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Season 6

代價

本週的BGM是藍心湄的〈狂奔〉。

因為有人在黑我問了關於身分、出櫃方面的問題,讓我聯想到「代價」。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沒有任何掩飾遮蓋謊言,以SMer身分出現在親戚朋友同學同事面前,需要付出多少代價?這個代價值得我們前仆後繼,鼓勵著每一個SMer麼?

也許現在的我還在付出著代價,也許代價是要付出一輩子的也說不定。

可是我相信就跟同志運動一樣,就是要有一群勇敢的人,不計代價地現身,在世人面前,讓大家知道我們有兩顆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和每個人一樣,我們會哭會笑!

於是我又想起了卡魯在同志遊行終點站上的演說:珍珠奶茶沒有了珍珠就只是普通的奶茶而已。

我們想要成為帶著咬勁的奶茶,可以麼?

為了這個,我們一直在準備著「代價」。

退潮還不夠遠

這是的BGM是盧凱彤的〈還不夠遠〉,請先按下播放再繼續閱讀。

我最近感覺SM就像退潮般,退得好快好快,空了一大片一望無際的沙灘。心好像空了空空洞洞地,再也填不滿似的。其實我有想過乾脆就停掉《星期四的Petit》,但總覺得應該要有一個華麗圓滿的完結篇,但好像還不到完結篇般,就跟站在一望無際看不到退潮的海浪的沙灘一樣。

我最近還是很努力地在把自己的孤單寂寞實體化在玩Pokémon Go,佔道館、追著老班打頭目戰等等。我七月份已經沒有在臉書發文,就不知道要寫什麼,畢竟寫什麼都似乎要不到我想要的。啊忽然想起四爺說我永遠都不會滿足這件事情。大四一塊住的學弟發現了我的訊息停在六月底,特地打電話給我,問我最近好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那刻我的內心感覺溫暖,覺得還是有人會注意到我的。我的遺囑裏一定會要求我的家人不要在網路上公佈任何訊息,網路的一切就停留在某一個時刻。你怎麼能覺得我會永遠在網路上呢?反正你也不在意我是生是死。

SM就像退潮般,退得遠遠地,我似乎再也沒有任何感覺,也追不回一切似的。看任何的照片都沒有什麼感覺。倒是某友傳了犬調的影片,勾起我一絲絲曾經。但感覺去得很快!

退潮退得很遠。我幾乎沒有感覺了。

変態久了很多事情都不太変態

這篇的標題應該也可以叫KINKY first 変態小劇場 K4,不過正是因為感覺到「変態久了很多事情都不太変態」或者久了很多,一般香草人覺得怪怪的,我都不覺得怪怪的。

我想來寫一小段ABDL(Adult Baby and Diaper Lover)的玩法。在這一小段中,會很明顯的讓人感受到我說過的ABDL与BDSM只是兩個有交集的圈圈,無法完全涵括對方。

daddy/babayboy是一個迷人的模式。這個週末babyboy(我曾建議可翻作底迪,以下使用底迪),底迪要去爹地家過的24/7的嬰幼兒週末。當底迪到了爹地家時,爹地將底迪從大人的衣褲中解脫,把底迪剝光,底迪的身體就跟嬰兒般光滑,當然就不會有任何的體毛。爹地為底迪包上尿布,從這一刻開始,底迪就要盡情地使用尿布尿尿跟便便囉。廁所浴室是大人使用的,底迪是不能使用的。底迪只要用尿布就可以了,爹地會開開心心地幫底迪換上乾淨的尿布。

好了~哈我光是寫這一段,我真的就不覺得BDSM可以不要臉地說ABDL完全包括在裏頭。爹地跟媽咪的角色實在好辛苦。(全文完)

變態生態觀察報告-米國嘉義市(上)

大家好,
歡迎回來週二的「變態生態觀察報告」。

本集,將帶由阿辛帶大家看一下米國的BDSM生態。

阿辛藉著去念書的機會,
(主持人推一下粗框眼鏡)
稍微地插入了當地的那個社會,
用阿辛的親身體驗、親眼觀察到的經驗,
帶給大家本次的特輯,
敬請期待。

(主持人對鏡頭誠懇放電)

(片頭曲)

繼續閱讀

#幻想 指令 03

#幻想

脫去全身衣物拿著:

跳蛋 (膠帶剪刀先帶著,電池換新的),
四個夾子,
陽具,
眼罩,
丁字褲,

椅子搬到全身鏡面前。

把陽具吸在椅子的正中間

從現在開始,
全程眼睛要看著鏡子,
看著鏡中的你。

站在椅子前面,

把跳蛋黏在陰蒂上,線控黏在腰間。震動為小

把自己的乳頭弄挺立起來,雙乳各上一個乳夾

舌頭伸出來,上兩個夾子,一樣口水要滴下來

 

