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知情同意你的關心

「奴隸本來就是主人的財產,沒有知情同意的必要」

或,

「奴隸是因為信任才願意在一個範圍內給主人使用,奴隸隨時都可以收回這一份信任。」

 

進入圈子後,「知情同意」從BDSM延伸到各種層面,我開始注意到別人的「知情同意」,也開始懂得觀察自己的「知情同意」。

 

例如說?

 

調教方式

 

曾經,有同好在我的網路分享上面評論我的繩結看起來很亂,看我奴的心得分享來批評我這主人的節奏掌控不好,當下看到,老實說是很受傷的。

 

我和我的奴都認為我們的調教是安全而且愉快的。同好的批評也許出自善意提醒,但他不在現場,也不知道我們彼此知情同意的範圍為何,也不清楚奴的承受能力,這樣武斷地把他自己的標準套到兩個陌生網友身上,這我們就沒有「知情同意」了。

 

可惜的是,這樣的評論家還不少,曾經為此困惱,但我現在已經能隔絕雜音了。

 

唯一有權利評價我的調教的,只有我的奴。同理,唯一夠格評論我奴表現的,也只有我這主人,調教是我們兩個的享受,分享只是基於交流活絡社群,不是要交作業給人打分數的。

 

關係

 

我要有幾隻奴、幾個主人、幾個愛人、幾個夥伴,都是我的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這可以理解,不過看戲的觀眾反過來想當編劇,吵架時來勸和,恩愛時硬挑撥,真的無法理解,有沒有這麼關心我啊?

 

與外界的關係

 

我們在同一個圈子裡,是因為喜歡BDSM。其他方面,我們可能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社群網站讓人會不自覺地想要多分享一些非BDSM的事情,但有時會冒出些奇特的傳教士,對政治、時事、工作,甚至餐廳偏好,來傳授他的個人意見。

 

說到這,可能會被認為我玻璃心、屁眼小,聽不進跟自己不一樣的意見。

 

進這圈子什麼沒有,就怪人特多,偏好項目千變萬化,一根鞭子能打出三四種深淺顏色,一條繩子能綁出五六七八種姿勢,在這裡待久了,早就知道每個人都不一樣,察覺並學習「差異」,才是吸引我繼續打滾的理由,怎麼可能還死抓著自己的成見不放。

 

人隨著圈子磨練,出來變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個模樣,這幾年圈內遇到的事,比外面幾十年的遭遇還精彩。我可以接受、尊重不同的意見,因為大家都是不一樣的個體,但我沒有放棄我自己的「知情同意」,無須符合其他同好的標準。

 

這篇不是要大家噤聲別發言,只是希望能把「知情同意」這概念也放到同好間的溝通裡。「歧視也是一種言論自由」,就像挺同、反同都是種意見,不表達出來,就永遠沒機會討論,討論是「知情」,但別人沒有義務要「同意」。

 

仍然是歡迎各種意見,我會參考,這圈子包容度很大,像是個模擬社會,在這裡想法衝撞、交鋒,然後更了解自己的獨特和偏見。

 

但我要怎麼活著,是我自己決定的。偏見,也可以是一種個人特色。

 

同理,也時時提醒自己,可以好心建議,但不要硬上別人的人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