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30 日

【狩慾‧喵】貓下廚

我知道這樣的廚師很多,只是我遇到的這一位有點不同,她下廚的時候,總喜歡帶著她的貓。

※※※

每個女人,不管是相處之道,或是魚水之歡,都會有她獨到的味道。這些專屬於個人的特色,往往在分離以後,被時間淬鍊成最深刻的記憶。

喵在床上的表現,並沒有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但是她的某些習慣,卻讓我很難忘。例如,她不喜歡在自己房間以外的地方做愛,這倒還好,最奇怪的是,在我們燕好的時候,她非得要桃桃在一旁觀看,否則就會覺得不夠盡興。

習慣了倒無妨,但第一次的經驗,還真是讓我很不自在。

那一天,我正要出門買晚餐,甫開門,又碰見她不關門,就順道跟她打了聲招呼。

「嘿,妳今天自己煮晚餐啊?」,坐在地板的她,跟前的和式桌上正擺著一台微波爐,而微波爐上正燒著一鍋開水。

「哦,對呀,今天要吃個自助小火鍋。你晚上還有約會啊?」,她笑瞇瞇對我說。

「不是啦,只是要去覓食而已,我也還沒吃晚餐。」

「真的嗎?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吃火鍋啊?」,她給了我一個很甜美的微笑,害我看得有點入神。

「噗,這樣不太好意思,沒關係,我自己出去吃就好。」

「不會啦,我說真的啊,因為我覺得火鍋料買太多了,順便一起看看電視嘛。」,最後,我還是進了她的房門。

一起吃火鍋的互動還算中規中矩,沒有聊得特別投機,也算不上尷尬。就這樣看著電視節目,兩個人不知不覺把小火鍋裡的食材全部嗑完。時值仲夏,就算是在夜裡,吃火鍋也是熱得一蹋糊塗,渾身是汗,我吃完火鍋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趕快回房間洗澡。但在這之前,當然得先陪人家打理一下房間。

因為沒有廚房,所以陪她善後的過程中,難免要踏進她的浴室,於是就會看見一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貼身衣物。不過,她似乎不當一回事,我反而不曉得自己在害羞個什麼勁。

陪她收拾一番以後,我準備回房洗個澡,才剛道別,她又說,

「那你洗完澡還有事要忙嗎?」

「應該是沒有吧,怎麼了?」

「我今天租了一部恐怖片,等一下要不要一起過來看看?」,這時候,甜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又出現在她的臉上。

「哦,沒關係,我很少看恐怖片。」,我是真的打從心裡就不喜歡這種題材。

「是喔,可是我雖然愛看恐怖片,但其實膽子很小,你來陪我看啦。」

「喔,好吧,那等我洗完澡再說吧。」,說實話,我也不是那種很有膽子的人,因此別說是恐怖片,就連雲霄飛車之類的遊樂設施我都有點絕緣。只是,她好像一直聽不懂我的暗示,但我也不好意思明說我不敢看。

於是,洗完澡後,打理一陣,就又進了她的房間一次。

套房裡鮮少會有影音播放器,因此我們是用她的電腦看的。她說她習慣坐在床上看恐怖片,因為床和書桌靠在一起,所以都把書桌上的螢幕轉個方向,就可以很舒適的抱著枕頭尖叫。當然,不能免俗的劇情,就是我的手臂,不知道從哪個橋段開始,已經成為枕頭的替代品。

可惜,我根本無暇去享受這天外飛來的艷福,對我而言,那部電影是將近兩個小時的折磨。因為她表現得像是一隻花容失色的驚弓之鳥,我當然不可能和她一起抱著鬼叫,而是強作鎮定,一副對恐怖片免疫的樣子,事實上,好幾次在緊要關頭,我都假裝若無其事的閉上雙眼。

