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那些趨光性生物

文/Namika

 

這篇不完全是回應瑞秋文章的內容,更多的是對於「趨光性生物」的感覺。

 

跟前男友O交往時,他為了塑造自己網路上無害、專情的形象,放了不少我的照片或資訊在花魁上,於是那段時間裡我也成了某些人口中的「女神」。或許是網路本就女少男多,又或許是有男友的女人看起來有種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感覺,那時也有不少男人私下或半公開地向我示好。O偶爾會醋勁大發,他自己也用那樣的形象約了不少女人,但這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按下不表。

 

那時遇過有男人說要送我性感內衣,也遇過男人三天兩頭就到個人板哈拉表示友善,甚至也遇過翻找我所有現實資訊的傢伙。對於前兩種,我通常都是嘻嘻哈哈的裝傻帶過,但對於最後一種,我選擇直接黑名單對方,並且把他的行徑昭告天下。

 

對我來說,網路上的一切與現實分得很開,現實中的我就是個貌不驚人、沒什麼特別內涵的女人(比起我身邊大量的神人朋友,我的確沒什麼內涵),有自己的生活圈與交友圈,而這不容許他人打擾。只有少數信任且熟識的人能夠跨越這兩者之間的鴻溝,進入到我的現實生活,或是反向來到我的網路交際圈(後者至今也只有一兩位而已)。這是我保護自己跟身邊親友的方式,畢竟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心血來潮在我家門口堵我或跟蹤我的親朋好友—我還真的遇過這種人。

 

「女神」的光環說穿了只是假象,在這個女神比宅男還多的時代,只要有點特色就可以當上他人眼中的女神,可是那些照片、那些文字都是真的嗎?照片可以合成修飾、文字可以引用抄襲,我就遇過朋友抄襲我的文字貼在某個版面,當作她的有感而發,於是她成了那個版面的女神,而我發現後只能無言以對。也在看過某個女神的照片後跟伴侶Z討論起哪些部分動過手腳,這方面他比我專業太多,總是可以馬上指出哪些部分PS過。

 

說這麼多,不是要打碎大家對女神的美好想像(笑),畢竟追逐女神是許多人的習慣,差別只是追得是女藝人、小模,或是花魁上的女神,就跟女人也會追逐男神一樣,只是追的是金城武、胡歌或是Freddy(咦)。

 

但是,在網路的保護底下,有些東西會變得不真實。愛情不真實,友情有時候也不見得真實。幸運的是,我遇到的友情真實比不真實多得多,至於愛情嘛…

 

套句剛認識Z時,Z對我說過的話:「為什麼很多人沒想過,一旦把交際拉到了現實世界,那些偽裝便沒有用了?而且某些做法便會變成痴漢或變態呢?」

 

我要的只是真心而已,但大多數時候我看不見。

 

 

瑞秋曾經說過:「幸好妳喜歡太陽我喜歡月亮,這樣我們就不會愛上同一個男孩。」那時我們似乎在討論我跟她個性與喜好上的相似,結論是即使再怎麼相似,我們喜歡的類型還是不一樣。XD

 

曾經有段日子,我常把自己比喻為向日葵,隨著太陽的方向擺動,無法克制,追逐像是太陽般的男人對我來說像是毒癮,一旦沾染便無法自拔。從小就喜歡團體中最引人注目的男孩,看著對方就覺得光芒耀眼,即使對方對待自己冷若冰霜也無所謂,只要能看著他就好。

 

F就是最典型的一個,對我來說他就是太陽般的存在,無論他走到哪裡都很難忽略。在我們都身處於校園內時,常常他還沒進入我的視線範圍,我就已發現他即將到來,而我們事前並不知道彼此會遇見。你要說校園很小也好、要說我太過敏感也罷,總之當時的我樂於追逐他的身影,甚至把這當成運勢占卜的一種方式(笑)。

 

後來交往過的幾個男人也都有著太陽的成分,現在在我身邊的Z某種程度上也是太陽的孩子,在他自己的專長領域有著一定的實力,也有著目中無人的脾氣。我喜歡他講述自己專業領域時的滔滔不絕,也迷戀他目中無人的狂妄自大,那時的他閃耀得讓人睜不開眼,也充分滿足我的陽光癖。

 

或許在我迷戀過的那些對象眼中,我也是個奇怪的趨光性生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