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期三的Sun

同類

一開始並沒有多注意到他,直到某次他聊到他有憂鬱症。

漸漸地話題越來越多,他是樂團主唱常常分享他喜歡的歌給我,我們聽歌的風格很像,就連他樂團出的demo的主打歌都被我聽出哪一首。

那時因為壓力的關係,我又再次打破我的原則,他笑著說原則就是用來被打破的,當我離開了那個狀態後我對這段關係感到後悔,原則始終都應該是原則,過了懞懂時期也不是不明白自己要什麼,只是有的時候還是會不小心迷惘。

當時的他就像是我的浮木,我時不時會丟出求救的訊號,逃避著問題沈溺在性裡。我們在頂樓做愛,我扶著圍牆他從後進入吹著徐徐的風,又或是他靠著牆因著我的吞吐而不斷呻吟。
某種程度上的相似相吸,J的憂鬱症很嚴重,那時的相處情況是兩個受傷的人互相舔舐彼此的傷口,因為身為同一種人知道痛在哪有多痛。

經過F以後我後來的對象都和我有某程度的相同,我選擇同類,有相似之處才得以有共鳴有交集。
又或是其實我只是想填補心裡的缺,我想找到那些F身上有的特質,就算只有一小部分我都甘之如飴,如同嗜糖的蟻一點蜜就為之瘋狂。
其實我明白缺了的那一塊終究是無法填補,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想起瑞秋曾說我也喜好病態的人事物,有缺陷的不完整的靈魂大大地吸引我,越破碎越好。

我還想念你

「只是想起了,再無人聆聽,不如歸去。」-蘇打綠

傾聽的人不在了,便不願開口再說了。
我也以為三年多了該走出來了,應該要痊癒了吧?
沒想到還是一如往常的脆弱,想起最後一天你留下的溫柔,
還是哭得不能自己。

從你離開的那一天我就再也沒去過你家,我以為我會忘記騎去你家的路,
可我記得一清二楚,怎麼走在哪裡,就像昨天才來過一樣。

我還是很想你。
低落的時候想起你曾說的話,
生病的時候想起你堅持不讓我一個人看醫生,
倔將的時候想起你總拆穿我的堅強,
委屈的時候想起你為我打抱不平的樣子,
吃飯的時候想起你總吃下我吃不完的,
搖擺的時候想起你視而不見的包容。

不需用力地記得一切,
因為一切早已成為身體的一部分。
沒有你的日子度日如年,相處的日子快樂的太短。

你離去一千三百一十八個日子,我還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