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 年 6 月 29 日

魯味沉重

現實難熬,只好沉溺虛擬遊戲之中。可是虛擬又怎麼會讓人好過呢?Pokémon GO追著老班跑了幾趟,兩隻老班在團體戰後用盡白球仍然抓不到。今晚在看完Youtuber的影片後,再度遇上老班。抓準時機逮到了它,然後又嫌棄抓到的IV不夠高,那刻我忽然覺得自己貪心,永遠都不夠。

今年金曲獎,張雨生獲頒特別貢獻獎。Youtube多了好多支講他的影片。〈大海〉又重回播放歌單內。抽著菸的時候,想起了《where’s love?》第一部的最後,祥佑回憶裏的士灴赤身裸體奔向大海的畫面,我一直把這首歌當成那段的背景音樂。我還記得寫《好男?》收尾,當時剛入伍的男友寫回來的信,特別交代不能把士灴寫死,要有幸福圓滿大結局。可是現實是很殘酷的啊,給了好男好的結局,那where’s love?呢?

我記得寫《where’s love?》時,正是黑書第五部開始連載,一些人都說士灴跟dt根本是同一個演員吧!想想這兩個角色也許是相同的運命,或許有期待幸福圓滿大結局的另一半才是阻止小說悲劇的良藥。

魯味沉重,現實難熬,出門尋覓晚餐,都想開自己玩笑,乾脆去公園挖,吃土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