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27 日

SM與我

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我要寫作的題目是:SM與我、SM‧與‧我。

SM與我

作者:董籬

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我要寫作的題目是:SM與我、SM‧與‧我。

今天是開放M群現場點播,其實就是整個禮拜完全都沒在想要寫什麼,眼看十二點要過了,所以看看這周大家想看點什麼。

我認識SM圈的朋友可以說到了相當「齊全」的程度,而且這幾年SM的話題在專業領域和非專業領域都越來越熱門,之前還有一篇部落客文章提到日本現在流行SM心理測驗,測試你是哪一種S或哪一種M。寫那篇文的接接其實也是我認識的朋友,SM在我身邊一直圍繞著,到哪裡都見得到,當然我也常常被問,或是被丟一個心理測驗,問我是S還是M。

由於我的SM界友人實在太過專業,所以我一直對這件事敬畏有加,再加上這件事在我身邊已經是一個政治題目而不只是性活動,而政治就是眾人之事,如此公開又光明正大,也實在難以再變成個人隱私。每每問題忽然又從眾人之事變成我一個人的事,問起我是S或M,我總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因為太多人問,我也不免思考,SM裡面真正觸動到我的是哪個部份,或者說,真的有嗎?

就像很多人會說從小看到電視上人質被綁起來就很有感覺,或是小時候被打屁股就得到了神啟,我也要從小時候說起。

說起來也是電視或電影。從小我只要看到軍教片,裡面那個魔鬼士官長,用最羞辱的字眼,嚴厲兇惡地訓話時,我就會有一股衝動。尤其是當他在說,我就是你們的神,你們這些人渣,從現在開始要放屁都要經過我的同意之類的。這種時候,我的就會很想很想走到那個士官長後面,用鐵鏟過鍋子狠狠地敲他的後腦杓,敲出很大很大的聲音,就像一腳把收音機踢飛一樣,當場就把這一切結束掉。

我不在乎被打的士官長是昏了還是死了,他會痛還是會不爽;也不在乎那些大頭兵之後會有什麼反應,或者那個士官長是好人還是壞人,這部電影是喜劇、悲劇、動作片還是嚴肅探討什麼主題的,總之我就是想用力把那個東西給打掉。

後來我發現,有時候看到一些非軍教片,如果是老闆或老師,有類似的情節時,我都會很想巴下去。不是想打人,是想巴,想把那個東西瞬間打壞。所以在所有出現過類似情節的電影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史丹利‧庫布立克的《金甲部隊》,因為裡面的胖子新兵,在新訓結束的那天,就一槍把士官長給轟掉了。

接觸過許多SM的活動,參與過第一次夜色繩豔擔任藝術總監,皮繩愉虐邦的攝影師,我自己也會一點繩縛,並且參加過很多聚會;SM對我來說,有時候已經看得很平常,有時候會讓我很欣賞,有時其實很歡樂,也有時會讓我專注其中像投入一件作品那樣,但是幾乎不太能夠和欲望連在一起。

後來我終於發現,有時候在看一些網路文章,寫到主人對奴說你要聽我的命令、你是屬於我的、我叫你怎樣你才能怎樣之類的,這時候我會產生一種慾望,就和看到電影中的士官長一樣,我會想要在那個自稱主人的角色,講到最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時候,用一隻平底鍋敲他的腦袋。

我想這是我對SM真正的關聯,因為這是唯一純粹的慾望。到底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有這種衝動,我也很難說清楚。有些人在做這些事講這些話的時候,我不會有什麼感覺,但是有時候我就會很想很想衝上去巴他,把他巴到壞掉,那就有如高潮一般爽,甚至比高潮更愉悅,而那完全是主觀的,絕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引起這樣的慾望。

這就是本周的作文,SM與我,謝謝大家。

PS:各位主人不要害怕唷,我不是每個腦袋都想巴的。
PS2: 各位主人如果害怕的話,女僕會來救你的唷!
PS3: 嚴禁叫我主人,你可以叫我日日野晴矢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