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溜去殼<卷一>




夏雨落在土地上,沒有要停的意思。
庭院裡的蟲群不受雨滴干擾,羽翼潮濕來不及交配的大水蟻就成了群眾的多汁生食。
喀喀喀。
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
距離雨季結束還有些日子。

「不是說好戌時,怎麼還沒來?」
身著淺綠狩衣的式神沒聲息地接近,彎腰靠近了辛的耳側,就退下。
辛凝視空的杯緣上不規則泡沫,嘆了口氣。



女子快步走來,淺灰罩衫一路沾染不少雨露。
「我到了。」
女子是貴族之後,來訪卻連個稱呼都無,就隨意坐臥喘息。

「現在時辰?」
「辛大人,現下是戌時一刻。」女子的僕從比主子機靈多。
「一刻也許還可以挽回,快進屋。」
辛嘴角斜笑,領來者進內室。

「軒子小姐,接下來的儀式需要裸身。」
軒子臉色瞬紅,這時才顯出一般少女本性。
「為什麼需要裸身?」
辛未回答。
轉身,將軒子帶來的貼身物品一一列於白席上,按照物品重量排序。
那是為了這次儀式,特別囑咐帶來的。
這些貼身物品都是軒子愛好之物,平日收藏於繡花圖樣的絨袋,拿出來還有些許少女香膏的氣味。

「脫完了。」
「請您面地俯身,將腹部貼於此二枕上。」
軒子的臀背因墊著枕而弓起。
肌膚暴露於夜晚的冷空氣,毛孔緊縮更顯白皙。

「現在,我們要先回到一刻鐘前。」
辛拿起白席右側最輕的紅色皮扁拍,開始擊打軒子下臀。
「唔!」
那是軒子收集的三隻紅色皮扁拍之一。
軒子沒事就會拿出來把玩,皮面吸收了人脂,光滑無痕。

「請忍耐,一刻鐘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辛挽起散髮扎在腦勺後。
「時間怎麼可能因此逆轉?」
「痛啊……」
「熱啊……」
「一刻鐘到了吧……」

「下一支。」辛抬了下巴。
軒子的僕從將白席上右邊第二支皮扁拍遞來。

跨坐壓在軒子腰間,辛一手壓住發紅的臀,一手再次鞭打。
「咿……」
軒子因疼痛大口吸氣,「嘶…嘶…」。
逐漸加快、加重的打擊,讓她無法再開口提問。

辛讓僕從提住軒子的雙腳,兩人合力將女子翻至面朝上。
軒子仍有意識,但因忍痛,全身緊繃還未恢復力氣。
地板上汗漬與口水形成一片反光。

「原來是這回事啊。」
「形顯現出來,就好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