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吊

 

陰暗的潮濕的穴,鮮血循著髮縫、沿著久未曾清潔的髮,就這樣一滴一滴的流下。

被綑縛的身體,就像正被料理中的生鮮食物,香料被塞進腹內,外頭還裹著有益身心的草藥。

而你緩慢等待,在可能會死又可能不會死那漫長、呈刺草狀的時間之中,聲線由抽高而亦步趨緩。

所有人都在聆聽你流失的生命,你們共同流失的時間,則成為一章無法回溯的交響樂曲,激昂、堅毅、尖叫、死亡。

在耳後劃開的口子緩慢淌著嫩血,沿著髮縫,成一道小河。土地上沈默的紅色溪水,除了是你的、也是妳的、也是祢的。

 

(ps. 電影「沈默」中,一幕穴吊之刑的有感而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