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期四的Petit

違憲確定

昨日(24)大法官釋憲未允許同性婚姻違憲。同性恋可以結婚了,最遲最遲就是兩年之內了。

可是要結婚也要有個對象,至少有一個交往對象,有對於未來有共同的期待,重點是對方也願意(与你)走進婚姻。

渴愛兔与自私兔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

在青島東路的現場,聽著轉播,知道大法官宣布違憲,是感動的,但那感動消失得太快了……我忍不住想起格蕾醫生裏的那句經典台詞「Pick me, Choose me, Love me.」。我知道恋愛的世界上有幸福的存在,只是不屬於我的,我知道SM的世界有忠誠的存在,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我對於這個世界還是絕望的,只是有那麼點不甘心。就像我不管我怎麼對這個世界說話,期待回應,不過這個世界似乎覺得無聲無息才是我應該得到的……好不甘心啊!

我再度拿起沾水筆,像十五歲到二十二歲、高中到大學時候的自己,努力地畫圖上著墨線,讓絕望的自己拿回一些些埋藏在過去的力量,即使於事無補,至少我知道在進入生命最終章前,我有努力過了,對於漫畫,對於小說,對於愛情,對於SM,對於那些我在乎的我曾在乎的,我未來即將在乎的。

最近在趕著「黑的我們」論壇開張,然後自從這兩三個月籌備開始,我老想起2015年底的皮繩的爭執,然後覺得皮繩已經錯過了關鍵轉型的時刻,最終只會走向頹敗。同運二十幾年過去,終於迎來大法官釋憲,也即將得到同性婚姻的合法化。那SM運動晚了人家十幾年,我們會在2024看到一個怎樣的SM世界呢?那時候台湾的SM圈又會变成怎樣發展成什麼面貌呢?

我沒有感覺⋯⋯

我沒有感覺,上一次意識到這件事情,是在交友軟體上面,有人因為我的#BDSM敲了我,在詢問完角色後,就自顧自地進入了「以為我要調教他」的狀態。我沒有感覺。我把#BDSM放在交友檔案裏,我只是把我的生活標註出來,那個最卑微的念頭是如果真的遇到未來的伴,我希望無論他是不是SMer,至少他是知道我的。放在交友檔案裏頭,不是我想要找人玩SM……

我沒有感覺,我想我大概斷掉了,我想我壞掉了。

我沒有感覺。那些令人興奮刺激的圖、文、經驗、實踐,都在我身邊的人們身上發生,我為他們感到高興,只是我沒有感覺自己的興奮。

我沒有感覺,興奮是什麼?是對未來的期待麼?其實我對未來很絕望,只是絕望的話就不說了。

我沒有感覺……

pussyboy

本週是第二回的KINKYfirst变態小劇場(我還沒決定好到底要叫這系列什麼名字)。似乎愈來愈多人捨BDSM而拿KINKY這個字來用。對我來說,BDSM是固體,KINKY是液體或氣體。那些主人奴隸控制狂被控制虐待被虐待,好像用了KINKY,身分就開始流動,所以KINKY現在在我內心的競技場上領先持點。

pussyboy是個迷人的詞彙,自從我發現了伊。漢字翻譯上,目前沒有固定要怎麼翻。如果是我來翻,我大概會考慮騷屄、騷B或騷逼。屄,就是pussyB,男孩或男朋友縮寫。逼,被消音禁止。男同性恋在講我B/逼時,我都會想成我屄、有B可幹。

Xtube類的影片社群網站,輸入關鍵字搜尋是一場華麗的色情冒險。大概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找到了幾個玩騷B的Xtuber。(心)原本想先引用一支Xtuber的影片,但我寫本週專欄時發現伊把那支下架了。影片裏伊將女用保險套伴隨著下流髒話塞進騷B屁眼裏,然後再幹幹。那支影片讓我對於「女用保險套」充滿了興趣,好想要買來玩喔~不過被我詢問哪裏買的朋友說女用保險套並不好用,難怪沒有流行起來。(茶)

沒有這支沒關係,先讓我們來看一篇文章〈Tips for training a pussyboy〉,把該網頁的動態圖放在下面。這張圖我每次看都覺得好色情。浮水印上的帳號似乎被湯給取消帳號了。湯tumblr現在也在掃色情,所以要狡兔N窟喔~親愛的提醒你。

