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 年 6 月 8 日

從暗黑到黑我

暗黑堡壘(2002-2007)是我的SM很重要的時光,我第一個擁有歸屬感的地方。那時候台灣只有奇摩家族、UT聊天室,如果想要論壇系統就得使用香港的暗黑或者紫荊。2004皮繩眾揭竿召集,於是我帶著軍犬一塊在隊伍裏,開始了屬於台灣自己的SM。
暗黑的論壇系統約是2006年出了問題,我沒有在暗黑連載軍犬第五部。而2010軍犬初版時,我們曾經喊著重回暗黑堡壘,開始了復站建堡計畫,不過計劃最後無疾而終。這麼多年過去,我就沒有把論壇再放回心上。
這一切都是意外,且如此神奇。2017,314晚上,BAND團對話中的「你應該要做點什麼吧」,於是熱熱鬧鬧地成立了「黑的意念」想要帶一個討論風氣,當晚加入人數就破兩百。隔日起床,我的帳號就因「色情或不適合青少年、小孩的邀請」被停權一日。我想應該是太囂張了,摸著鼻子默默食下,反正一天而已。

 

事情不是想得這麼簡單,16日復權後隔日再禁三日。嗯哼,第一個反應是噢被禁五天啊好久,第二個是我覺得我應該要做些什麼,因為五天後,大概很快就會被禁第三次,我總要為自己申訴一下。
如果BAND就是把BDSM視為色情,那我們SMer去那邊就好像跑去SM界的護家盟,來讓我們把話說清楚,如果要歧視就把歧視的話說出口,不要不說,不說就是偽君子,跟臉書一樣。有多少人已經養成被檢舉了先懷疑自己加過的朋友,讓我們彼此不對彼此信任,這樣的平台真的很不可取。
不管有沒有用,都要去做些改變,社會才會進步啊!

 

您好:

我是作家夏慕聰,主要書寫BDSM方面的小說。我在貴公司旗下app BAND成立了一個名為「黑的意念」的BAND團,採取私密,得要知道邀請鏈結的朋友才能加入。且採取審核制度,要求一定要年滿18歲才可加入,該團以探討BDSM知識技巧等方面為主。
但貴公司的經營態度/理念方面,似乎認為BDSM等同色情?所以將我的帳號於3月17日再度停止使用。

而稍早約15點左右,BAND Taiwan臉書小編回覆「您好,私密社團內的內容如被封鎖,一定是團內的成員向我們檢舉,官方才會收到內容的。 BAND 並沒有公開聲明過BDSM等同色情或任何理念。謝謝您。」

於是意味著本人帳號被系統禁止的原因是後者「不適合青少年、小孩的邀約」?

因為貴公司臉書小編無查詢本人帳號被禁止的原因,所以特別來信申請重新審查,我希望能夠得到解決辦法。謝謝。

感謝您的協助與幫忙
夏慕聰

 

我很難得把夏慕聰作家的身分拿來用,既然要爭取些什麼,就把這個身分拿來用一下。我在24日收到官方的回覆。為了避免將官方信件公開的麻煩,我以重點方式講述內容。帳號被檢舉,主要是因為收到邀請連結的人,對該邀請感到不適,因此才向官方檢舉。BAND並無官方立場聲明BDSM等同色情,希望管理群組時能多加留意斟酌以不對他人造成困擾為基準。
我原本以為這封信已經跟BAND官方做好溝通,不會再有被檢舉這種事情發生。但事實並不是我想得這麼簡單。
在寫信申訴的同時,其實我的內心對於論壇再度蠢蠢欲動了。使用BAND app,打算在討論熱烈時再前進下一步「論壇」,但因為檢舉,我覺得應該要同步進行。所以我挖了坑,請能人入坑,幫我架論壇。於是我希望在白色情人節到黑色情人節之間完成。哈太過天真跟龜毛了,414並沒有如期開站。不過明年414我們還是要慶祝黑色情人節這個站慶呦(任性)。
時間很快就來到BAND第三次禁止我的帳號。檢舉介面從簡體中文變成繁體中文(截螢幕圖連變化都被記錄了)。又被檢舉,所以我只好再度寫信給BAND官方。我真是窮追不捨啊!

 

親愛的BAND官方您好:

我是作家夏慕聰,主要書寫BDSM方面的小說。我在貴公司旗下app BAND成立了一個名為「黑的意念」的BAND團。由於4/19再度收到帳號被禁止的通知,再度寫信申訴。本日(4/25)六日過去,並未收到任何回覆,祭出此封信件。

三月底時,帳號恢復權限後,我將年齡限制調整成20歲,且採取鏈結每隔幾日便刪除的方式。而我本人也盡量不在團內發言,發言也限於早晚問安及使用貴公司提供的貼圖。

先前的申訴信中,貴公司提及「請團長回想一下,當初是否有將該邀請連結散播至其他地方,導致對貴團沒有興趣的人收到,以至於進行檢舉呢?」鏈結目前都採取一對一私下給予,不公開的方式,給予也僅限於對於BDSM有興趣了解的朋友。

