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間調教

早晨的天氣稍冷,我們赤裸捲在被窩裡,誰也不想先起床。我們鬥嘴,吵著要對方起來刷牙洗臉,接著在對方身上扭來扭去,試圖靠蠻力取勝,眼看僵持不下,為了不讓美好早晨虛渡,只好壓低嗓子,動用主人的權威。紅子眼看苗頭不對,便將身體橫趴到我身上,自動褪去內褲,光線從窗戶透進,粉嫩屁股像是沒有上色的白紙,我高舉手掌,以乒乓球拍之姿使出幾記殺球,臀肉瞬間紅通通。

「對錶。」我說。

奴隸先是拿起手機確認時間,立刻滾到床下,採跪姿,身體直挺,仰角看著我:「報告主人,現在時間為八點五十二分。」

「需要多久時間盥洗?」

「報告主人!九點零二分能夠完成!」

「好。」

奴隸起身,以小跑步的姿態跑進廁所,才跑了兩步,便被我喚了回來,趕緊回到跪姿。

「我有說可以動嗎?」

「報告主人!沒有!」

「那為什麼擅作主張?」

「奴隸錯了!請…請原諒賤奴!」

奴隸採取趴姿,翹高的屁股還留著紅色掌印。

「跪好。」

「是…主人…」

奴隸回到跪姿。

「妳還剩下七分鐘,開始動作。」

「謝謝主人!」

奴隸立即衝進廁所。

我躺回床上,翻翻手機,看臉書的近況動態有沒有什麼新鮮事,點進幾則好笑影片,回回訊息,廁所傳來急促的刷牙聲,伴隨窸窸窣窣的腳步。當奴隸再以跪姿回到我面前時,我看看時間,只花了四分鐘,所以我就說,人只要一旦產生危機意識,什麼事情都能圓滿達成。

「報告主人!奴隸已盥洗完畢。」

我沒有回應,起身繞過奴隸,走進廁所,身為尊貴的主人,當然得優雅的盥洗,我哼著愉快歌曲,將牙刷擠上牙膏,將漱口杯裝上溫水,仔細地把每顆牙齒都刷的潔白亮麗,漱完口,用洗面乳洗臉,順便用剪刀剪整鬍渣,直到將清水洗淨,真是清爽。走出浴室,挑了件黑色短袖,換上牛仔褲,走到奴隸面前的椅子上坐定。

從剛剛到現在,奴隸始終直挺挺的跪在地板上,彷彿我買來的歐洲雕像,就連粉嫩的乳頭,都因為稍冷的溫度而顯得堅硬。

桌上準備好牛皮製的鞭子,旁邊放了一杯紅酒,我拿起酒杯,稍微搖晃,淺淺嚐了一口,紅酒的味道還沒甦醒。

「報告主人!奴隸請求宣讀奴隸守則!」

我放下酒杯,翹起腿,將雙手交叉於胸前。

「好。」

奴隸拿起地板上的紙張,大聲朗讀內容:

奴隸的存在目的,是被主人竭盡所能使用。
奴隸的精神特質,榮譽、服從、忍耐、勤勞、誠實,在主人指導下做正確的事。
奴隸的基本功能,是透過無條件奉獻,讓主人有舒適的生活。

奴隸唸完,將紙張放回地板,拿起一旁的肛塞,雙手像是拿香拜拜的姿勢向我奉上:「請求主人幫奴隸戴肛塞!」

「好。」我將肛塞拿到手中。

奴隸隨即拿起地板上的潤滑液,先替我手上的肛塞頂端擠出液體,再擠到自己的手指上,接著採跪姿,屁股正對著我,將沾著液體的手指插進屁眼裡,做了幾次抽插的動作,再繞幾個圈:「報告主人,奴隸已經潤滑完畢。」

「是這樣說的嗎?」我的語氣冷異,沈默三秒,那是肅殺前的寧靜。

「我是這樣教妳的嗎?」

「報告主人…不是…」奴隸的身體明顯的發抖:「主人教的是…」

奴隸話還沒說完,鞭子已經發出咻咻的聲音,落在屁眼旁邊的臀肉上,浮出一條長長的紅印。

「說清楚。」

「下賤的奴隸已經將淫蕩的屁眼潤滑完畢…」

像是對待偷懶的家畜,我豪不留情的再甩一鞭,拿起酒杯,將紅酒含在嘴裡,感受果酸餘韻,再咕嚕地送進喉嚨。

「大聲點。」

「下賤的奴隸…已經將淫蕩的屁眼!潤滑完畢!」奴隸吶喊著。

「很好。」我將酒杯放下,親切微笑。

我將肛塞對準奴隸的屁眼,由於奴隸的小失誤,耽擱了一些時間,肛塞頂端的潤滑液已風乾,但是基於節省資源愛地球的原則,即便我愛奴心切,也只好請她的屁眼能在此刻共體時艱。

我將肛塞從屁眼推擠,洞口逐漸被撐開,奴隸身體因為乾硬的摩擦而些微晃動,很快的,花朵便完全綻放開來。

為了避免造成奴隸走路的不便,反覆檢查,確保肛塞的緊合度是必要的。我將深陷的肛塞緩緩拉出來一半,再完全的插回去,再緩緩拉出來,在更用力的插回去,反覆抽插好幾次,屁眼分泌出的蜜水聲,隨著抽差插的速度而嗞嗞作響。最後,我的拳頭握緊,像是把耶穌釘在十字架般的對著屁眼用力捶打,奴隸因為劇烈力道而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我命令奴隸再次跪好,將好奴印章與與集點卡拿給我。

「這週都有準時戴肛塞嗎?」

「報告主人!有!」

「那有沒有違規呢?」

「報告主人,沒有!」

「有沒有什麼特殊的事件?」

「有…星期三整天都跟主人吃素…」

「很好,那依據家規獎懲機制,妳本週可以再獲得一個好奴印章。」

我將印章蓋進奴隸雙手捧高的集點卡上,摸摸她的頭,露出慈父的微笑:「這週表現很好,下次繼續保持,知道嗎?」

「報告主人,知道!」

奴隸背後的無形尾巴,在空中搖來搖去。

調教結束,我回到床上,紅子也從床尾捲進被窩,將側臉埋進我的胸膛,我用手撫摸她溫溫熱熱的屁股,尋找剛剛留下的條痕印記,用手指抓住肛塞的尾巴,溫柔的緩慢抽送,紅子先是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隨即吐出溫熱的氣息。紅子說,下週要安排一天來教我英文,還要找時間來保養SM道具,這樣就可以再獲得兩張好奴印章。

One comment

  1. gask says:

    我們赤裸捲在被窩裡
    –> 紅子眼看苗頭不對,便將身體橫趴到我身上,自動褪去內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