希望你的英文閱讀沒有障礙……哈哈因為我懶,我就不逐字翻譯了。讓我使用超譯,簡單來說就是讓騷B忘記伊有屌,不管是讓伊戴上CBHT或穿上後空內褲(欠幹免脫褲)之類的,做愛幹幹的時候不要去刺激伊的前面,稱讚伊的屁眼有好有多好吃有多緊之類的,讓伊的感官全部來自後面,不管是吸舔吮吹,讓伊春讓伊求你幹伊,盡量講骯髒齷齪下流色情的髒話,擊潰伊的內心,讓伊只想被幹專心當〇号,一号吃力的都給你擔。

接下來要使用前述下架女用保險套的那位Xtuber最新的影片。因為我不懂伊的語言語系,所以完全無法得知伊本人平常是否有性/別政治正確這事,所以進行KINKY,完全是以一種看劇本看戲的心態去看的。

Xtube目前崁入部落格有問題,所以請自連,暫時用圖表崁入(這太不KINKY了)待解決影片崁入問題。

 

 

啊啊啊啊啊我好想要一件白色蕾絲內褲喔~(心)這種乍看之下不分男女的身體最讚了,難怪我喜歡男人的身體着女性內褲這樣的KINKY了。

KINKY KINKY KINKY 三種口味~ /singing

最後結束時再把一号(你)鎖上ht,就太完美了。

「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謝謝招待)」

延伸閱讀|KINKY first变態小劇場 K1 – 〇〇

鐵・主

原本是上週預定要寫的題目,因為想寫一回变態小劇場,所以挪到這週。然後就跟辛本週的〈應該要往下一個階段發展了〉好像撞了……不過我還是把〈鐵‧主〉完成好了,這樣才不會一直拖欠下去。(任性)

鐵主,是我從鐵T那兒借來改的詞。不給碰的T叫鐵T,這詞可以搜尋一下會出現很多的文章。不給碰的主人,總是要表現陽剛,完全不脆弱拒絕表現脆弱的,我叫他鐵主。當然這詞真的不是稱讚。大家都知道太硬的東西,裂掉時候的聲音總是清脆響亮,像骨折的硬屌。

某個身分是主人的朋友,在跟我酒過數巡後,對我說主人乘載了奴隸的各種情緒,那主人的情緒呢又該找誰呢?我記得一個LINE群內,部分的人回答這個問題主人的情緒等等當然由奴隸乘載啊。不過有人似乎無法接受自己在奴隸面前表現脆弱。

在另外一半指主人或奴隸面前,排泄(主要指大便)是個訓練自己不要總是陽剛不可脆弱的方式。如果你感覺羞恥,表示你還沒有拋棄羞恥心,這裏泛指主人奴隸各種屬性的SMer。

你覺得主人屬性的人要不要拋棄羞恥心?我的答案是要。因為斷裂的時候會很可怕!真的!看過一些鐵主斷裂時的那副模樣,我們還是柔軟一點吧!如果有眼淚,可以盡情哭泣的,沒什麼的。

可以陽剛可以陰柔具有彈性延展性,才是最厲害的。

〇〇

天〇〇地〇〇,男人如果沒有陰莖還會做愛麼?男人那根如果一直都是軟軟的,這樣的男人還會做愛還會取悅對方麼?

之前從StevenRyu的臉書訊息上看到現在流行起純一趴,單純溫馨聊天打槍趴。大抵上原因來自於整個社會對於Top的要求太多了或者是男人只要能硬就可以性福幸福。

很久以前曾有某個朋友說到「如果兩個一号撞號,沒有人要相忍為國,彼此還可以互打互吹;兩個〇号撞號就完全沒搞頭。」

等等,哪裏怪怪的,所以沒有硬硬的陰莖陽具老二,插進對方屁股裏就不會做愛了?!

