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而不教

有時候看到別人討論主奴間相處,結論是要「多溝通」,我就會翻白眼。

讓我翻白眼的事情太多了,這壞習慣改不過來,在現實生活中不認同別人的言論,也會自動翻白眼,結果被討厭了。被討厭還是死不改固執的腦袋,只是要多多留意眼球的動作。眼球,你可以社會化一點嗎?

回到本題,我覺得絕大部分的問題不在於溝通,在於根本「不敢」或「不想」開口。開了口,對方多少能收到一些訊息,然後給你一些回應,除非你的對象跟你是分屬不同物種。

以下,就只是一些負能量抱怨。

 

「不敢」

翻開我的經驗,這問題曾出現在奴身上。

怕主人嫌自己笨,或怕說了主人就會生氣,「不敢」直接問主人,寧願找好幾個圈內朋友談,也不願意找唯一有答案的主人問。

等主人知道奴有這個疑問的時候,通常周圍的人們都被問完一圈,說不定已經形成了某種共識,認為這主人「一定會這樣回答」,主人本來不覺得怎麼樣,沒有打算生氣的,都被圍觀群眾眼光逼得不得不生氣了。

奴:主人我忘記做您指定的作業了,對不起主人(泣),主人不要生氣啊!

我:沒做作業,那就要乖乖接受處罰。

友A:唉唷,你的奴最近學校忙,不是故意忘記的啦。

友B:你的奴最近有來找我聊天,牠心情很不好,就不要處罰牠了。

友C:我跟你的奴討論過,牠沒做作業果然會惹你生氣,牠真活該。

這招在現實生活中很好用,讓輿論逼你的目標做出你想要的行為,可是奴的目標就是希望主人生氣嗎?

很奇妙地,也許是我的誤解,人們在討論「關係」的時候,都會往最壞的方向想,很少會有觀眾勸你「沒事沒事,你主人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放棄你的。」

這時候,我不生氣都很難,不是因為我天生就是個暴躁易怒的王八,是因為:

1 奴嘴巴不夠緊,把我們之間的調教內容都跟別人說了;
2 奴沒完成作業就是要接受處罰,這是訓練紀律discipline的結果,有時間跟別人聊天,為什麼不做作業;
3 讓別人幫你求情,就不會被處罰了嗎?奴認為我這個主人需要聽從別人的建議嗎;
4 沒有搞清楚主奴關係裡面,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才算數,沒有空間給別人指導;
5 奴「不敢」跟主人溝通,還期待收到溝通的效果;
6 奴這樣讓別人幫忙求情,根本沒有想過這樣的對外求援,對我的「主人形象」有什麼影響,別人可能會覺得我根本不瞭解、不關心奴了吧。

等我生氣完,還是會盡量平心靜氣地把生氣的原因解釋一遍,可惜,奴只記得「主人爆炸了」。

最慘的狀況,是奴又跑去跟ABC轉述、更新劇情發展,跟ABC討論主人是不是玻璃心,跟完全沒在現場的ABC討論是不是該離開這個毫不關心奴隸的壞主人。

 

「不想」

嫌貨才是買貨人,哀莫大於心死,大致上就是這個道理。

尤其是在一方屢勸不聽、曾經提出分開的要求,或曾經大吵卻藕斷絲連勉強維持的情況,我誠實地承認,這問題是在我自己身上。也許就應該俐落地在第一次出現裂痕的時候斷乾淨。

明知道奴違反我們約定的原則,卻不在乎了,抱歉,我「不想」跟你溝通。也許我曾信誓旦旦說過要把奴培養成我理想中的模樣,可是奴就是塊廢材,孔子都可以放棄了,我哪可能有比孔子更偉大的情操?

不准出聲音的時候叫了、罰站的時候動了、善後玩具沒洗乾淨、該繳的作業沒繳、該有的禮貌消失無蹤等等,無處不是可以拿來處罰的理由,卻一點都不想要處罰,連提都不想提醒,就讓奴錯到底吧。

如果奴有自覺,還想維持這段關係,應該會記得這些基本規則的。反之,如果奴沒發現自己犯錯,或犯了錯還竊喜主人沒發現逃過處罰,那我何必白費力氣去對這樣的奴重建主人威信?

生活中已經很多事情需要忙了,這種奴不值得我投資心力,反正又不會被感謝,對我又沒有任何好處,今朝有奴今朝玩,什麼長期訓練姿勢行儀,讓下一個人去煩惱吧。

 

好了,
抱怨完(拉平衣角),
繼續勾搭下一個受害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