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生活

好久沒有寫Sink,一打字就覺得很生疏,懷念起去年沒有工作的日子,有很多閒暇時光,可以透過Sink和自己相處。嗨各位讀者,我還活著,與紅子的主奴/伴侶關係也持續進行著。

從四月開始,因為工作的關係搬到台中,與紅子正式同居。所謂的同居,就是每天膩在一起的生活,這段期間,紅子把工作辭掉,為出國留學考試做準備,可能是因為太認真唸書,所以到後面就崩壞了,買了一大堆線材,開始織起各式小物,例如帽子啦、杯墊啦、鞋子啦等等的,可以說一整天都花在這上面。

有時候紅子織累了,就會開始黏我,也不管我可能正在看書,或是寫東西,一直在我旁邊要我關心她,被我碎念兩句,就躲在角落暗自哭泣,有時候於心不忍,就會跑過去秀秀她,但多數的時候,是走過去踢她兩腳(這是愛的表現)。

但其實也不總覺得她很煩,也會有需要她的時候。例如,紅子早上會做一些很奇怪但是意外好吃的早餐給我,然後會手沖咖啡給我喝(經過嚴謹的訓練),晚上我們會窩在一起看影片,半夜肚子餓,她還會煎干貝醬炒蛋給我吃。偶而心情不好,還能充當我的出氣筒,把屁股翹高讓我鞭。嗯,能有這樣的奴隸,我是何其幸運。沒辦法,畢竟這是家規的一部分。家規守則中最重要的一條,寫著「奴隸的存在目的,就是被主人竭盡所能的使用」,所以,其實我也只是在享受當主人的紅利而已。

這樣聽起來,感覺有濫用職權之嫌,畢竟這些都是伴侶狀態下做的事。雖然這樣說是沒錯,但有時候就是沒有辦法分辨嘛,畢竟生活即調教啊!我是很認真的把紅子當作奴隸看待的。

然後,紅子就離家出走了。

好啦其實沒那麼嚴重,只是在上個星期六,紅子跟我回台北時,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突然決定要去花蓮旅行。這傢伙,這陣子老是把獨自旅行這件事掛在嘴邊,卻從來沒有付諸行動,因為她實在是太懶了,都是嘴巴說說而已,每次她這樣說,就會被我嘲笑。可是可是這一次她竟然就真的跑去旅行了。

對於紅子去旅行,雖然內心百分之百支持她的,但也代表我就失去一個使喚的對象了啊!這傢伙竟然要脫離我的掌控,實在是太過分了。雖然不太情願,但在紅子的苦苦哀求下,只好恩准她去花蓮玩幾天,然後我一個人孤單的回台中。

到今天為止,我的奴隸已經脫離我四天了,起先,她說星期天就會回來,但就在今天,她告訴我找到打工換宿,打算五月底才回來,嗯這樣看來,搞不好到了五月底,又會有什麼變數也說不定。

沒有奴隸在身邊的日子,生活也亂七八糟,與房間的凌亂程度成正比,如果紅子看到這景象,一定會受不了的唸我一頓,但現在這個房間只剩我一個人,耳根清淨,但也好寂寞啊~

然後,我剛剛去煎蛋了,把最後的干貝醬倒完,吃了兩口,覺得味道不對,馬上就想起奴隸為我煎的口味了。然後也因為沒有人黏我吵我,或是在我旁邊嘟起嘴認真的編織蕾絲小物,而開始覺得寂寞。但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想念紅子的,絕對不會。

(我是不是應該衝到花蓮把紅子拎回來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