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

(註1)
晚間,我們在濕冷的大雨之中翻滾,懶散的不想出門,要餵飽有點餓又不太餓的腸肚,火鍋是這種天氣中最適合的,無奈冰箱只有三顆蛋,無菜、無肉,難以成鍋。

我們懶散的悠晃著,撐起一把佈滿紫色老派花紋的傘走出門,相依相偎的緊鄰著彼此,日常性鬥嘴到全聯採買。

也許今天大家都相同,天氣引起鄰人相同的情感,菜區被掃購一空,高麗菜沒了、火鍋牛肉片沒了、速成的火鍋包也沒了,只得把晚來的我們逼出全聯,再度上街,相依相偎的。

蒸餃好不好? 不要,太不溫暖。
鮭魚炒飯好不好? 不要,太遠了。

搖晃著走到了鄰近的熱炒店,一坐下,準備點了燒烤秋刀魚、炒高麗菜、白飯在店內享用。但一看見沙茶鯛魚鍋,便改變主意,想打包回家配DVD。

風月便是今日的電影夜的影片。

整個空間充滿了沙茶香氣,熱騰騰的,大大的魚從魚尾被折半、炸過、滾的軟爛的,青菜、芋頭、火鍋料,沒有一個不被沙茶給染上濃膩咖啡色的。洗好澡趕緊就位,也不太確定那是不是一個有沙茶的時代就開始了。

這部片中的張國榮特別帥,那種帥是一種很特殊的氣質,不太像是現今一臉緊繃的、牙齒泛著耀眼白光的帥哥那種。是一種既乾淨又扭曲混濁的,病態之美。

帥哥仙人跳金光黨,用現在的白話來說就是這樣。

「如果我們能都不長大就好了」忠良對如意說。

可是我們都長大了,一點一滴,在撐不下腳掌的鞋子裡、卡緊的袖口裡,抱著傷痕的這樣子的,還是長大了。

「過來親姐姐一口」這魔力俱足一般的話,過來親姐姐一口吧,用你的小巧的、處男的口,來含住成人的慾望吧;讓我來教你怎麼做個男人,過來跟姐姐還有姊夫的裡面,更裡面,再更裡面一點。

「一直以來,姐姐才是最愛你的阿。」秀儀對忠良說。

「老師才是愛你的阿。」李國華對思琪說。(註2)

成人對孩童的性侵,以愛之名,在兩個晚上接連衝刺我裡面。房思琪長大了,不是上吊死在家裡,卻早已死在那年的教師節裡。郁忠良長大了,不是死在大大的暗殺,而是死在那年的龐鎮裡。

怎麼就長的大呢,我們早就死在那年的愛的羞辱裡了。

 

註1: 《風月》是陳凱歌導的一部電影。

註2: 李國華與思琪,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內的兩個主要角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