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Season 6

違憲確定

昨日(24)大法官釋憲未允許同性婚姻違憲。同性恋可以結婚了,最遲最遲就是兩年之內了。

可是要結婚也要有個對象,至少有一個交往對象,有對於未來有共同的期待,重點是對方也願意(与你)走進婚姻。

渴愛兔与自私兔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

在青島東路的現場,聽著轉播,知道大法官宣布違憲,是感動的,但那感動消失得太快了……我忍不住想起格蕾醫生裏的那句經典台詞「Pick me, Choose me, Love me.」。我知道恋愛的世界上有幸福的存在,只是不屬於我的,我知道SM的世界有忠誠的存在,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我對於這個世界還是絕望的,只是有那麼點不甘心。就像我不管我怎麼對這個世界說話,期待回應,不過這個世界似乎覺得無聲無息才是我應該得到的……好不甘心啊!

我再度拿起沾水筆,像十五歲到二十二歲、高中到大學時候的自己,努力地畫圖上著墨線,讓絕望的自己拿回一些些埋藏在過去的力量,即使於事無補,至少我知道在進入生命最終章前,我有努力過了,對於漫畫,對於小說,對於愛情,對於SM,對於那些我在乎的我曾在乎的,我未來即將在乎的。

最近在趕著「黑的我們」論壇開張,然後自從這兩三個月籌備開始,我老想起2015年底的皮繩的爭執,然後覺得皮繩已經錯過了關鍵轉型的時刻,最終只會走向頹敗。同運二十幾年過去,終於迎來大法官釋憲,也即將得到同性婚姻的合法化。那SM運動晚了人家十幾年,我們會在2024看到一個怎樣的SM世界呢?那時候台湾的SM圈又會变成怎樣發展成什麼面貌呢?

#幻想 指令 02

#幻想 #指令

出門指定穿著 : 

只准穿著外套(可長版),內褲高跟鞋

帶著木夾跳蛋陽具

出門前,

去廁所兩乳夾上乳夾,跳蛋固定在陰蒂上,穿上內褲,打開電源,將跳蛋的控制器黏在腰間。

出了樓頂門之後,

跳蛋開到中等,伸出舌頭,拿兩個夾子夾住舌頭,雙手交叉在身後。

慢慢走屋頂一圈全程舌頭必須伸出來,口水就這樣滴下,然後走到遊戲定點。

到了定點後,

把舌頭的木夾拿下,收好。

把陽具吸在牆壁或是地板上,高度為你蹲著或是趴著可以舔到的高度。

把外套的扣子全部打開像電視上常見的變態一樣。

設定2個鬧鐘, 7分鐘 , 10分鐘,戴上眼罩


第一次鈴響前 (七分鐘)

此時跳蛋依然是振動的,但是還不准摸下體

跪著或是趴著,雙手放背後仔細舔著等等要進去身體的陽具

直到鈴響

第二次鈴響前 (十分鐘)  不准高潮

舔到鈴響後,

脫下內褲,把整個沾滿淫水的內褲塞入嘴巴。

雙手扶著,自己慢慢的坐入陽具

必須一次到底部。

到底部後,停一下享受一下後開始自己扭動


空閒的手一樣刺激乳頭的夾子。

直到鈴響前,不准高潮。

第二次鈴響後  (內褲依然是塞在嘴巴裡的)

跳蛋開大到自己舒服的程度

加速抽差,

高潮的瞬間將夾子取下

繼續刺激直到第二次高潮

允許高潮三次。

結束後,蒙著眼坐著陽具不要離開,關掉跳蛋,休息一下。

休息完後,將濕透的內褲穿上,回家。

回家必須用走樓梯的方式下樓 (如果差太多層,至少走五層樓)

此次結束,必須禁慾 14 日

 

孤島十一日錄

若說人人都是一座孤島,無論在何方都孤獨如往。但人與他者的連結是必然的,他者可包含人、包含各種生物、包含自然。

 

是的,我離開台中15日了,今天則是進駐花蓮的第11日,再三天即滿兩周。

 

兩周是個多麼尷尬的日子呀,以昔日上班族的生態來說,在台灣要連請兩周的假是天方夜譚,需要連請十個工作天,回來妳的座位上可能已經坐了(可取代妳的)新同事,本公司可以兩個禮拜不需要妳,也可以永遠不再需要妳;但就打工度假、體驗另一地的生活這樣的選擇來說,簡直短的可以,兩個禮拜能體驗什麼?能去哪裡?能認識多少人?能走過多少沒去過的地方?

