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15 日

Man Handle。

文/玉春

「嗨,幫我開門。」按了門鈴後,我對著對講機說。

我上了電梯,在電梯口迎接我的是之前聊過很多次天的陌生人。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他跟照片真的沒差多少,
眉毛濃黑,身材有點肉肉的,完全是我喜歡的那型。
所以,我看到他本人後並沒有太多的驚奇與尷尬,
反而可以更自然地與他交談。

只希望他見到我的感覺也是一樣。

「這邊會很難找嗎?」他問我。

「不會啊,我坐計程車來的,司機幫我找的路。」我微笑回答他。

「進來吧,拖鞋在這裡。」

走進他家,客廳擺設簡約的風格很對我的胃口,跟他給人的感覺差不多。

「之前你說你從來沒有玩過,那今天怎麼會想試試看呢?」他問。

對了,我今天是以SM新鮮人的身分來找他的。
可是,我以前真的沒有親自接觸過SM,看過聽過很多,
因為我從小(?)就受妞的耳濡目染,自己卻一次都沒實踐過。
可是,媽的,我總不能回答因為你是我的大菜,
所以想讓你怎麼玩我都可以吧。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而且搞不好我會很喜歡。」我心虛地回答。

「放心,我會很溫柔地。」他笑了,我酥麻了。

我們又閒聊一會兒,他就拉著我的手往臥室走去。

我坐在床沿看著他開始除去身上的衣物,我也慢慢地解開褲頭。
他的上半身很厚實,胸脯飽滿,配上兩枚咖啡色的乳頭,
看到如此令人垂涎的身材,
我真恨自己當兵時怎麼沒有多做兩下伏地挺身,鍛鍊一下身材。

「你身材好好,比照片上看起來更壯。」我說。

「你也很可愛啊,我最喜歡你這樣子的身材了。」

他將他剛褪下的內褲塞進我嘴裡,一股濃臊味剎時充斥我的口鼻,
馬上將我的性慾挑到了最高點。他略微充血的下體,
讓我對於接下來要經歷的事情既期待又緊張。

「我怕我們太大聲,而且這裡隔音不是很好。
有時候隔壁在大笑我都聽得到。」他說。

接下來,他把褪在地上的一件背心扭轉成布條綁住我的雙手,
我頓時成了隻沒有反抗能力的性奴,
只能以眼神觀察他、向他訴求我的渴望。

「其實啊,你可以先閉上眼睛感覺看看身體的感受。」他說。

他的手指滑過我的胸膛,撫弄胸口的細毛。用力捏住我左邊的乳頭,
留下泛紅的痕跡。他用口含住了我的乳頭,用牙齒輕囓,
啃出數個齒痕。老實說,我現在腦中真的很想要好好享受他的身體,
他對我的這些小逗弄,無疑是對我的慾火上加油。

他握住發硬的老二,抵在我的洞口,調皮地摩擦著。
一面用手掌拍打我的臀肉,一下兩下地,不久,我的屁股便熱火火地發麻,
這想必是符合了他的幻想,他悶哼了一聲便挺進我的身體,扭動著。

沒多久,我們兩人便大汗淋漓,他的體溫從背部透到我心中,
濡濕地交纏著,暈黃的燈光下汗水勾勒肌肉起伏的線條,
這一場景至今仍令我回味不已。

突然,他溫熱的手掌從我迎合的腰間移至頸項,
十根粗厚的手指如藤般攫住我漲紅的脖子,
他以穩定有力的節奏撞擊著我,我無法轉身去看他的表情,
但耳邊傳來的是他厚重喘息的興奮,
聲音狂野到我心中滿是對他房子隔音不好的疑惑。

沒想到,他居然開始加重手上的力道,我以為他快要出來,
所以很興奮地全身肌肉緊繃。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他手上的力道越來越大,
我開始覺得呼吸有點困難。

我當時腦海快速閃過報紙上刊載男同志窒息式性愛致死之類的新聞標題,
完全感受不到這方法有添加性愛上任何的快感,心中只充滿了恐慌,
我希望他不會是真的想一把掐死我。我感覺臉部發燙,
彷彿全身的血液都積留在頭部下不來,腦袋發脹。
我聽見自己喉頭發出像動物般垂死前的聲音。天啊,他媽的快讓他射吧!!

此時,他身體猛力地一頂,而在我咽喉上的手漸漸鬆開。
他整個人就像洩了氣般癱軟在我身上,額頭上的汗水像是下雨般滴落。

過了一分鐘,他的呼吸逐漸平緩,而我的驚恐卻還沒平復,
我用眼神示意要他幫我解開手上的束縛。

「怎麼了,不舒服嗎?」他一邊動作,一邊不解地問我。

「呃,今天謝謝你!」我一手抽掉口中的布團說,接著低身去撿地上的衣物。

「等等,你不想出來嗎?」他起身想幫我。

「抱歉,我想我還是真的無法體會其中的快感,
我還是先走好了。」我摸著發紅的手腕苦笑。

我開始穿起衣服,雖然老二還硬著很不舒服,
但是我真的被嚇到了,驚魂未甫的我速速地離開他家。
看來我真的無法體會這種快感,
或許我第一次嘗試就遇到了錯的對象。
這感覺就好比是我小時候第一次吃蚵仔就吃到半生不熟的,
結果一直到現在都還不敢吃蚵仔是相同的道理。

可是,回到家後,我還是回想著剛剛兩人交纏的情景狠狠地打了一次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