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7 年 2 月

#bdsmlifestyle (主奴)玩生活

(主奴)ㄋㄩㄝˋㄨㄢˊ生活,#bdsmlifestyle是我最近在instagram上常下的標籤。我想身為一個SMer,伊的日常即是一種(主奴)玩生活。

那對於(主奴)玩生活的直接印象是?出門穿皮衣皮褲標準的皮革男、雙手抓著繩子像聖鬪士瞬拋出星雲鎖鏈、一定有主人或奴隸、上床一定有手銬蠟燭、雙腿之間一定配戴CB/HT貞操帶之類的?

我們可以把想像力再放大一點。不止有這樣的。

我想起了一支影片:LIKE A GIRL像女孩子一樣。

我想說LIKE A SMer像(主奴)人一樣。原來我們的食色慾炮身心靈(主奴)愛等等是環環相扣的,它組成了我們是一個怎樣的個體。

我後來發現權力階級位置,即使認同是個S、主人,我仍然可以選擇哪些想交出來讓出去。對於身體內心靈魂還有更多探索的空間,我以為我已經逼近邊線,但疆界是可以拓寬的。原來我也是可以被幹到整張床濕了一半(羞)。糟糕,這樣以後跟我上床的TOP看床的乾濕就知道自己分數到哪了……

我想現在拋頭露面的SMer揭發自己的生活亦是向全世界表達各式各樣百百款(主奴)玩生活。不露臉不出櫃的SMer也許可以揭露更底層的慾望与念頭,那當然也是(主奴)玩生活

猶記得一二年接受OKAPI專訪拍照時,編輯以為我會選擇不露臉。可是難得可以上OKAPI耶,當然要露臉。我已經走過害怕恐懼慾念的自己,一步步地摸清楚自己探索自己,人生有多長我就有多少時間。

所以,讓我像一個自豪的SMer生活着。

#關係 #角色 應該可以有更多的想像

#關係 #角色

「那你的慾望是什麼呢?」 我常常都會問別人這個問題。

「恩⋯沒有耶,看到主人開心,我就很開心。」我也常常聽到這樣的問題。

 『主跟奴是種「關係」,而 S 與 M 是關係之中的 「角色」』  – by Tea

我都會用這句話,以及「主」、「奴」、「S」、「M」,來表達「關係」與「角色」 是可以分開的

(既使這四個詞彙也是不太精準,我想過各種詞彙,在台灣社群來說,還是這四個詞可以比較讓人理解)

「我命令你用鞭子打我。」 主人這樣命令著他的奴。

 這種情況有可能嗎?

 答案是,有的。

繼續閱讀

我的名字叫謎鹿

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有一個名字,它可能是時代的符號,可能是他人的期待,總之,名字的意義不屬於自己。我的出生就像我的名字,沒有選擇地被拋進世界,被愛包圍,而那樣的愛不允許我結束生命。

我在時間被分割好的每一天,學習生存的技能,戴上面具,充滿微笑,把自己塑成各種形狀,在他們的期待中長大,我要努力唸書,找到好工作,才有更多選擇,那是自由的前提。

世界創造一個叫做「努力」的詞,為它編織美夢,但美夢可不是那麼輕易達到的,如果很幸運,擁有一些積蓄,那些人又回過頭來,要我付出更大的責任,買車買房、結婚、生兒育女。有了家庭,把心力用來養家,把時間用來養孩子。世界因為美夢而得以延續,我們的人生則是從一座工廠走進另一座工廠,不斷來回移動。

於是我要背離這一切,背離所有被賦予的意義,如果我又迷路了,不要抓住我,不要叫我努力,讓我待在不安裡,我會把自己敲碎,細細安葬,成為一團謎,讓名字成為自己。

閃生

又有誰看清楚別人真正渴望的,而不是在對方身上尋找自己欲念的。

某日我閃生困惑。我一直以為我把我真正渴望的揭露無遺,對於愛与家的渴求和奢望。不過似乎這世界這宇宙沒有接收到。而一但我對某個調教某個欲念某個恋物,表達出有興趣(按個讚也好),於是吸引來的皆是希望在我身上尋找欲念的人。

莫非我對於愛与家的渴望是吸引不到人的,也許我該好好反省。

經歷了一二事变,我對收奴收狗興致缺缺。(甚至覺得SM是阻礙我得到幸福的原因)收奴收狗是要負責的,但我懶。如果手癢了,就在聚會上玩玩就好。後來產生了一個叫「默契約」的玩意,就是對方如果認為我是他主人而我也想擁有他,我就不時丟出的要求或功課,像是見到我之前一定要剃毛或戴好CBHT,沒有我就修理他。

默契約是一個正在進行中的實驗,會怎樣有什麼結果,我們走著瞧。

大概在確認自己是一個主人時,我對奴犬的要不要,完全取決於我對他的想像,也就是他在我腦袋裏是有一個模樣的,我對他是有想像力的,我可以想像出他变成奴变成狗後的生活与未來。不過,在這之前會有一個小測試,考驗對方對我有多渴望,多想要我成為他的主人,這個「要求」可能是在聚會上脫褲子、大廳廣眾下跪甚至是要求打會陰環等等。

講自己的規則好像自己很想要收奴收狗……

不是的,我比較想要男朋友。

經歷了這麼多的人事物後,我比較想要一個家,當我的雄心壯志被消磨殆盡時,會有一個家可以回家麼?我想要努力打開人生道路上的這道門。

忽然想起女王曾對我說的話:別人可能會因為你是SMer而他自己不玩,所以覺得跟你交往就必須接受開放關係。以前不知道怎麼回應這個情況,而現在我會說這個人真的認識我麼?如果不了解,請好好認識了解一下。會不會遇到一個非常排斥SM的人,被迫要求離開被關進櫃子裏呢?我想「不會」。因為SM已經在我的生命裏,我的每個動作每次呼吸都是SM,即便我再也不實踐了,我仍然是個SMer。男同性恋不會因為不一〇不上床打炮就变成非同性恋,那SMer也是。更何況男男一〇本身就是SM,打個炮就已經是在實踐了。(如果你說不是,那是你炮打得太少了,請認真打炮用力體會,好麼?)

