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 年 5 月 30 日

我沒有知情同意你的關心

「奴隸本來就是主人的財產,沒有知情同意的必要」

或,

「奴隸是因為信任才願意在一個範圍內給主人使用,奴隸隨時都可以收回這一份信任。」

 

進入圈子後,「知情同意」從BDSM延伸到各種層面,我開始注意到別人的「知情同意」,也開始懂得觀察自己的「知情同意」。

 

例如說?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