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的餐具加上一層BDSM記憶

當搬家時清出那一箱又一箱的道具,一一清洗整理,回想這些道具曾經在誰身上得逞,畫面卻有點模糊……

還好我是個不太懷舊的人,不然這些道具可能會變成永遠的負擔,每搬家一次就越來越大箱,躲躲藏藏,還要拒絕家人的好意幫忙整理。

丟的丟,送的送,曾有片刻懷疑自己怎麼狠得下心,畢竟有些道具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比奴還久遠。

因此,我目前,不打算(也不能)買新的道具,改而研究生活用品,讓物品發揮它另類的功效。

 

一開始的一開始,我是沒有任何道具的S,還不是任何人的「主人」,只是個施虐者角色,根本都還不確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SM,遑論花錢購入道具,一介窮學生吃飯都成問題了,這種奢侈品更是遙遠。

更何況,住在宿舍裡,同學手賤亂翻的狀況時常發生,零食都會被翻出來了,更何況是SM道具這種奇形怪狀的玩意兒。

我第一件特地為了SM買的物品,是「數位相機」。

那是個手機還沒有鏡頭的年代,數位相機比不上底片相機,但成果能直接傳輸到電腦保存,特別適合我這種想要留存紀念來炫耀的新手。

牠是我的第一位模特兒,那時候拍的不是緊縛或什麼充滿美感的線條,單純就只是拍牠的表情、體液、泛紅或紫的皮膚。

相機拍出來的畫質很差,大部分的時候都沒對焦又手晃,畫面模糊,畢竟一邊策劃一邊執行又紀錄,S真的很忙。

但從那些模糊的照片中,我留下了牠那時候扭曲悶忍的模樣,牠的感官刺激,便宜商旅的潮濕氣味,從畫面中發散。

牠讓我拍照,是一種對我的信任,牠不怕我公開這些照片,我不用照片當籌碼,就能逼牠做更多的調教。這些(品質)不堪入目的幾百kb檔案,就是證明我的所有權,牠是可以讓我任意使用凹折擺姿勢的人偶。

一台數位相機,就夠我體驗當S的成就感。

我們拍了很多照片,事後一起回味,常常看不出來當初到底在拍什麼,牠倒是一直都無法對自己的醜態釋懷,每次講到新的拍照構想,牠又興奮地流出水,回話嗚咽。

那台相機後來轉賣給別人了,當然照片早就刪光,那只是台便宜的雜牌相機,現在卻有點懷念。懷念牠,懷念光是討論就能濕到在餐廳椅子上留下印記的青澀。

畢業後開始工作,有了點錢,開始買專門的情趣道具來玩。五六件道具都是同樣功能,只為了些微的差異就買下。偶爾把全部道具攤開,排排站層層疊,拍照發表炫耀,其實也沒用過幾次。用得順手的也就固定那幾件,除了浪費錢,也沒有殘留什麼回憶。

自從開始摸木頭和皮革的道具,喜好慢慢轉成耐久的樸實物品,要擁有者愛惜、保養的,就像是主奴關係馴化,慢慢餵養經驗,常常拿出來撫摸,那東西才是真正屬於你的。

搬家幾次之後,跟在身邊的,就只剩下那些小件的皮木道具,還有生活中不起眼的用品。偶爾拿出來把玩,上面沾附著滿滿的回憶。

最近想買打蛋器了,手動的那種就好,多用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