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17 日

欲走還留。

從上次對C的心情大爆炸以後,有些事情開始急轉直下,不管是我自己,或是C。我雖然喜歡C但並不是笨蛋,C對我態度變淡,讓我也有些漸漸冷卻下來。而這過程中,我越來越清楚知道,C跟我的不可能。於是我也逐漸有了結論,那就是我不論如何要把跟L的關係中情感的部分修復回來。

但付諸實踐不是那麼快的,有點像是認知之後我需要外在環境的改變配合才能做到。但有趣的是,就在我的認知達成之後,L跟C各做了一件讓我耿耿於懷的事情,幾乎到達讓我坐立難安的程度,結果這個認知還是認知,可是在情緒上的動搖讓我非常痛苦。

事情的開頭在上週四,我們有一個主修學生之間的趴踢,因為在靠近學校這頭,我讓L自己開車去,而我借C家做要帶去的食物。我到C家時,意外發現W也在,甚至C中途離開,我被迫聽W炫燿了兩小時她跟C有多好。當晚派對結束,我讓L自己回家,我因為還想喝而跟C去她的地方。我忍不住告訴C,關於W做的事情。C聲稱W會在就是因為她要跟她溝通這事,她不喜歡W很越線的表現出很理解她的樣子。C還講了不少,而我同時越發感到我跟C之不可行,其實那個認知可以說是在這個時刻確定成立的。

總之,我留宿,第二日,L帶了一些東西離家,一整天找不到人,只告訴我她接下來幾日不會回來睡,並且告訴我她果然還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友不回家睡覺。我幾乎崩潰,覺得可笑,因為我一再告訴過L,如果妳不能接受就是不能,但就在我的認知達成的時候L終於爆發了,假使我們就這樣破局,那也是我自作孽的現世報。那天我抱著經痛的肚子在家等,這期間跟C說上話。對我來說,能跟C談我跟L的關係,是對我認知的一種肯定,因為把C擺在朋友的位置,所以可以談。

C指我自私,說我怎麼可以要求L回家,我讓L痛苦了兩個月,自己卻連幾小時都受不了。我直陳我就是自私,從來也沒這麼自私過。C的建議是,讓L做她想做的,她有完全的權利,而我做我該做的,專心論文,就當做我們已經分手,冷靜下來,之後再談。C說,這對妳以後的自由也有幫助。

不論如何,那時我已經說服L回家。我等到L進門以後,以為一切可以平穩下來。豈料接著是C出乎我意料的動作。週六下午,C主動傳訊來說希望我覺得好些,我回訊,C沒有再回應,我一開始也不以為意。到傍晚,友人提醒我今天在一個老師家有個宴會,並提起C約她出去跳舞。我有點呆住,忽然串起些事情,發現C應該是要排除我一起去。我開始傳訊給C,沒回,打去,沒接。我打給另外一個我知道要去的人,她非常驚訝我不曉得。她說,我以為C有告訴妳。我漸漸明白C確實是要排除我,但假使我不知情,也就算了,在我知情的情況下,一切變得非常難以忍受。

我清楚她們如果相約出門,C不可能不查看手機,也就是說,她是故意忽略和不回應的。我不懂她這麼做的原因,但我一整夜睡得極不安穩。我在某處留言,凌晨四點時發現C有出現過也有留言,沒有證據顯示那是留給我的,但我自動入座並覺得像根刺扎得我不能睡。她說:… don’t be surprise with what u discover. 我又留了一次言,並開始思考是要徹底斷去跟C的聯絡或是跟C談清楚,因為我非常了解這件事情在我心裡造成巨大的陰影和疙瘩,而且是真實生理反應想吐的那種。但我又不想主動找C說我有事情跟她談,她跟W的談我看多了。

我真希望自己不是這種爛個性,這連串事情動搖我的情緒,論文終究還是被擱置。而其實講白了,就是我玩不過,玩不起,想要後退;但C回馬這一槍,讓我嚥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