可是我怎麼覺得兩個〇〇,有很淫蕩的畫面呢!互打互吹,還可以互菊,一旦彼此玩肛,就有一個新世界啊。想到就覺得好想約個〇号陪我實踐我腦袋裏這個淫蕩的劇本。

之前我一直喊著我的內心是個拉子,我現在連做愛都想走拉拉路線就對了。你知道的手指頭跟玩具永遠都不會軟,只要體力夠的話,可以一直玩一直玩,玩到對方不要不要的。

雖然姊妹磨鏡天打雷劈,二十代就聽過了,可是這個說詞實在太陽具沙文了,就是「沒有陰莖插入就不算做愛」的意思,可是人家拉拉有世界上做愛最爽的性別組合之稱。男人們不能輸啊,立刻來無陽具插入做愛〇〇約。男女無陰莖的也可以喔。之前四爺府酒趴上,我也曾提問為什麼男男一定要一〇?雖然一〇是滿爽的,可是腦袋好像就被宰制啦~我忘了席間誰回答了這個問題跟如何回答的前後文。

為什麼我到了這個年紀才想到這個劇本,雖然我也曾試過跟伴侶玩雙頭龍,不過角度好難喬。我自己覺得手指頭比較好用,而我是開始當主人以後才覺得我有雙靈巧的手。

總之來場〇〇,是我腦袋裏其中一個变態小劇場。

p.s我終於開始寫变態小劇場了~開心。

黑的情人与黑色情人節

每個人都應該要有一個黑色情人,黑的情人!

黑色是吸納所有慾望的顏色,黑色是BDSM的顏色,黑是所有KINKY(禁羈)的總和

伊為了討好你,知道你喜歡無毛的身體光溜溜的陰部。伊為了討好你,跟你共赴南天門翻雲覆雨,在上床前齧炮前,把自己的陰毛剃除甚至是脖子以下的毛髮全除,只為了討好你,只為了跟你上床時,讓你像是把自己的生命交付出去,像是沒有明日般的高潮。

伊無預警地翻了你的身體,讓你趴在床上,伊從你的背舔下直往雙臀之間,伊变成採菊的蜜蜂,你被舔了肛門,舔得像要融化真心般,好似沒有潤滑劑也可以插入。

伊戴上狗項圈,即便自己是個TOP,仍然為你在自己屁股裏插上狗尾巴,只為了討好你,在幹炮時,每個狂抽猛送都搖晃尾巴。

你被舔腳趾頭,你覺得你的生殖器官變成了兩肢腳,十根腳指頭。你根本不曉得自己會被幹到射出來,把整張床都弄濕。你不知道你的身體辦得到情色小說內的形容。

你赤裸地坐上伊的臉,讓你的性器与肛門就在伊臉上,毫無距離地在伊臉上,伊每個呼吸都因為你的性器与肛門。

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黑的情人,讓伊与你共赴這世界上最邪惡最高潮最歡愉最濕潤最狂熱最骯髒最汙穢最淫蕩最瘋狂最黑暗最最最最最……的地方。

那是黑的情人的任務与責任。

我們可能無法在214有一個情人,可能也無法像日本人314回送情人巧克力,但我們有能力決定414是我們的黑色情人節。

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兩個,甚至更多的黑的情人。

因為這是黑的我們應該擁有的幸福!

祝我們黑色情人節快樂!

通往幸福

腦內啡分泌時的聊天,談起了一二事变後,我對伊有興趣但伊對我沒有的幾個對象,他們都剛好不是SM圈的,也許是把牌蓋上的關係,也或許會讓我產生興趣的對象,從來都不是SM來着。我總對於那些非SM的產生興趣,無論是旅行音樂閱讀美食等等,好想認識對方、好想跟對方說些話,好想當對方的男朋友。在親愛的方案A与B之中,我已經有所選擇。

我感嘆的說SM圈沒有忠誠這件事,也許有忠誠,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其實我覺得上句可以變成Gay圈沒有真愛,也許有真愛,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那日在堂弟婚禮上,我的內心不斷地感嘆:也許異性恋才是通往幸福的捷徑。我猜我的異性恋SMer友人會跟我爭辯異性恋才不是通往幸福的捷徑。是簡單要得不多的才是捷徑(?!)。那我們這些要得多的,是不是因為太過聰明/小聰明,才讓自己落入今日的田地。當我這麼跟四爺小哈說時,他們一致地說異性恋只是比較容易受到眾人的祝福,比較容易得到幸福那可不一定。

