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 年 6 月 15 日

Re: 嗨,宇宙,我想要下一隻奴隸的訂單。

嘿親愛的大宇宙,這週我Re了辛的〈嗨,宇宙,我想要下一隻奴隸的訂單。〉。

其實我想改題目,我對於「奴隸」好有意見。你知道的,我已經認知到「我知道SM的世界有忠誠的存在,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對於進入下一段SM關係,已經不期待了。你知道的,我對於愛充滿著渴望。

喔~對!我終於把對你的信仰,放進了作品裏了。在以為自己的出版与寫作生命結束的幾年後,我重新拿起了沾水筆,對著過去的自己懷抱歉意,對著未來渴望得到愛的自己許願。

我想要把題目改成〈嘿,親愛的大宇宙,我想要下一個男友的訂單。〉;用「嘿」比較客家人。我都跟你這麼熟了,當然要稱你為親愛的大宇宙。我是不要奴隸的,我要男朋友,這點我很肯定。

在關係之中,我完全沒有辦法忍受奴隸的不忠誠。有人提出「忠誠」無法量化,反正是以我為標準,我說伊忠誠伊就是忠誠,我說伊不忠誠就是不忠誠。「忠誠」這兩個字,在男朋友關係之中呢?我敢說在我二十代的男友關係裏,我們都是走到走不下去,只好選擇分手。也許那時的難關,對三十代的我來說,是很容易過去的,但那時那刻無法就是無法。我要的「忠誠」是我們決定要交往我們決定要走下去,就要走到那個「過不去」的難關為止。不是伊想要我的愛的時候就拚命地要,不想要就不要了,完全不管我會不會受傷。

嘿,親愛的大宇宙,我的感官受傷了,我幾乎無法對人產生恋愛的感覺,即使有恋愛的小鹿但很快就死了。可是我會感覺孤單會感覺寂寞,想要人陪,然後發現沒有人可以陪我。就跟我常在哀自己沒有什麼朋友……其實是想說自己沒有朋友,把「什麼」加上去,只是擔心那些認為是我的朋友的人覺得受傷。可是當一個人覺得孤單寂寞,全世界只有伊一個人時,感覺就是這樣啊……我知道這樣太沉溺,我會努力記得渴愛渴望有人陪就跟肚子餓了一樣,沒什麼大不了也死不了的。

嘿,親愛的大宇宙,我常覺得我應該是某個時刻做錯了決定,才一路錯到变成現在的我,那這樣的我還可以撥亂反正变回對的我麼?那什麼是對呢?其實我已經不知道,也回不了頭,只能一路下去了。即使這樣的我仍然是值得被愛的吧?!

我希望的對象,伊是知道這麼多年受傷慘重的我是怎樣熬過來的,伊願意且有能力療癒我的一切傷痛。即使我一開始對伊不信任沒有感覺,但伊會有耐性地施展伊的超能力。我希望伊會成為我的繆思,我希望我的才華是能夠養活彼此(如果伊比我會賺給伊養也是可以……但這情況下我不希望失去我自己……变成連我自己都不認得嫌棄的人)

這樣的對象,會需要把夏慕聰的牌給蓋上或者遺棄這個名字麼(我的遺棄指離開SM圈)才能找到麼?也許會有這樣一個讓我奮不顧身的伊。如果留不下來,那也沒關係,畢竟夏慕聰的書寫跟出版幾乎已經荒涼了……我想會接受我的伊,應該也會覺得夏慕聰或者BDSM、KINKY沒什麼吧……如果對方也想跟我一塊玩樂KINKY KINKY那更好~

我覺得我一直都很努力,可是我一直都沒有得到我應該得到的,親愛的大宇宙,所以是你覺得我不夠努力麼?我覺得我應該得到而且我值得。我值得你對我好一點好好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