我個人以為朋友聯誼交流的團體,加入就不該懷疑「內鬼檢舉」這項,甚至連想都不應該被提起。所以如果貴公司真的對BDSM議題的BAND團有任何意見,真的應該公開說明,而不是三天兩頭的禁止團長帳號。一個不常發言也刻意不發表BDSM小說或圖片,得到帳號被禁,除了貴公司政策外,我真的不知道應該作何感想。

另外是在邏輯上有些問題……如果貴公司並不認為BDSM屬於色情,那即使被人檢舉,理由應該也不存在,且就算拿邀請鏈結的人感覺不舒服,那也只是該人個人感受,完全沒有成立的理由……

請貴公司思考一下。

感謝您的協助與幫忙
夏慕聰

 

我於4.19首次寄出,25日再度寄出。5.18收到回覆。客服小組跟管理小組溝通做了幾點說明,BDSM使否屬於色情,因人而異,BAND的公司並未有特定立場。管理小組僅是因為收到檢舉,並根據使用條款 (http://band.us/policy/terms) 中的內容,判斷群組中含有不適合兒童及青少年觀看的內容,因而進行了處置而已。最後是BAND使用條款是根據南韓法律而定,任何色情物在BAND平台上都是違法的。
對於使用條款中的「BAND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絕不容許散布兒童、青少年色情物之行為。」我發現官方把未成年為主體的色情與成年人為主體的色情搞混了⋯⋯總而言之BAND就是一個即使全團都是滿18甚至20也不允許成年人色情。
當然我感謝BAND官方提供的資源与方便。在科技發達的2017,在手機上能夠自由上傳圖片影片即時与朋友交流,真的很方便。但方便是要付出自由代價的。例如團長要被禁帳號,禁止跟朋友交流。方便与自由,我選擇自由,即使使用論壇這樣古董等級的系統,有諸多不便,我不要因為方便賣了我的自由。

讓我把鏡頭挪回与BAND官方溝通的另外一邊「架設論壇」。在我決定要架論壇,我第一個優先想到的是皮繩的資源。即使2015我們因為未來有些意見不同(皮繩每次有大爭議就會走一票人),我想為了自由的空間遞出橄欖枝。皮繩網域底下其實已經有一個論壇存在,但那裏的生態已經形成,帶一票人進去肯定會改變很多。召集而來的站長群也有提出我們可以考慮另外自行購買網域,但⋯⋯我是個對人事物很有感情的人,為了皮繩付出十年的光陰,如果皮繩因為這個論壇而種下新的枝枒,這個機會契機是要留給皮繩的。而且皮繩網域bdsmtw.com這麼威,我想要這個網域(爸爸買給我≧▽≦)
論壇決定在皮繩網域底下,時間默默就到了五月底,我對論壇諸多地方產生龜毛,我承認我真的好過份要求⋯⋯辛站長忍不住跟我建議要不要先開站不要改到你認為的完美再開,這樣可能明年6.4也開不了。於是我們便在6.4這個跟自由畫上的日期開站。

 

當我們認同自己是一個SMer時,我們的生活便成為一種愉虐生活型態,每一個人都是一種,於是無數的SMer構成多元的愉虐生活。
我們被社交平台懲罰禁止帳號被迫無法與朋友聯絡,甚至被要求交出身分證影本等等。於是我們成為社交平台的黑名單,是最黑的人們。
我們是SMer,我們不是被這個平台那個平台趕來趕去的網路遊牧民族,我們想要一個家,從此不用漂泊流浪。這一刻,我們是把現在與未來連接的我們,給未來的人。
黑的我們!

 

現在就是連接未來的時刻。把經驗紀錄下來,各個項目的要領技巧等等,參考前輩的實踐,我們才能更安全更盡興的玩樂,不會有憾事發生。我們都知道不是滿18歲的那一秒就立刻懂了性的一切。滿18歲的當下也不是就懂了BDSM。人生是一個不斷學習与了解自己的過程。那年遊行十夜跟卡魯代表皮繩上台,卡魯說了句經典「珍珠奶茶沒有了珍珠它就只是普通的奶茶而已」,我們就是喜歡SM這一味,這就是我們啊!全名黑的我們是每一個我我我我我的複數,簡稱黑我是每一個人的單數。無論是黑的我們或者黑我的「我」這個主詞這個漢字是左右手拿著武器(戈戈),要努力捍衛著。

現在黑的我們採取介紹人制度,主要是確保每個加入的人都是18歲,且不是要來釣魚賺業績。使用臉書跟BAND,出事了他們官方商業組織會頂著。黑我使用者出事了,我們是沒有辦法頂著,這真是現實及殘酷。寒蟬效應或警總檢查始終在我們內心。我們沒有臉書或BAND官方的限制了,只是下一役就是要面對國家/政府的法律了。「成人到底有沒有情欲空間」(可不可以有情欲空間),會搞到要打釋憲麼⋯⋯
我希望這一天晚點來,最好不要來。我是懶人我只想躲在洞裏沉溺⋯碎念沒有人愛我⋯⋯如果不要過問世事是最好。
但我想這一切都是大宇宙的考驗。既然是考驗,我就努力準備好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