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 年 5 月 31 日

戲弄。

狩昨天的日記,跟生活中的一個巧合,讓我憶起K。

雖然很多人都說女孩子本來就像貓,
但從我的眼光來看,K是唯一被我和貓聯想在一起的女人。

跟K第一次見面,是在一間熱鬧的小酒吧。
她穿著黑色中式上衣,盤扣領口,
襯著她白皙的瓜子臉跟略略上揚晶亮的鳳眼;
雖然酒吧裡很吵,但我注意到她走路很輕。
這第一眼印象,加上K後來若即若離的遊戲方式,
讓我一直把她和貓聯想在一起。

我們在吧台邊很自然就搭上話;
當時只覺得認識了一個有趣的姊姊,
津津有味的聽K說她輾轉做過的各種行業。
臨走前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
而才出酒吧,她打來,問我要不要去她家早餐。
那時已是深夜,我沒有多想便婉拒了她的好意逕自回家。

後來有一晚,不知怎麼翻到她的號碼,
我正心煩,索性打去聊天,聊起當時我的感情煩惱;
K笑我年輕,說:
「跟女生交往當然是很美麗,但我還是結了婚;
離婚以後還把我前夫介紹給我前女友,畢竟他們都是很好的人。」

在電話上我愣了好一會;
忽然理解第一次在酒吧聊天時,K狀似自然的肢體接觸和邀約。
我嘲笑自己對暗示一如以往的遲鈍,
卻還來不及消化這些訊息,她已經話鋒一轉
「下個月我要結第二次婚了。
現在妳想不想出來?我在公路旁那間旅館大廳等妳。」

K好聽的女中音伴著邀約的問句,像舔舐著我的耳廓。
我猶豫了許久,終究沒有赴約。
至此,也就錯過了她貓一般的玩性,
因為我這毛線球實在太木頭而不稱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