我記得我在婚宴上先把自己弄醉,切換成社交模式,才能在給予別人祝福時,能夠稍稍忽略自己的渴愛。其實我很清楚不是婚姻平權過了,就會立刻幸福。單身的人如果仍渴望著愛情仍渴望有個家,婚姻平權並不是萬靈藥。我們仍得承認有些人就是不容易得到幸福,愈複雜的人愈不容易。

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要堅持著那些自己覺得的原則呢?No Face No Chat,沒有臉就不要交談了,因為我們打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彼此要的不同。不管是什麼原因讓對方在軟體上無法露臉,因為我要的幸福是能夠正大光明地牽手接受祝福可以有個家,所以我真的不相信在軟體上沒有臉的人,可以跟著我一塊去爭取這些我想要的。探索自己這麼久,終於摸清楚自己是誰,摸清楚自己是什麼形狀,原來自己只是性愛前後想要有BDSM戲的男朋友而已。那些該吞下去的孤單与寂寞,含著淚流著血都要努力吞下去的啊。

所以我在發廢文麼?也許喔~沒有留言沒有回應,只有點閱率的文章就跟廢文差不多。我這麼想時,其實S-ink大部分都是廢文吧,許多的讀者已經被臉書制約,似乎要回覆就只會在臉書上,忘記了臉書之外還有一個廣闊無邊無際的網路世界,大概是受虐狂吧,才會心甘情願地戴上臉書的項圈。讓我再說一次,臉書不留人,自有留人處!不要害怕離開臉書,沒有人應該被臉書困住。如果臉書禁了你的帳號,應該要勇敢的離開,呼朋引伴的離開,而不是再註冊一個帳號,更不是交付身分證等等行為。

在這個角落,努力向全世界全宇宙發出電波,渴望得到這世界這宇宙的點滴回應都是空的,空的讓人覺得寂靜可怕。可怕,但我告訴自己「不要害怕」!頂多就是了解你的人渴望認識你的人,生活在跟自己不同的時空中,總會有些意念會穿越時間空間來到對方面前!

我發了廢文吧,但費雯也是值得被愛的。

第N人生

週日与譚、金、寶(就容我不寫友人避免日後壓根子想不起來是誰)提起了一二事变後經常性地來往南部,坐長途公路巴士的回憶,後來實在難忍漫長的交通時間,便全部高鐵來回。無論是客運或者高鐵,我常聽著五月天《第二人生》專輯,末日版或者明日版。而我購買的是末日版,所以有日光的時刻,我總拿著歌詞聽著音樂,像一十代二十代一樣,把一字一句的歌詞刻進腦海。

唱歌的時候有人點了〈歪腰〉,我才恍然大悟我們在講某人愈來愈對SM項目接受開放的形容詞「壞掉」我記得有首歌一直唱著壞掉壞掉,原來是這首歪腰啊。

國中老師說有一個寡婦七世都是寡婦,因為她要學習堅強。我的信仰——大宇宙,會把你沒有做完沒有好好做的功課一直放到你面前,直到你認真面對做完為止。所以這輩子沒有做完做好的功課,會讓你下輩子繼續來做完喔。好可怕,可以讓我一直在渾沌的大宇宙狀態中不要再來當人了麼,不過我覺得我下輩子還是得來說那些還沒有說完的故事。

唱歌唱到〈第二人生〉中的那句「不要等到來生」,我總想要在歌的間奏或者結束時,補上自己的口白,「如果想當狗,不要等到來生,這輩子就可以當狗了!」我們此生,是靈魂在成為人以前和許多的黑天使共同設定,要完成一些課題。是的,SM讓我們擁有了很多的劇本,可以在此生擁有很多對於不同於自己身分的想像,你知道你自己是誰麼,你知道你會怎麼設定第二個人生第三個人生……第N個人生。我們戴上了玻璃假面,我們都可以是千面女郎。

我想當一位主人,有頭有臉不用遮掩戴面具的主人,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對於有興趣喜歡的類型,勇敢表達欲望,不需要躲藏在網路、螢幕後面。