好不容易撐到電影播完,總算可以鬆一口氣。這時候才發現,被她緊緊摟住左手臂,正貼住她那真材實料的上圍,還來不及興奮,她不再緊繃的肌肉,瞬間降低我和她之間的密合程度。想想要悠哉的吃女生豆腐,也不是件簡單的事,至少,就今天的經驗來看,練練膽子是基本的。

「我覺得你好厲害喔,一點反應也沒有耶。」,當她盯著我臉說句話的時候,我還真怕她發現我已經撐到僵掉的臉部肌肉。

「嗯,還好啊。」說完,我自己都在心理發噱。然後,她下一句話讓我整個愣住。

「你今晚可以留下來陪我睡覺嗎?我一個人會怕。」

套句俗話,這一次,拒絕的是龜孫子。相處起來的感覺不差,外在也算是我的菜,更何況剛剛肢體碰觸的餘韻還在心頭騷動,哪由得了我的理智做主。

還沒上床,喵就如此主動,上床後的節目,當然就不只那樣。只是,在我要插入之前,她先喊了個暫停,然後把地板上的桃桃抱起,擺在我倆的旁邊,接著告訴我可以開始了。

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始,這真是太詭異了。

不過說歸說,就像看恐怖片一樣,還是得繼續。可惜的是,因為桃桃在一旁盯著看,不自在的感覺充斥在心頭,讓我沒有很享受當晚的歡愛。

「你不喜歡嗎?」,事後,她趴在身上問我。

「是不會啦,但第一次總是不太習慣。」,當然,這只是說說而已,想被人看還可以理解,被動物看還真是莫名其妙,更奇怪的是,桃桃還真的從頭到尾盯著我們不放。

「是喔,我超喜歡讓桃桃看我和男生做愛的,會很有感覺,而且她都超專心在看的耶。」

「嗯,看的出來啊。」,老實說,現在比起剛剛,我覺得現在舒坦多了。

她豐滿的乳房貼在我的胸前,全裸的身子也任我上下其手,但其實最大的差異,不過是有沒有那雙貓眼睛盯著瞧罷了。此刻的桃桃,倒是很識相的跳到地板上,窩在她的小棉被進入夢鄉。

「對了,妳男朋友都多久來找妳一次?」,我想起她的門口,偶爾會散落著男孩子的拖鞋或球鞋留置一夜,既然如此,應該就是名花有主了吧。

「我沒有男朋友呀,你怎麼會這樣問啊?」

「哦,因為有時候會在妳家門口看見男生的鞋子,我以為是妳男友來找妳。」

「嘻,這推理好爛喔,你的拖鞋,現在不也在外面?」,那時候她的笑容,看起來好調皮。

※※※

聽完最後那句話,我大概懂了些甚麼。

我以為自己嘴上叼著一塊肥肉,後來才發現,

我不過是人家餐桌上的一道佳餚。

出口

文/小女孩

看著msn上灰色的暱稱,
女人懶懶的應答著耳機裡傳出的話語。

『不要亂說,講話總是不規矩。』

「我哪有亂說,如果真的對你不規矩,
我就不會只是這樣了。」男人似乎聽出了女人的心不在焉。

「我會直接透過衣服親吻你的胸口,
輕輕啃..手會打開你的鈕扣….」

女人輕輕皺了下眉,這男人總是這樣,
動不動就導引到這方面的話題,
但還是第一次這麼放肆。

正想如同以往般四兩撥千斤的轉移話題,
卻又瞥了一眼放在桌面上那呈現灰色的暱稱。

那一整晚的相擁、一整夜的香汗淋漓、一整天的溫馨相伴….。
突然,感覺好遙遠..

回神過來,耳邊的劇情持續進行。

「我吻著你的蓓蕾,手順著你的小腹往下探,
恩..已經這麼濕了啊….」

『不要這樣..』到嘴的拒絕不知怎麼軟弱下來。

『你總是這麼過分,你這個壞人..』

明明是斥責的話語,出口似欲拒還迎的嬌嗔….
男人似乎感覺受到了鼓勵,更加速了侵略的速度。

「平常一副清純小女孩的樣子,
原來這麼淫蕩啊..我的手伸進了你的褲子裡,
撫摸著陰蒂,一隻指頭探進了你的小穴..」

清純….嗎?