 

在這裡,我每一日都過得很連結又很斷裂。時間不再呈線性或者塊狀,時間是一團光,身體會依著光行事,每天六點一大早就一定會被陽光射醒,再晚睡都是這樣,逐漸地,就會回歸使身體舒適的方式作息;而日落時間也比我所認知的定型化時間更晚,下午變得更長、更軟。

 

我的出走不是意外或者偶然,雖然整個促成這趟旅行的各個環節,看起來都非常臨時,但其實是我累積許久而爆炸的壓抑情感,我真的,已經忍耐很久、很久了。這兩年間,工作日益高昇,我在工作中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但又一直覺得,這也許不是我想要的。

 

這也許不是我想要的,待在製造業開發新產品,為了開發而不停開發的一個又一個新產品,失去設計的意義;這不是我想要的,一輩子關在都市裡,身體與知覺斷裂的活著,食不知味,聽不知音。

 

在都市裡,即使意識到環境汙染問題嚴重(感恩主人讚嘆主人的家規,鞭策我這廢奴實行環保)盡可能讓自己學習要環保,友善地球,但偶爾還是忍不住會使用到了塑膠袋、外帶盒,製造很多垃圾。而我看不到地球被汙染的樣子,因為我活在光鮮亮麗、充滿便利商店、垃圾被堆到角落的城市裡。於是我對汙染,幾無真實知覺。

 

「外帶吧!」老闆熟練的裝起了一個又一個的紙盒。

「不裝塑膠袋妳的袋子會髒掉喔!」老闆一邊跟我說著,手一邊熟練的往塑膠袋的方向伸過去。

 

有時會成功阻止,有時來不及。

 

然而,當我真正站在石梯坪地沉積岩上,我跋山涉水來到的這裡,整個岸沿的沉積岩中一個又一個的凹洞裡,除了漲潮滯留的海水以外,也有用過的塑膠袋、喝完的咖啡罐、吃完的便當盒雜促的浸泡在凹穴裡;海那邊捲來的,除了海浪,也有破碎的帆布袋、黑漆的油漬、髒兮兮的寶特瓶,海彎內一沉一捲。當我去翡翠谷溯溪,石縫中有家樂福裝雞腿的塑膠袋跟標籤紙、一條鞋帶、塑膠製品零件。無所不在、無所不在。

 

一層、一疊、一層、一疊。

就跟我的忍耐一樣,一層、一疊、又一層、再一疊。

 

這時只要遮起雙眼,默念我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反正人只要假裝自己看不見、聽不到,就好像這些污染都不存在一樣。許多遊客都是這樣,一個垃圾一個垃圾的隨手丟棄,一腳一腳就這樣跨過去。

 

可是,可是我再也沒辦法看不見了。就像我再也沒辦法看不見,自己的身體對自然的渴望,對生的渴望,對溪水的渴望,對海的渴望,對山的渴望。

 

所以我才在這裡的,我要去體驗到的不只是山是水是溪,我要去體驗的是依循自己身體過活的渴望,我要去體驗的是對習以為常的價值觀的挑戰。體驗孤獨,體驗連結。體驗…

我沒有感覺⋯⋯

我沒有感覺,上一次意識到這件事情,是在交友軟體上面,有人因為我的#BDSM敲了我,在詢問完角色後,就自顧自地進入了「以為我要調教他」的狀態。我沒有感覺。我把#BDSM放在交友檔案裏,我只是把我的生活標註出來,那個最卑微的念頭是如果真的遇到未來的伴,我希望無論他是不是SMer,至少他是知道我的。放在交友檔案裏頭,不是我想要找人玩SM……

我沒有感覺,我想我大概斷掉了,我想我壞掉了。

我沒有感覺。那些令人興奮刺激的圖、文、經驗、實踐,都在我身邊的人們身上發生,我為他們感到高興,只是我沒有感覺自己的興奮。

我沒有感覺,興奮是什麼?是對未來的期待麼?其實我對未來很絕望,只是絕望的話就不說了。

我沒有感覺……

#閒聊 實踐時,有人照著經典劇本演嗎?

#閒聊

前幾天一位圈外有人突發起想問了一句..

友:「你們Smer 會 有類似大家公認的經典劇本,去扮演裡面的角色,照著劇情走,再加上自己的詮釋這樣玩嗎?」

我: 『舉個例子?』

友:「例如像是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是經典劇本,實踐羅密歐與茱麗葉這樣的角色。」

我:『 umm..  你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不過我想Smer有一類是屬於日常型的人。』

友:「日常型的意思是?」

我:『 例如睡前想被打個屁股,某天去看電影的時候,突然間想塞個跳蛋之類的… 』
我:『也就是慾望本身像是一般人自慰一樣,不會想那麼複雜那麼多,而是直接滿足慾望本身。』

友:「 喔喔 ~~~ 」

我:『 不過,也有人是喜歡精心策劃劇情,像是DID綁架類就比較符合你說的那樣,先說好一套劇情,然後大家執行,但還沒有發展到那麼精緻,有劇本,有經典角色這樣….. 』

我:『  要說經典劇本,讓我想到一場表演,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是前幾年一位日本繩師(沒記錯的話是 “音繩” ?)來台灣表演,用《霸王別姬》劇本改編成的繩縛表演!  台下哭得唏哩花啦的 …..』

我:『 不過如果 “演經典劇本” 這個概念在 Smer社群中萌芽,應該會滿有趣。』

我:『 尤其是 關係緊密 + D/S 型 (幾乎 24/7) 的Smer,整個人都先抽離自我,再置入一個角色 ,兩人相處都是在扮演角色,如果可以貫徹執行的話….. 一定很精彩……..』

 

現在想一想,這種整個「完全」的「角色扮演」真的是滿哈扣的……..

