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後的玩具們

文/Namika

其實我對玩具的啟蒙很晚才開始,多年前跟前男友O在一起時買了第一根按摩棒,後來也買了傳說中的綺拉女神、小蟲保羅跟聰明球球。某次跟六十小姐與瑞秋聚會時還帶著綺拉女神合照,那張照片被我們笑稱是「命運三女神」,因為三隻女神的顏色都不一樣。

跟O分手後就很少拿玩具出來玩了,有段時間刻意避開任何與他有關的東西,連女神的充電器都消失在家裡的某個角落。(或者是跟O分手時忘了帶走?天知道。)

 

後來的伴侶Z不愛玩具,也不愛床上的耳鬢廝磨,所以我們很少做愛,玩具們也只有當我慾火難耐時才拿出來自己玩個一會兒,通常十分鐘就結束了,簡單快速無負擔。

 

不過這些年我還是收到過一次玩具當禮物,但不是Z送我的,場景也非常微妙。(笑)

 

 

某次Z不知道從哪接到了一個情趣內衣拍攝的case,拍攝的地點在某家汽車旅館。每次遇到這種case他都會帶我去,美其名是助理、實際上是防仙人跳也預防我亂想。

 

拍攝當天,現場除了Z跟我,還有業主、模特兒跟模特兒的朋友、化妝師,小小的房間擠滿了人,模特兒衣不蔽體地擺出各種撩人姿勢,不過現場根本沒有人在看她,都在看拍出來的效果好不好(無誤)。

 

業主除了準備了一堆情趣內衣,也準備了不少玩具。據他的說法,這些玩具跟內衣是之後要放在汽車旅館內的販賣機販賣,所以順便一起拍攝,之後照片可以用來印製型錄。於是,模特兒的身邊擺滿了跳蛋、按摩棒之類的東西,不時也得拿起玩具互動一下—-伸舌頭、握住按摩棒或是用胸部夾著小跳蛋。

 

拍攝告一段落時,業主問我跟Z要不要拿些玩具回家,因為拍攝時的樣品都拆封了,不可能再拿來賣。Z笑笑地說了些垃圾話帶過,但業主還是塞了個小跳蛋到我的手裡。

 

「其實這是肩頸按摩器啦!」Z跟業主一搭一唱的垃圾話連發,我只好盛情難卻地(?)收下了粉紅色的小跳蛋。

 

 

過了一陣子我才想起有這個東西,東翻西找地找了電池,趁Z不在家時打算試用一下。一開始只用了最低的震度,卻發現只是靠在小荳荳上就讓我驚呼連連,慢慢開到最大後只能攤在床上叫個不停,迎來了許久未見的高潮。稍事休息後又拿出了按摩棒,在昏暗的房間裡雙管齊下地讓自己腿軟,感覺到許久未有的滿足感。

 

然後?當然是把玩具清理好藏起來啊,不然呢?XD

 

一直到很久之後Z才知道我「試用」過跳蛋了,當然也被他糗了一下。

 

「所以好用嗎?感覺如何?妳都偷偷用不讓我知道齁~」 「閉嘴啦,煩死了,那麼想知道就自己用用看啊。」

「啊我又沒有那個器官,是要怎麼用…」 「那就閉嘴。」

 

小跳蛋沒電之後,我也忘了再去買新電池,放在櫃子的角落跟其他玩具一起塵封,久久才拿出來玩一次。畢竟自己玩玩具有點寂寞,對我來說這樣而來的高潮後更多的是空虛,還是真人的體溫跟汗水比較好。

 

我總覺得玩具就像泡麵一樣,吃了很爽但有點空虛,能稍微填飽肚子卻又沒啥營養,隨時可以吃也可以很快吃完,是家裡最常準備的儲糧。

 

說了那麼多,我要去買電池跟翻出玩具們了。(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