女人分神,點開明知為離線的對話方格。

在你眼中有過嗎? 在你眼裡,我應該總是如此的需求著你…
其實卻只有你…不是只能對你,卻,只想對你…..

彷彿回到那一夜,想…賴在你身邊,
但這樣不行,不能這麼想你,要給你自由…..
恩…自由….,不能綁住你,不想綁住你。
還不能…覺得自己屬於你…你沒有要的,我,就不給….
這是…我能…給你的…溫柔……

女人發出低低的嗚咽聲,
落在劇情上,卻恰恰好是個嬌弱的勾引。
配合著男人低吼的呼吸頻率,女人發出了隱約的呻吟。
男人感覺到女人的轉變,於是更加賣力的演出,
女人的曲線隨著耳邊劇情的侵略而屈起,
身體微微顫抖著,隨著椅子的弧度往下滑,
眼神因男人的指令而迷濛,卻始終緊緊鎖住
電腦桌面上顯示為灰色的暱稱。

劇情在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吟哦之下,達到高峰。

女人掛掉了耳機,坐起在電腦前,
眼光依戀的看著那始終未閃起的暱稱,嘴角微翹。
喇叭中響起了音樂聲,女人也低聲的,哼著….

“早已忘了想你的滋味是什麼,
因為每分每秒都被你佔據在心中。
你的一舉一動牽扯在我生活的隙縫,
誰能告訴我離開你的我會有多自由。
也曾想過躲進別人溫暖的懷中…."

好友

文/Color

那天,我接到了你的電話
認識許久的我們 突然要見面
讓我心情有些忐忑

要是你,看到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怎麼辦?
要是你,不如我所想像的有感覺怎麼辦?

但最終,一切都很順利

坐上你的CRV,我們一路開到七期
一路上,Tizzy Bac的音樂在我耳邊環繞
讓我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可惜,週末的時刻讓我們不知道該去哪裡好
還好你的衛星導航帶我們到了目的地

到了房間,我們不急著互相觸摸對方
而是開始閒話家常,看看電視
聊到開心處,就一起大笑
同是鄉民的我們,開始聊著PTT的笑話,PTT認識的人…

突然,你壓倒了我,手觸摸在我的胸上
「你,想要嗎?」
我害羞的點點頭,「請享用我吧。」我笑著

你大手包覆著我的胸乳,嘴巴用力的吸著
另一手去挑逗我的花心 讓我愛液直流

「小母狗,現在很欠幹喔?」你邊問我,邊用力打著我雪白的屁股
「是的,主人…」
「你想要什麼?大聲點說!用力的告訴我!」
「我要主人的肉棒…」

你用力的進入我的身體,開始衝刺
一下輕輕的摩擦,讓我一直求你用力點
一下又用力的頂入,讓我受不了到大喊
沒多久我就到了,流下了我淫蕩的證據

我矇眼的輕輕看你,輕輕的笑著:「主人,可以再多給我一些嗎?」
你只是輕輕的把肉棒放在我嘴邊頂了幾下
我本能的就湊了上去開始舔了起來

「喔!小母狗,你把主人舔得好舒服!主人要給你獎勵!」

接著,又是你給我獎賞的時刻

你打著我的屁股肉,讚賞著
你抽著我的小穴洞,讚賞著
你聽著我的淫叫聲,讚賞著

接著,我又到了
淫水直直的從小穴流出
參著你乳白的精液

事後,我們抱著睡覺
就像對著情人所做的事
那感覺是奇特的
就這麼安穩的睡在你的懷中

隔日,日出
我們輕輕笑著道聲再見
而我,開始期待你下次與我的見面

嘿,我的好友,你可以再給我一次獎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