一個人的生活

好久沒有寫Sink,一打字就覺得很生疏,懷念起去年沒有工作的日子,有很多閒暇時光,可以透過Sink和自己相處。嗨各位讀者,我還活著,與紅子的主奴/伴侶關係也持續進行著。

從四月開始,因為工作的關係搬到台中,與紅子正式同居。所謂的同居,就是每天膩在一起的生活,這段期間,紅子把工作辭掉,為出國留學考試做準備,可能是因為太認真唸書,所以到後面就崩壞了,買了一大堆線材,開始織起各式小物,例如帽子啦、杯墊啦、鞋子啦等等的,可以說一整天都花在這上面。

有時候紅子織累了,就會開始黏我,也不管我可能正在看書,或是寫東西,一直在我旁邊要我關心她,被我碎念兩句,就躲在角落暗自哭泣,有時候於心不忍,就會跑過去秀秀她,但多數的時候,是走過去踢她兩腳(這是愛的表現)。

繼續閱讀

pussyboy

本週是第二回的KINKYfirst变態小劇場(我還沒決定好到底要叫這系列什麼名字)。似乎愈來愈多人捨BDSM而拿KINKY這個字來用。對我來說,BDSM是固體,KINKY是液體或氣體。那些主人奴隸控制狂被控制虐待被虐待,好像用了KINKY,身分就開始流動,所以KINKY現在在我內心的競技場上領先持點。

pussyboy是個迷人的詞彙,自從我發現了伊。漢字翻譯上,目前沒有固定要怎麼翻。如果是我來翻,我大概會考慮騷屄、騷B或騷逼。屄,就是pussyB,男孩或男朋友縮寫。逼,被消音禁止。男同性恋在講我B/逼時,我都會想成我屄、有B可幹。

Xtube類的影片社群網站,輸入關鍵字搜尋是一場華麗的色情冒險。大概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找到了幾個玩騷B的Xtuber。(心)原本想先引用一支Xtuber的影片,但我寫本週專欄時發現伊把那支下架了。影片裏伊將女用保險套伴隨著下流髒話塞進騷B屁眼裏,然後再幹幹。那支影片讓我對於「女用保險套」充滿了興趣,好想要買來玩喔~不過被我詢問哪裏買的朋友說女用保險套並不好用,難怪沒有流行起來。(茶)

沒有這支沒關係,先讓我們來看一篇文章〈Tips for training a pussyboy〉,把該網頁的動態圖放在下面。這張圖我每次看都覺得好色情。浮水印上的帳號似乎被湯給取消帳號了。湯tumblr現在也在掃色情,所以要狡兔N窟喔~親愛的提醒你。

希望你的英文閱讀沒有障礙……哈哈因為我懶,我就不逐字翻譯了。讓我使用超譯,簡單來說就是讓騷B忘記伊有屌,不管是讓伊戴上CBHT或穿上後空內褲(欠幹免脫褲)之類的,做愛幹幹的時候不要去刺激伊的前面,稱讚伊的屁眼有好有多好吃有多緊之類的,讓伊的感官全部來自後面,不管是吸舔吮吹,讓伊春讓伊求你幹伊,盡量講骯髒齷齪下流色情的髒話,擊潰伊的內心,讓伊只想被幹專心當〇号,一号吃力的都給你擔。

接下來要使用前述下架女用保險套的那位Xtuber最新的影片。因為我不懂伊的語言語系,所以完全無法得知伊本人平常是否有性/別政治正確這事,所以進行KINKY,完全是以一種看劇本看戲的心態去看的。

Xtube目前崁入部落格有問題,所以請自連,暫時用圖表崁入(這太不KINKY了)待解決影片崁入問題。

 

 

啊啊啊啊啊我好想要一件白色蕾絲內褲喔~(心)這種乍看之下不分男女的身體最讚了,難怪我喜歡男人的身體着女性內褲這樣的KINKY了。

KINKY KINKY KINKY 三種口味~ /singing

最後結束時再把一号(你)鎖上ht,就太完美了。

「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謝謝招待)」

延伸閱讀|KINKY first变態小劇場 K1 – 〇〇

「關係一定有風險,長期調教有失有得,認主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建立關係前,會有一段時間雙方聊得很勤。

奴可能是在精/卵衝腦的興奮狀態,不過我多半是有目的性的蒐集各種資料,想要知道到底能不能長期相處。我問、奴答,這時候的奴很誠實,會一股腦地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

我運用這些知識來調教奴的時候,奴會覺得「主人好神!能夠透視我在想什麼!」其實我只是有做功課。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