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29 日

孤寂本命

文/桃莉絲妞

「我時常覺得藝術者是註定孤寂的。」
每每這想法刻意若無其事的經過,我總會有一種眼淚湧上心頭,
哭也哭不出的感覺。

M群中丟出一個連結網址,說著很恐怖哦,膽小的不要看,
好多人被嚇到了。我本著典型害怕又愛看的心態點開網頁,
透過手指縫隙偷看畫面,卻見到了熟悉的作品;
雖然前面幾張我沒有看過,
但是第一眼我就知道是大陸藝術家張鵬的作品了,
因為風格是那麼的強烈奪目,在腦中揮之不去的那雙惶恐大眼。

(網址:http://blog.cnfol.com/lengfengchui/article/4575389.html)

看看標題吧《嚇倒90後的00後寫真》。這算什麼呢?
在拍賣圈以高價競標的藝術作品卻淪為恐怖貼圖嗎?
我不由得為它們感覺到不值且不捨。
在我眼中稱之為「藝術」的但不知道透過別人的瞳孔又會看見什麼?

我很喜歡張鵬,在他的作品中,
我看見小女孩在成長過程中的纖細脆弱以及惶恐,
每一個人小的時候總是這樣的,張著大眼睛,凝望著大人,
憂慮擔心著大人下一步打算要我做什麼。
壓力般的幻想在那時期發狠的蔓延,
看看小女孩在鳥籠中那張圖吧,
會不會讓你想起媽媽總是說:
「乖乖待在家,不要亂跑亂動,媽媽馬上回來」,
又或者是:
「媽媽今天上班,一點回家,桌上有飯記得自己乖乖吃掉」;
然後你就獨自處在彷彿飼養籠一般的家,吃完飼料,
乖乖的環抱自己,張大眼睛望著門口等著媽媽回來。

大人用著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的方式在成長的過程中傷害著我們,
而張鵬用放大鏡將這些表現出來了,運鏡唯美且震撼,
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刻。

回到我自己的畫圖上,
我想著既然連張鵬這出名的藝術家,
在別人眼中看到的都不一樣,那我呢?
大家是用左眼抑或右眼看我的呢?
我已經不只一次聽聞有人看到我的圖是性慾上的興奮感,
我總是不可置信的腦袋中浮現很多問號;
也常常有人問我畫圖的時候腦袋在想什麼?
會不會邊畫邊下體氾濫?

「不,我沒有,在畫面的背後我還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想告訴你。」

我想,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才會讓傳達不出去我的本意。

在當代藝術館的展覽《小碎花不》
和淫妲三代合作《愛交易》主題是快樂的,
我和玉春一同畫了十張圖,
淫妲三代替十張圖分別寫了一小段故事。
我還記得,有天晚上我留在當代藝術館做佈展,
淫妲三代跑來我旁邊,她的眼神透亮著光芒,
跟我說:「妞,我很喜歡妳的畫唷,總是好像在講話一般。」
我只差沒有當場哭出來。

總有些什麼超越形而上、共鳴在形而下,
在純肉慾在傷害性在血液四濺的背後。
某人曾經這樣描述我:
「妳在畫圖過程的眼神,完全性的和妳畫的人物靈魂結合,
 我看著妳的圖,就可以感覺到妳。」

始終我技巧還不成熟,始終我還為了被誤解而傷心欲絕,
始終藝術者本命荒漠孤寂;
如果可以,請讓我這樣畫下去吧。

畢竟,這比高潮的歡愉更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