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開放。

文/赤

久未謀面。為工作繁重及與伴侶的關係所苦惱著故許久未書寫文字。
感覺已經變成要發生了事情才會有所謹惕有所檢討才會至此整理資訊
我也是懶散了啊。廢話不多說 尚且聽我訴說經過吧。

相信各位都已經知道我是個沒事被幹有事也是被幹的軍人(?
我還記得當天是體測的日子(每年都要體能鑑測
當我體測完畢滿身大汗且愉悅的告訴她我今年也安然完成測驗時
我的伴侶告訴我 她與另一個她很重要的人調情了。

 

滿腹的委屈 鬱悶
情緒瞬間爆炸到了最高點
我的精神內有團火焰 暫且不提那個是什麼
在我情緒躁動時它會往我的精神上影響
我就會失控。

 

當下我是覺得自己應該去結束自己生命的。

 

想當然 失控時爭吵的內容有多沒營養就不提了
在爭吵這件事情時 她提出了所謂開放式關係的可能。
我只覺得自己被捨棄 不被需要了。

 

我並不是個很優秀的主。
精神上我很脆弱 也很幼稚 自卑感時常控制著我的行為
我甚至可以說有被某些精神疾病困擾 但也因此被拯救著
伴侶對我這麼說的時候 我開始懷疑自己 是否哪裡做不好了?

 

我總是會先貶低自己 讓自己先走上最壞打算的想法。

 

這些期間 我與伴侶爭吵了無數次。
幾乎都是我起的頭 嚴格說來。

一個奴為何可以要求這麼做?
一個女友為何可以要求這麼做?
身為主人 身為男友 我難道不能拒絕自己伴侶與別人交歡的權力?

為何我要讓伴侶去跟別人快樂 而我就只能在軍隊裡每天被搞得要死要活?
而當我不能接受時 對方毫不在乎 我只能選擇放棄?
難受的是我 檢討的是我 最後痛苦的還是我。

 

不斷的興起分手的想法 然後再因為不想放棄而收回那種想法
說真的很難受。
就像是吃壞了肚子 把髒東西吐出來 然後因為某人的要求再吞回去的感覺。

 

而期間我也想起我曾經有提過與伴侶共有的一個奴。
那是我提出來的。
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關係。
我只覺得自己很噁心。

 

這樣的情緒直到參加某次講習而有所變化。
那是討論開放式關係的講習
我想我大概是在場唯一反對的吧。
其實在參加講習前也為了要不要去而吵架。

現在想想 還好有去。

 

講習上我並沒有得到什麼 說認真的。
而是我在聽講習的時候 與伴侶的對話溝通。
忘記自己能冷靜溝通 忘記自己的本質
才會造成爭吵。

 

我想應該來講講自己為何不想要開放式關係的原因
是的 總結來說
我還是不認同開放式關係。

 

先打預防針。
我是個很脆弱的主 也不是什麼有公信力的人
以下一切言論均為我個人自私自利的評估報告(欸

 

在講習的最後 有位老師來搭話。
他說 他曾經有過同時七段關係
而且都是很認真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覺得好像自己格格不入(大笑
因為這位老師並沒有說服我。

 

客觀來說 的確是很有效益的一個方法。
就像是攝取各種不同食物的感覺
營養充足 各取所需。
不管是時間或是利益評估都是很優秀的
但我想我比較會以精神層面來分析這個關係的問題所在。

 

一者 假設在知情同意的情況下 所能干涉與協調的事情的實行率極端困難
拿我跟伴侶的例子來說好了。
我的伴侶想跟其他人調情
而我會有很多要求 例如不能視訊 影像 不能照片⋯

一堆限制

(其實我百分之九十覺得我伴侶後來決定不跟其他人文字遊戲是覺得我限制太多太麻煩(被毆

而當下在跟別人有情感上的交流時 怎可能會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難道一邊做一邊回報嗎?
跟一個人知情同意就很困難了。
更甚是跟多個人。

這是在開放式有一個主軸對象時會發生的事
這個不是把兩人放在天秤上的那種 沒有他就沒有我的平衡問題
而是在進行開放式關係時 雙方的互信與協調。
如果都是相等關係時問題會更多
吃醋我想會是很正常的
而在之中的協調會更難取捨。

 

二者 我覺得這樣的關係很脆弱 而且會極度消耗感情。
互信個人覺得很難說 比較像是互利
以我而言 情感上的關係很難讓我去客觀地評估利益
簡單說我會選擇伴侶不只是利益評估那樣單純的分析
我的精神很複雜 在她身邊我能很開心 很愉悅 也很平靜
這樣的感受是我在歷任對象中無法得到的
即便選擇她我會要承擔一些風險

例如她會想要開放式關係 她會想要參加有情慾性質的活動

我還是會想要選擇她

這是種依賴沒錯 但這也是我認為開放式關係無法滿足我互利的部分
在當初我會希望有個共同的奴可以調教 是因為我的伴侶對於虐待的承受度並不是很高
我也不想自己一個人跟別人玩樂 所以提出那樣的關係

但我發現那令我跟伴侶的關係並沒有更緊密 反而她的不安感讓我們疏遠了

我認為那並不是對象的問題
也不算是我沒有做好知情同意的功課(其實想辦法說服了很久)
而是這種關係並不適合已經有主軸對象的人去經營吧

那樣會大量消耗對彼此的信任與扶持 我認為。

 

最後我還是要說 這篇文章並沒有認為這樣的關係不可能。

只是對於我來說不適合 也不想要
而在對已經有這樣關係的人來說 我會覺得感到失禮
因為或許上面我說的任何點 都只是我沒做好知情同意而已。

 

最後這是屁話。

或許很多人都認為 不適合就不需要讓彼此難過
但我認為 關係的經營就是要磨合才有價值
的確交往到忘記自己 甚至去配合別人是不需要
不過那樣的取捨跟磨合不就是感情堅強的必經過程嗎?
沒有經歷不會有成長。
而開放式關係乍看很營養 選擇很多 很節省成本
但其所犧牲的精神層面我覺得不是光利益評估可以那樣簡單說明的

我跟我的伴侶也是踏過很多問題才到現在的。
同時在各種不同人擇優我可以理解
但攝取需求這部分我不認為是可以被替代的。

 

人當然不需要去配合別人
但感情上 為了某人去那麼做或不去那麼做
或許比起用著不適合當藉口而多處攝取所需 來的負責。

 

重要的不是主可以命令奴做什麼
而是奴願意為主做什麼。

 

也許人能比起神更強大的部分是
人有不完美的地方可以成長

以及人可以選擇接納自己不完美的對象。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