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期六的桃莉絲妞

鑄劍師

sink

「我認為的SM是極致的美感,而妳是我的作品,所以我將骨血刻入妳的體內,還有我的氣息和情感。就像古代的鑄劍師,為了成就千古名劍不惜融入自己的肉身是一樣的道理。」

鑄劍師在鑄劍的時候並不會割自己的血肉進去融煉。
是等到劍已經鑄好了之後,他拿那把劍往自己心臟刺入,
如此一來,一命換一命,讓那把名劍有了自己的性命,
也就是妳說的,
鑄劍師的靈,鑄劍師的魂。

水晶蘭

A

我就這樣的,成為他的東西,完完全全的被豢養。如同水晶蘭,生長在腐地中,吸取腐質、綻放其華。
「我為了自己的身體因為他而如此下賤而驕傲著。」

文/偏執狂《水晶蘭》。圖/桃莉絲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