喜歡,我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工於心計的,
盡可能的找他,見他,聯絡他。

可是,小妖卻不會對狩這樣,
在你面前,所有的心機都沒有必要,
對你的心意是多麼純粹而美好,
我好珍惜這份簡單。

然後,
也不會想說你都不理我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不會一直一直想去找你想見你想打給你,
明明是這麼的想你,見不到你卻又好像也沒有關係。

好奇怪,一定是出了什麼差錯…

這感覺好像是擁有什麼信仰,所以不吃不喝也可以活下去的感覺…
喔不行,
小妖要吃,
小妖要吃你噢。 ^+++++++++++^

※※※

這封信的由來,大抵就如這些段落的描述,我和小妖疏於聯絡。這裡還必須交代一下,在《精靈之謠》的故事結束以後,不久,小妖後悔了,因此和小妖的戀情,並非止於當時。只是近期的忙碌,已經讓我習慣身邊沒有花草,沉醉於工作上的充實。

我的慣性消失,並不是第一次,瑜不曉得經歷過幾次了。只不過,在小妖身上發生,是第一次。這篇日記,絕非是起於安撫的動機而撰,而是讀箋有感,信手拈來之作。即便沒有如膠似漆的黏膩,我也是會思念小妖,要表達的,僅此而已。

※※※

如前述所言,夕顏除了是該美人的代稱,在源氏物語裡,它還是一種花名。
今人考究,夕顏應是牽牛花,但與故事描述仍有差異,紫式部筆下的夕顏,是黃昏才開的白花。因為另有一個與夕顏相對的花名,朝顏,於是朝顏被認為是白天開花的牽牛花,夕顏則指在黃昏開花的牽牛花。

朝顏的顏色較為繽紛多彩,至於夕顏,都是白色。

夕顏,是一種永不見白日的白花,也是萬種傷情。

我沒有光源氏的潘安之貌,才學也不及他的萬分之一,更遑論那顯赫的家世背景。然而,

千年前,他有他的夕顏;千年後,我也有我的夕顏。

小妖,謝謝妳給我的幸福。

不同調

文/呆子

後來,我想了一下,關於你無法走進來的原因。

我想應該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相識過吧。

我都忘了有多久,再遇見你,好像已經是好幾個月後的事了。
也或許沒有這麼久吧,但一回頭,你卻已經變得好陌生,是不爭的事實。

那天清冷的夜裡,我敲了你,應該是說我直接加了你的MSN,
對於陌生人來說,這算是突兀且令人詫異的。

Who cares?

對我來說你不過是個用來打發時間的咖,
聊得來則聊,聊不來便散,如此而已,
而我對你來說,應是不可求的尤物吧,(笑)
相信你也不會介意我的驕縱。

那一陣子我們確是熱絡了點,
但坦白說後來我就膩了,
我膩你對我的渴求,
我也膩了當你心目中那無邪純潔的天使,
我更膩你軟趴趴的曖昧態度,
Be a man, OK?

我們的話題一直繞在你關懷我,我敷衍你喔不是,是我搭理著你,
然後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著最近發生的事情,分享著一些過去的回憶,
然而大部分的時間還是你走進我的劇本,
說著那些我意料中的台詞。
這有著一定程度的有趣。(笑)

即使話題從未在18禁上面繞,
但我還是可以知道你未若你表現出來的樸實耗呆。

所以當你那天坦白直接的說出你隱藏的邪惡思想的時候,

我不訝異。甚至就連吃驚的神情都懶得裝…

「你認識的只是那時候我想讓你認識的我。」
「每個人認識的樣子,都取決於對方表現出哪一面。」
「我想你沒認識我吧。」

喔,是呀。
我不否認。

所以,你確定你認識我嗎?

應該這麼問,
你覺得我想讓你認識嗎?

而且我並不認為你認識的我並不是我,
人本來就不會僅僅只有一面,
純真良善、淫蕩縱情,那都是我。

只是我不想淫蕩給你看吧,
而我也樂當個無邪無慾的女孩兒,
索性就賴著你撒嬌了。

只是最終,我還是覺得你太懦弱了,
連場告白都支支吾吾,
或許你怕失去了什麼,
但與其如此倒不如乾脆的把我壓在門板上強硬的說要我,
目光熾熱的讓我狠狠的記住你對我的慾望。

但我知道你不會,
對我畢恭畢敬到令人備感無趣,
是我不知好歹,不懂得珍惜嗎?

我只能說謝謝你對我的心意,
但是很遺憾畢恭畢敬的得要是我,
我要的是可以讓我毫無尊嚴的跪伏在他腳邊親吻他的腳尖的人吶,
而不是讓我踩著高跟鞋狠狠踐踏的玩物。


 
 
故事的最後,
你說了,我不認識你。

那麼,就當作我們從來都不曾相識過吧。

我不會對戴著面具的人有什麼想法,
觸不到真,什麼都假的毫無意義。
而透過朦朧的面紗,你也把我想得過於美好了。

:)

微笑,是我唯一能給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