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 年 3 月 23 日

有一個地方

看著藥包上的年齡,我覺得被提醒了自己老了這件事情,大概是十位數要換數字了,所以感覺被「老」纏上了。總感覺自己的身心靈都老了。

面對「老」,最大的恐懼應該是來自於老無所居無善其終。世界這麼大,真的會有一個地方,會有我的容身之處麼?我這麼想著,夜深人靜自己躺在床上,面對著大宇宙,我時常這麼問著。當我的雄心壯志被消磨殆盡時,會有一個家可以回家麼?會覺得雄心壯志被消磨殆盡,當然就是身心靈的老了,我對於SM衝動与行動力大不如前,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奮力一搏,把餘生最後的力氣用完。

白色情人節那日,為了向未來前進,對GaySM圈還有所期待,開了一個BAND團,舉起「 #我們不要再被臉書困住了 」,隔日我的BAND帳號被官方禁用一日,理由是色情或不適合青少年、小孩的邀約。這件事情啟動了我的下一步,原本我沒有這麼快想進行下一步的。次日帳號開通沒多久,再度被官方禁用五日,雖然行動力大不如前,但我覺得我應該要做點什麼,我總要為自己申訴一下。讓我們弄清楚BAND官方的態度到底是什麼,是不是真的將BDSM視為色情。讓我們把話說清楚,如果要歧視就把歧視的話說出口,不要不說,不說就是偽君子,跟臉書一樣。有多少人已經養成被檢舉了先懷疑自己加過的朋友,讓我們彼此不信任,這樣的平台真的很不可取。不管有沒有用,都要去做些改變,社會才會進步啊!

看到辛本週暫停公告中的 #異色移民潮。說實話,難道我們就真的是網路的遊牧民族,從這麼平台移居到那個平台,被這個平台禁制到被那個平台懲罰。我們會老,社會進步得緩慢,世界依然沒有那麼美好。不該是這樣的,一定會有一個地方,讓我們的身心靈有個虛擬的出口,一定會有的,應該要有的,沒有,那我們就來建造一個,好不好?用盡餘生之力也要打造一個心靈老了有個依歸。孤苦無依,很悲傷的,我們都在網路打滾了這麼久,從暗黑堡壘到臉書、BAND,我不要再在酒吧喝醉哭著上計程車回家,覺得自己花費十年光陰在一個團體上,所有心甘情願付出的時間應該可以拿回什麼的,這個計畫要成功,非成功不可。

當我想起 #被臉書掰掰 的小緹、許多朋友不停地被臉書說「有人檢舉」需要提出身分證,還好臉書不是國家,我們不會因為有人檢舉而喪失生命,一切是有希望的。臉書無恥無知,我們不應該浪費時間在它身上,我們不要十年後再在酒吧哭著掉下眼淚說我們竟然在一個這樣的平台耗費青春。

會有一個地方,無論我的雄心壯志是否被消磨殆盡,身心靈是否老了,我們都能透過網路在每個夜晚,不用提心吊膽害怕被禁被懲罰帳號。會有一個地方,我們日日夜夜抬頭挺胸像個人像個SMer像個平凡人,向彼此問候日常。會有這麼一個地方,於是我們就能每年開心的歡慶黑色情人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