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期二的寂零

Unwelcomed – Side B.

文 寂零/Beth

鮭魚、甜蝦還有鯖魚握壽司一貫一貫的上了桌,她吞了幾個鮭魚卵軍艦,覺得食不知味。每每跟M君一起用餐都讓她不太能好好品嘗餐點。M君現在還混在餐桌上與其他同事沒什麼營養的互虧聊天之中,她點了杯啤酒。

繼續閱讀

Autumn Light

他醒過來時,已經不知過了多久,,肌肉深處仍隱隱作痛。

她正躺在身邊,氣力似已放盡,枕頭歪了也沒有發覺。窗外已全黑了,她所愛的天色已不復在,秋天的魔術時刻,微灰的光。他看著人工的光源透穿窗紗,摸了摸她的頭髮、她的肩膀、她的臉頰。

他動了一下身體,她殘留在身上的性液早已乾涸,猶如薄薄的翼片在肌膚上。那帶給他一種特別的感受————彷彿共度過的時光正在逐漸癒合他的肌膚。方才發生的一切並不是天造之合的美滿,但其中所蘊含的奇妙,仍令他心醉神迷。

他將手掌擱在她的腰肢的凹陷上,(她真美),他心裡想著,那微微失去彈性的肌膚仍有著無窮的魔力在召喚他。召喚他放棄理性,放棄這個世界…她的身體傳來細微的脈動,有如小兔的心跳。他再次感到口渴,而她的乳房近在咫尺。

他最終沒有介入她的睡眠。他打開了洗手間的日光燈,蒼白的光線照射在青色地板上,衛浴用具煥發著象牙般淡淡的白光。他走進水聲。水聲總能讓人暫時忘卻一切……他走出浴室時,她已醒了。

「我睡多久了?」她問。他如實回答,悄悄打開了暖黃色的檯燈,照出地板上的一片狼藉,四處都是失溫的衣物、皺巴巴的長褲、肩帶扭成一團的胸罩、散亂的麻繩和襪子……顯然今天,除了眼前這個女人以外的事,他沒有任何多餘的心情。

他將每一件衣物從地面上拾起,摺好,將繩子收攏。才一眨眼的時光,這個懶女人又賴床了。他坐到她身邊去,輕輕搓揉她的身體,那姿勢介於按摩和撒嬌之間,而部位則是一個光明正大的地方。「快起來陪我,」他柔聲說。

「不要,」她自然知道他在說什麼。然而才沒半餉,她便服軟了。「你去買蝦餅給我吃我就陪你,而且還要你剛剛說的炒飯。」

「待會給你,」他按著她,親了一下。

「那我待會才陪你,」她說,「法國麵包」。

他從皮包中拿出吃到一半的法國麵包,咬了一口,自言自語地說「法國麵包最有名的地方是……」「它的長度與脆皮!」她笑著接完,那是維基百科上的介紹,被他們當作無意義的遊戲般背了起來。

他將法國麵包遞給了女人,順手倒了一杯開水給她。他坐在地面上,玩弄著她的腳掌,然後慢慢解開剛剛才收妥的麻繩。她仍然吃著法國麵包,伸出雙腳,供他練習上個禮拜學來的花招。每隔幾秒,她便像餵鸚鵡般,私下一塊法國麵包,餵到他的嘴裡,像咒語般複誦一遍維基百科的介紹語。

她吃完最後一口法國麵包時,他剛練習了兩遍。他讓她站了起來,「今天練習一點別的,」他說,在她的背後做了一個簡單的下胸繩環。不管有多少次,他總是感激又緬懷。16歲起就想要綁女人,過了好久好久才終於實現了。那天他練了一個非常基礎的花樣,熟悉繩縛的朋友說,他綁得太危險了,也有朋友說十分漂亮。他拍下了一張照片。

照片裡的她眼神疲憊,她是真的疲憊,然而那神情比單純的疲憊更為複雜,混雜了一點什麼,襯著她胸前的繩花,她蒼白微顫的嘴唇,美國式的立燈與室內裝潢,那張照片捕捉了他心裡一股異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