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 Marnier 3

文/紅樺

軟木地板,瑜伽墊。
吵雜的舞蹈教室。
簡單的寒暄暖身之後,Its my turn。

依舊是萬年的後高手,
起手式先戲謔的由背後摟住你的肩膀用力的一攏。
剛過完年罷,一旁往來許多少見的朋友,
一束胸繩未了就不斷的有人找你我閒聊。

或許是我想太多,你貌似不安的往後探望。
那個模樣可愛得惹人愛憐,
一邊閒聊我一邊伸手揉著你的頭髮。
你溫順的低下頭瞇起眼睛。
如果是貓,大概這時就會響起震手的呼嚕聲。
不過你更像犬,一隻怎麼都玩不夠的初生大型犬。

在肉體官能的互動裡,視覺只是妨礙。
笑笑的再次摘掉你的眼鏡,蒙上你的視線。
不論身在何處,這瞬間你我眼中沒有別人。
我一推,你就溫順的前傾。
抽起一束繩,你就敏感的回望。

遊戲間沒有別的,只有指尖和繩子。
希希酥酥的聲音在墊上婆娑盤旋,
沙沙作響的撫觸從背上蜿蜒流過,
忽輕忽重,忽大忽小。

或搔刮,或拉扯,或輕咬,或撫摸。
熙攘的人群變得沉默,彷彿這瞬間大家只看著你。
喘息著,在我身下順從的你。

吊起又放下,懸起的下半身不穩的搖晃著。
泛紅的指尖抓了又鬆,鬆了又抓,你在緊張嗎?
順了順胸繩,繞過斑斑繩印;摸了摸背,
順著蜿蜒的繩路。緊繃的肢體似乎變得放鬆。
我實在,很難說服自己你不喜歡。
也很難說服自己繼續下去。

放下腳尖,攔腰抱起你的上半身。
我有點驚訝你會這麼放鬆的把全身的重量交給我。
這是我無福消受的負擔。
徹去你眼前的遮蔽,你眨了眨眼,
撒嬌的抗議我還沒拆完該解的束縛。

但是時候告一段落了。

除了繩子,我們的視線沒有交集。
就算是繩子,我們的話題也鮮少共鳴。
是時候告一段落了。
沒有什麼理所當然,人的事情從來都不簡單。
或許我還沒準備好認識一個人,
或許我還沒準備好承受最後那根羽毛。

我一直在期待,我一直在等待。

投出的訊息,一直沒有回音。

夢中的朦朧大雪靜靜的給事物蒙上一層淡白的光,
現實醒來卻只剩慘淡的滂沱大雨。
鬆開緊縛,結束無疾而徐的繩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