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之後

 

我戒了菸,其實也從來沒上癮過,不信任的天性,連攝入成癮物質的時候,都無法放心交付自己。

還是只喝黑咖啡,超市便宜的咖啡粉,用鐵鍋煮一大鍋,泡著,喝起來就像是抽過的煙草泡水,

偶爾早餐加一點牛奶,補鈣,開始感覺身體不聽話,自煮食、吞維他命、上健身房,不能再假裝不在乎。

也穿起了裙子,重新開始假笑,偶爾眼神不自覺會露出本性,盯著同事白皙皮膚下的血管發呆。

 

「在選擇要看什麼自慰的時候,開了瀏覽器,不自覺地點了其他書籤,回頭卻忘了自己為什麼要半夜從床上爬下來開電腦,於是又回去躺著失眠。」

 

關係存續的時候,我們沒有時間,

寫下任何感想,都顯得太武斷,我怎麼可能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呢?

手無法停留在鍵盤上,眼睛不能闔,要看著你。

聲音也要控制好,可以在需要的時候,跟你說一些什麼。

 

直到我們分離之後,才能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面,面無表情地寫下一章又一章的「我以為…….」。

出個聲,不然,我就要放棄你了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