現在好好看著鏡子品味鏡中的自己扭動身體

是著用摸摸自己的雙乳挑逗夾子,想要讓自己高潮不准摸下體

品味的差不多,無法讓自己高潮的話就進到下一步。

將自己的濕透的下體坐向陽具,雙腳打開呈現M字腿,能夠讓自己完整的在鏡中看到自己的下體。

抬頭看著鏡中的自己,但一樣不准高潮

拔下舌頭上夾子,將丁字褲全部塞入嘴中,用膠帶把自己嘴巴貼起來。

跳蛋震度調到中等,你覺得舒服的震度。

接下來手機設定20分鐘,開始計時。

靠著椅背,戴上眼罩,雙手放椅背 (可以想辦法用皮帶之類的拘束)

慢慢享受這20分鐘,想像此刻在鏡子前面你淫蕩的樣子。

20分鐘的高潮是無限次,只准一直高潮,不准停下,跳蛋不能關掉

陽具從頭到尾不能拔出來,只能用身體扭動。

20分鐘到了之後,再看看鏡子中的自己,雙手拿到前面來,拆下乳夾,跳蛋開到最大,

扭動身體,迎接最大的高潮。

高潮完後,好好看著鏡中愛撫著自己………….

品味鏡中的自己,自己掌握時間後續收拾。

魯味沉重

現實難熬,只好沉溺虛擬遊戲之中。可是虛擬又怎麼會讓人好過呢?Pokémon GO追著老班跑了幾趟,兩隻老班在團體戰後用盡白球仍然抓不到。今晚在看完Youtuber的影片後,再度遇上老班。抓準時機逮到了它,然後又嫌棄抓到的IV不夠高,那刻我忽然覺得自己貪心,永遠都不夠。

今年金曲獎,張雨生獲頒特別貢獻獎。Youtube多了好多支講他的影片。〈大海〉又重回播放歌單內。抽著菸的時候,想起了《where’s love?》第一部的最後,祥佑回憶裏的士灴赤身裸體奔向大海的畫面,我一直把這首歌當成那段的背景音樂。我還記得寫《好男?》收尾,當時剛入伍的男友寫回來的信,特別交代不能把士灴寫死,要有幸福圓滿大結局。可是現實是很殘酷的啊,給了好男好的結局,那where’s love?呢?

我記得寫《where’s love?》時,正是黑書第五部開始連載,一些人都說士灴跟dt根本是同一個演員吧!想想這兩個角色也許是相同的運命,或許有期待幸福圓滿大結局的另一半才是阻止小說悲劇的良藥。

魯味沉重,現實難熬,出門尋覓晚餐,都想開自己玩笑,乾脆去公園挖,吃土好了。

本週不能停

昨日Pokémon Go結束了延長一日的冰火九重天活動,終於可以不用追著乘龍跑了。不過我倒是在過程中同日摔車兩次,把手肘膝蓋都弄受傷,把一個人的孤單寂寞實體化在自己身上。流血吧炫耀它像簽名一樣(/singing)

原本這週是有打算乾脆不要寫,暫停一次好了。不過想到《BDSM a Week》停一次就停了。就覺得不管如何都要像畫上時間刻痕一樣,紀錄些什麼。

在黑我開站數週後,我發現幾件事。

1. 還是有些人分不清楚S跟M分別指什麼,把身分弄混。

2. SM圈的人際網絡並不如我想像……找不到介紹人,這件事情持續地發生。有點傷腦筋,玩SM也要經營一下圈內人際關係咩,好麼~

3. 舊有習慣及介面的不適應。畢竟論壇是老系統,比不上APP啊啊啊啊啊⋯⋯

…………

……

以上是本週不能停。如果是高潮不會停就好了!

咕溜去殼<卷一>

夏雨落在土地上,沒有要停的意思。
庭院裡的蟲群不受雨滴干擾,羽翼潮濕來不及交配的大水蟻就成了群眾的多汁生食。
喀喀喀。
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
距離雨季結束還有些日子。

「不是說好戌時,怎麼還沒來?」
身著淺綠狩衣的式神沒聲息地接近,彎腰靠近了辛的耳側,就退下。
辛凝視空的杯緣上不規則泡沫,嘆了口氣。

繼續閱讀

穴吊

 

陰暗的潮濕的穴,鮮血循著髮縫、沿著久未曾清潔的髮,就這樣一滴一滴的流下。

被綑縛的身體,就像正被料理中的生鮮食物,香料被塞進腹內,外頭還裹著有益身心的草藥。

而你緩慢等待,在可能會死又可能不會死那漫長、呈刺草狀的時間之中,聲線由抽高而亦步趨緩。

所有人都在聆聽你流失的生命,你們共同流失的時間,則成為一章無法回溯的交響樂曲,激昂、堅毅、尖叫、死亡。

在耳後劃開的口子緩慢淌著嫩血,沿著髮縫,成一道小河。土地上沈默的紅色溪水,除了是你的、也是妳的、也是祢的。

 

(ps. 電影「沈默」中,一幕穴吊之刑的有感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