你想當一條狗,想將自己的身心交付出去,在主人面前就像隻狗一樣,赤裸四肢著地,戴著項圈屁股有尾巴,行為舉止都跟狗一樣。

伊想當一名奴隸,受到慾望的驅使折磨,臣服在打從內心折服的主人面前,由主人帶領伊開發伊。是忠貞也是淫蕩。

伊想當一頭賤畜,卑微低下犯賤。賤到骨子裏,由內而外散發著騷味,從這個主人到那個主人,從這個擁有者到那個擁有者,像隻畜生般被轉手著,伊渴望畜化。

伊想當一個嬰兒,去除成人的象徵,回到如嬰幼兒般光滑的身體,包上尿布,尿尿便便都在裏頭解決,有疼愛伊的爹地,不乖的時候會被打屁股。

伊想當一位女皇,把一個又一個的男人納進自己的后宮,讓他們鎖上貞操帶,受盡慾念勃起之苦,除了女皇召喚侍寢,男寵們沒有機會卸下貞操帶。

伊想當一……

你想當……

我想……

複數且同時進行的人生共用你我伊現在只有的一副身體,怎能不健康快樂,愉悅地扮演好現實与每個幻想裏的人生

祝我們身心靈都健康快樂。

有一個地方

看著藥包上的年齡,我覺得被提醒了自己老了這件事情,大概是十位數要換數字了,所以感覺被「老」纏上了。總感覺自己的身心靈都老了。

面對「老」,最大的恐懼應該是來自於老無所居無善其終。世界這麼大,真的會有一個地方,會有我的容身之處麼?我這麼想著,夜深人靜自己躺在床上,面對著大宇宙,我時常這麼問著。當我的雄心壯志被消磨殆盡時,會有一個家可以回家麼?會覺得雄心壯志被消磨殆盡,當然就是身心靈的老了,我對於SM衝動与行動力大不如前,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奮力一搏,把餘生最後的力氣用完。

白色情人節那日,為了向未來前進,對GaySM圈還有所期待,開了一個BAND團,舉起「 #我們不要再被臉書困住了 」,隔日我的BAND帳號被官方禁用一日,理由是色情或不適合青少年、小孩的邀約。這件事情啟動了我的下一步,原本我沒有這麼快想進行下一步的。次日帳號開通沒多久,再度被官方禁用五日,雖然行動力大不如前,但我覺得我應該要做點什麼,我總要為自己申訴一下。讓我們弄清楚BAND官方的態度到底是什麼,是不是真的將BDSM視為色情。讓我們把話說清楚,如果要歧視就把歧視的話說出口,不要不說,不說就是偽君子,跟臉書一樣。有多少人已經養成被檢舉了先懷疑自己加過的朋友,讓我們彼此不信任,這樣的平台真的很不可取。不管有沒有用,都要去做些改變,社會才會進步啊!

看到辛本週暫停公告中的 #異色移民潮。說實話,難道我們就真的是網路的遊牧民族,從這麼平台移居到那個平台,被這個平台禁制到被那個平台懲罰。我們會老,社會進步得緩慢,世界依然沒有那麼美好。不該是這樣的,一定會有一個地方,讓我們的身心靈有個虛擬的出口,一定會有的,應該要有的,沒有,那我們就來建造一個,好不好?用盡餘生之力也要打造一個心靈老了有個依歸。孤苦無依,很悲傷的,我們都在網路打滾了這麼久,從暗黑堡壘到臉書、BAND,我不要再在酒吧喝醉哭著上計程車回家,覺得自己花費十年光陰在一個團體上,所有心甘情願付出的時間應該可以拿回什麼的,這個計畫要成功,非成功不可。

當我想起 #被臉書掰掰 的小緹、許多朋友不停地被臉書說「有人檢舉」需要提出身分證,還好臉書不是國家,我們不會因為有人檢舉而喪失生命,一切是有希望的。臉書無恥無知,我們不應該浪費時間在它身上,我們不要十年後再在酒吧哭著掉下眼淚說我們竟然在一個這樣的平台耗費青春。

會有一個地方,無論我的雄心壯志是否被消磨殆盡,身心靈是否老了,我們都能透過網路在每個夜晚,不用提心吊膽害怕被禁被懲罰帳號。會有一個地方,我們日日夜夜抬頭挺胸像個人像個SMer像個平凡人,向彼此問候日常。會有這麼一個地方,於是我們就能每年開心的歡慶黑色情人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