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 年 5 月 25 日

違憲確定

昨日(24)大法官釋憲未允許同性婚姻違憲。同性恋可以結婚了,最遲最遲就是兩年之內了。

可是要結婚也要有個對象,至少有一個交往對象,有對於未來有共同的期待,重點是對方也願意(与你)走進婚姻。

渴愛兔与自私兔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

在青島東路的現場,聽著轉播,知道大法官宣布違憲,是感動的,但那感動消失得太快了……我忍不住想起格蕾醫生裏的那句經典台詞「Pick me, Choose me, Love me.」。我知道恋愛的世界上有幸福的存在,只是不屬於我的,我知道SM的世界有忠誠的存在,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我對於這個世界還是絕望的,只是有那麼點不甘心。就像我不管我怎麼對這個世界說話,期待回應,不過這個世界似乎覺得無聲無息才是我應該得到的……好不甘心啊!

我再度拿起沾水筆,像十五歲到二十二歲、高中到大學時候的自己,努力地畫圖上著墨線,讓絕望的自己拿回一些些埋藏在過去的力量,即使於事無補,至少我知道在進入生命最終章前,我有努力過了,對於漫畫,對於小說,對於愛情,對於SM,對於那些我在乎的我曾在乎的,我未來即將在乎的。

最近在趕著「黑的我們」論壇開張,然後自從這兩三個月籌備開始,我老想起2015年底的皮繩的爭執,然後覺得皮繩已經錯過了關鍵轉型的時刻,最終只會走向頹敗。同運二十幾年過去,終於迎來大法官釋憲,也即將得到同性婚姻的合法化。那SM運動晚了人家十幾年,我們會在2024看到一個怎樣的SM世界呢?那時候台湾的SM圈又會变成怎樣發展成什麼面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