接受我的一切,不需要我隱藏什麼,那才是我需要的伴侶。

而為了未來為了藍圖,我會努力的。已經有那麼多SMer成家玩楽,我當然也可以是其中一位。

當我的雄心壯志被消磨殆盡時,會有一個家可以回家,讓我平凡地活在這世界這城市的一個角落。

阿姆斯特丹市區的BDSM商店探險 (二):RoB Amsterdam、Mr.B、de Mask

 

 

(2) RoB Amsterdam

位於Warmoesstraat上,可以從店的招牌和掛著的彩虹旗很輕易的辨識。店面的入口並不明顯,但其實是一間非常有規模的店面,不只一樓的店面有好幾個區域販售不同主題的物品,地下室還有額外的一個展示空間。最主打的是大量的皮革服飾與橡膠服飾,從頭套、內褲外衣到靴子一應俱全。尤其是軍警風格的皮衣與配件是這裡最主力的商品,不只有最基本的皮革警襯衫、外套、長褲,甚至連橡膠警棍和放手銬的繫腰皮套都有,在逛的時候有有一種置身時尚服飾店的錯覺,各種尺碼品項一字排開,十分壯觀,不過一件全皮的警用襯衫要價200多歐元,算是不低的消費。

其他皮革製的手銬口枷等自然也有,款式頗多,品質也十分好,不過以設計的精緻度來說就略輸Smart Fetish and Fantasy一些,比較有一種量產化的感覺。但RoB的皮件其實也是自己做的,在店面的後方就可以看到製作皮革的工作室。除此之外,RoB因為是規模相當大的店,所以也有賣一些比較大型的玩具,例如全身包裹的皮製拘束衣和吊床等

在客群導向上,RoB很明顯是以男同性戀為主,所有的服飾皆是男性穿著,所以相對的,要找各種款式的肛塞、假陽具、男用貞操帶、屌環、陰莖與睪丸折磨類的玩具、尿道玩具,在這裡齊全度是最高的,另外也有各種類型的潤滑劑和肛交用鬆弛劑,可以說是RoB的另外一類主打商品。不過女性也不用擔心,這裡的sex shop對於任何性傾向的人都非常友善,我在逛的時候也常常看到許多男女情侶一起在店裡面挑東西。基本上只要開門走進去就對了,扭扭捏捏反而奇怪。

 

 

 

(3)Mr.B

和RoB再取向上非常類似的店,都是以服務男同志為主,商品也有蠻多重疊之處,不過整體來說Mr.B在店面空間上比RoB開放且明亮很多,玩具的品項和RoB比相對較少,以展示為主,並沒有太多可以直接把玩的東西,不過該有的也都是一應俱全就是了,可以說Mr.B在概念上更朝向時尚服飾店的路線貼近。另外在服裝的取向上,Mr.B相對於RoB,在的戀物主題上比較偏向運動員、運動服作為特色,當然其實RoB也有一塊不小的區域在賣橡膠運動服、Mr.B也有賣軍警皮衣,不過兩間店的主題還是能看得出差異。

另外,Mr.B有試衣間能讓你好好的試穿各種衣物。以BDSM用品店來說這是一個比較少見但絕對重要的優點。它的物件基本上都是委託特定工廠設計和製作,比較走一種品牌經營的概念。Mr.B也同樣對於各種性取向的人友善,只要你也保持著自然良好的態度。

 

 

(4) de Mask

離市中心較為遠一些,不過其實也就是大概十五分鐘左右的步行而已,順著逛完Warmoesstraat的路再拐彎走一陣子就能看到。相對於前述兩間店,de Mask的規模算是小的很多,大概只比Smart Fetish and Fantasy 大一些。de Mask 算是比較異性戀取向的SM用品店,主打的是各種類型的橡膠和乳膠衣,以給女性穿著的服飾為主,種類樣式算是不少,也有一些皮革類的服飾和玩具。店主人本身是一位中年女士,應該也是個皮革、膠衣的戀物者,今天造訪的時候他穿著紅色的膠衣和我打招呼,是個友善但有些嚴肅的人。很遺憾我在這方面並不算有強烈的興趣,因此沒有多談。

 

 

 

 

 

#幻想 祭品

#幻想 #物化 #祭品

啟發

如果要一直回想,哪個畫面是屬於我「變態幻想」的源頭的話,

我想就是「祭品」的幻想吧(對..就是這麼哈扣)。

全身使不上力氣、可能是被麻醉、被固定在一個祭台上,被人所觀看著,

心裡對於不知道會被如何怎麼被對待的那種「興奮的不安」,

這就是大概我對於這個變態幻想的描繪。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