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十一日錄

若說人人都是一座孤島,無論在何方都孤獨如往。但人與他者的連結是必然的,他者可包含人、包含各種生物、包含自然。

 

是的,我離開台中15日了,今天則是進駐花蓮的第11日,再三天即滿兩周。

 

兩周是個多麼尷尬的日子呀,以昔日上班族的生態來說,在台灣要連請兩周的假是天方夜譚,需要連請十個工作天,回來妳的座位上可能已經坐了(可取代妳的)新同事,本公司可以兩個禮拜不需要妳,也可以永遠不再需要妳;但就打工度假、體驗另一地的生活這樣的選擇來說,簡直短的可以,兩個禮拜能體驗什麼?能去哪裡?能認識多少人?能走過多少沒去過的地方?

 

在這裡,我每一日都過得很連結又很斷裂。時間不再呈線性或者塊狀,時間是一團光,身體會依著光行事,每天六點一大早就一定會被陽光射醒,再晚睡都是這樣,逐漸地,就會回歸使身體舒適的方式作息;而日落時間也比我所認知的定型化時間更晚,下午變得更長、更軟。

 

我的出走不是意外或者偶然,雖然整個促成這趟旅行的各個環節,看起來都非常臨時,但其實是我累積許久而爆炸的壓抑情感,我真的,已經忍耐很久、很久了。這兩年間,工作日益高昇,我在工作中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但又一直覺得,這也許不是我想要的。

 

這也許不是我想要的,待在製造業開發新產品,為了開發而不停開發的一個又一個新產品,失去設計的意義;這不是我想要的,一輩子關在都市裡,身體與知覺斷裂的活著,食不知味,聽不知音。

 

在都市裡,即使意識到環境汙染問題嚴重(感恩主人讚嘆主人的家規,鞭策我這廢奴實行環保)盡可能讓自己學習要環保,友善地球,但偶爾還是忍不住會使用到了塑膠袋、外帶盒,製造很多垃圾。而我看不到地球被汙染的樣子,因為我活在光鮮亮麗、充滿便利商店、垃圾被堆到角落的城市裡。於是我對汙染,幾無真實知覺。

 

「外帶吧!」老闆熟練的裝起了一個又一個的紙盒。

「不裝塑膠袋妳的袋子會髒掉喔!」老闆一邊跟我說著,手一邊熟練的往塑膠袋的方向伸過去。

 

有時會成功阻止,有時來不及。

 

然而,當我真正站在石梯坪地沉積岩上,我跋山涉水來到的這裡,整個岸沿的沉積岩中一個又一個的凹洞裡,除了漲潮滯留的海水以外,也有用過的塑膠袋、喝完的咖啡罐、吃完的便當盒雜促的浸泡在凹穴裡;海那邊捲來的,除了海浪,也有破碎的帆布袋、黑漆的油漬、髒兮兮的寶特瓶,海彎內一沉一捲。當我去翡翠谷溯溪,石縫中有家樂福裝雞腿的塑膠袋跟標籤紙、一條鞋帶、塑膠製品零件。無所不在、無所不在。

 

一層、一疊、一層、一疊。

就跟我的忍耐一樣,一層、一疊、又一層、再一疊。

 

這時只要遮起雙眼,默念我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反正人只要假裝自己看不見、聽不到,就好像這些污染都不存在一樣。許多遊客都是這樣,一個垃圾一個垃圾的隨手丟棄,一腳一腳就這樣跨過去。

 

可是,可是我再也沒辦法看不見了。就像我再也沒辦法看不見,自己的身體對自然的渴望,對生的渴望,對溪水的渴望,對海的渴望,對山的渴望。

 

所以我才在這裡的,我要去體驗到的不只是山是水是溪,我要去體驗的是依循自己身體過活的渴望,我要去體驗的是對習以為常的價值觀的挑戰。體驗孤獨,體驗連結。體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