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和姊姊的調教,Day1》

文/C.N

回到家裡還是有些暈暈然,腦子完全是一團糨糊的狀態要寫心得文還是意猶未盡的呢。

其實和姊姊約調教已經是第二次了,不過由於第一次比較像是身體檢查所以另外不計,但是鄉親啊第一次調教我就被姊姊破了肛門處了,這可是二十四年來從來都沒有人辦得到的事啊(一整個覺得應該要放鞭炮吃紅豆飯慶祝)。

第二次的調教約在淡水某旅館,一進去就被姐姐戴上頭罩,因為本人是初心M的關係,頭罩當然也是第一次體驗,才剛套上去就有一種連呼吸都被限制住、被全部緊縛的感覺,心裏產生相當很大的不安,一方面有點擔心自己會過度換氣,一方面懊惱精心上好的口紅又這樣一下被蹭掉了(雖然其實這是我自己跟姐姐要求的…務必每次調教都讓我妝花掉。)

面罩裡淡淡的霉味讓人有點興奮,在一片黑暗中我的奶子被抓起來狠夾——一陣激痛,是塑膠夾啊!比起木夾完全不同程度的痛讓我無法忍受,不過右乳房還是被抓起來夾在了乳尖旁邊,而左乳完全失敗,又用小皮拍打我的奶子,好痛、好痛,抓著乳尖打更痛,在短暫的嘗試了以後,姐姐很快地放過我,啊啊我好想要木夾——

還沒想完呢,就被抓著頭髮放倒在床鋪上打屁股,說來慚愧,小女不才,耐痛力實在太低。輕輕一拍就哼哼,姐姐的手勁就不用提了,隨便揍就能讓我隨便求饒,但就是因為上一次的SP嘗試失敗,這次姐姐把力道明顯減輕了許多,挨了幾下我才忍不住哭叫著掙扎扭屁股,摸上去都一片火辣辣的。

方才喘氣,姐姐就離開去拿了一個冰冰硬硬的東西,直到反銬我的手才發現那是手銬,而且不是情趣手銬,是真正犯人使用的硬手銬呢,用鐵鍊代替長手銬才讓我舒服一點。接著又是一陣啪啪啪的打臀和掰開看穴,連陰戶也挨了好幾下揍。

接著我被姊姊捏著乳頭坐了起來就這樣『牽』著到浴室裡,必須說我其實蠻喜歡這樣被牽的,就像我也喜歡被隨意掰開看穴或沒有什麼特別目的把手指或異物放進我的小穴和菊花裡,雖然被掐很疼,但非常有一種被擁有的感覺。

但是這一路上被姊姊一直恐嚇等等會發生可怕的事情,讓我一直分心在害(期)怕(待)接下來的事情。被命令著靠牆背對,我的世界還依舊是一片黑暗,被命令站到了浴缸裡、俯下身,菊花傳來被突入的感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感覺越來越漲,中間甚至傳來一種『媽的他是不是在動那是活的嗎?!』的驚恐感,雖然一邊慘叫著問姊姊說那是什麼,但是姊姊依舊只顧著玩人家的奶子和繼續笑著恐嚇我,怎麼那麼壞啦人家好喜歡。

最後肚子真的漲得不行了,我才跟姊姊撒嬌要上廁所。但姊姊深知撒嬌才是我的羞恥play,讓我求了好幾次飽受折磨,最後才把我的面罩拆掉,這時候真的要忍不住了,幾滴水才沿著我的開檔內褲滑下來——原來是挽腸呢,真相大白。

不管我求了幾次姐姐就是不滿意,甚至還壓了壓我的肚子——壞人!我只好打疊起最甜的聲音:「姊姊拜託讓貓上廁所好不好?貓真的要忍不住了…我真的要忍不住了,求求姊姊讓貓上廁所!」終於成功解脫,也被從手銬之中解放出來了。

接著是稍微的中場休息,在姊姊的要求之下我躺上了八爪椅,一邊閒聊著一邊被麻繩固定雙手雙腳,順便被搔搔敏感帶的腳底,害我一直笑一直笑。其實在八爪椅後的記憶就有點模糊了——因為中間兩個穴都被抽插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

只記得一開始是我最喜歡的滴蠟以及用震動棒玩陰蒂,被燙的不斷扭來扭去,中間小穴被插了什麼被姊姊命令要假高潮,可惜我真的叫得太假,主要是因為感覺姊姊已經知道我是假高潮的關係吧?總覺得叫的不是太自在,但也並不是完全假裝的。

接著菊花被招待了肛門拉珠,小穴不知道被招待了什麼東西,總之很爽,然後兩邊一起抽插起來,簡直是要壞掉融化了——我完全沒有辦法控制的大聲哭叫——只能不斷踢拉著腿幾乎都要哭出來了,只記得喊著不要不要會壞掉,然後姊姊很壞的說了一句:「哦?那換輪流抽插試試?」,接著又是一陣哭叫,其實嚴格說起來那是一種隔著內壁兩邊都在互挖的感覺,而只是第二次嘗試肛門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完全體會到快感這兩字,簡直不能再舒服,我只記得到最後幾乎都要有燒起來的感覺,然後我就喊了安全字。

姐姐似乎感覺很可惜的樣子。

接下來還有非常歡樂的鴨嘴器撐穴和異物抽插——化妝筆真的是太爽了,一直在想像自己的下面變得多寬了,姐姐對著裡面吐口水,然後用化妝筆的梗在裡面敲打,很希望能拿個鏡子看著口水淫水從鴨嘴器滑下來,然後第無數次意識到自己真的是變態這件事,這種時候被摸穴肉的感覺很特別呢。

對了,今天的肛門寬度又努力的擴寬了呀,雖然標準的火箭型肛塞沒能完全塞進去,但是串珠、子彈型按摩棒都進去了,被插菊花也能爽的不行的日子指日可待。接著的記憶真的就很模糊了,被固定在八爪椅上各處搔癢、再次被滴蠟的我不知道為什麼燙到爆炸明明那是同一支蠟燭、捂著胸部死都不肯讓姐姐再打乳頭,結果被惡狠狠地拍打陰戶欺負,差點真的哭出來。硬是捂著乳頭的我被姐姐下達了最後通牒,不放手就打陰戶,被痛打了幾下我還是不肯鬆手,接著姐姐施之以利誘(?),說只打五下,鬆手。我沒說話也沒放手,姐姐的數數就一下子飆到了三十。然後,姐姐凹到了滴蠟的不喊安全字的權利。

只可惜萬惡的客房服務鈴這時候就響起來啦,怎麼三個小時過得這麼快?再給我一點時間啦!等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拾完以後,當然我的開檔內褲也穿不了了,姐姐忽然又把我按倒在床上,我掙扎了幾下未果,幾乎要抓著我的腳翻腰過去,接著又直接掰開我的穴沒客氣的摸進去攪動,最後用食指插進了我的菊花裡,我只能爽的一直在床上叫,然後姊姊就離開叫我在那裡爽什麼啊快走了。

…我是絕對不會承認這樣子的舉動超級帥的。覺得好帥的我一定是個變態(M)!

回家路上姊姊也沒閒著,一邊騎車還一邊玩我的腿…到底為什麼只是膝蓋內側被摸會那麼爽真是個謎,明明我回來戳了好幾次都沒感覺的啊?

總覺得已經淪陷了,怎麼這麼愉快呢。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