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要往下一個階段發展了

「在一起多久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往下一個階段發展了吧?」

你聽到之後,面露難色。

我的問題對你而言,是關係的生死關頭,怎麼回答都可能不對。伴侶經驗不多的你,那時候應該是感到莫名地恐懼。

你不接直球,反問我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

「我肚子在滾,想上廁所,不能因為上廁所就把你趕出家門,可是拉肚子一定會有響屁和噴屎聲,而且拉完還會有一段時間味道散不去,我很怕這件事情毀了我們關係,所以才會這樣問。『我們應該要往下一個階段發展了吧』,所謂的下一個階段,就是讓彼此看到茶米油鹽的平凡一面,這次是看到我也會拉屎,是個普通人類的這一面。」

喔!你鬆了好一大口氣,把我推進廁所。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幸運,遇到像我這樣不傳統的對象。我覺得關係中最難的,不是廝守終身,是被揭穿各種虛偽、脆弱、難堪的人類特質之後,我們還能覺得對方是可愛的。

這是我從主奴關係中學到的一課,奴隸在主人面前暴露出各種醜態,主人反而覺得被信任,這只是關係的入門。等到主人放下神格,在奴隸面前變回一個普通人,奴隸還能尊敬這個人,還能偏袒保護這個差一點就會擦肩而過的小老百姓,願意幫主人分擔生活中無聊煩悶的雜事,那才是經營關係的起點。

在奴心目中只有神蹟,沒有人類煩惱的主人,恐怕只是個空殼,用來投射奴隸的幻想,「被物化、被意淫的主人」。

有時候我喜歡被神化,貪婪地享用崇拜的眼神,吸取養分,激勵我自己去學習更多技巧,誇大自己的優點。

有時候,我只想要爛成一團泥,挑戰奴的耐心,這麼差勁的人類是你的主人,你卻不想離開,只想繼續留下來任由我這廢物糟蹋你,真賤。

 

「我噴到自己腿上了,來幫我洗澡啦!」

你捏著鼻子進來,一邊咕嚷一邊幫我放洗澡水,看著你的窘樣,我實在不忍心開口,我真正想說的下一個階段,其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我的每一段關係中,都會遇到一個關卡,必須在對方和我自己之間做出選擇。

想換工作,想到新城市裡去住,想突然改變生活型態,想當另外一個人,都必須把當時的對象放在天平上。而歷史證明,自私永遠都是比較重的那一方。

未來的某一天,會被迫要把這一面的我展現出來,比拉肚子還骯髒的這一面,到時候你還願意留下來嗎?

 

 

5 comments

  1. 辛
    says:

    雙方都有權利選擇,S也可以選擇保持「神」的形象,就不用面對這樣的問題。不過…看到S人類的一面就放棄關係的話,也許是真的不適合呢…

  2. OKADA TAKASHI says:

    主人願意接受奴隸的醜態,奴隸也是覺得自己是被信任的~

  3. 辛
    says:

    主奴之間互相握著對方把柄的感覺?呵呵,知道自己是被信任的感覺很舒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