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期四的Petit

偏執(執念)

對於自己的偏執狂,我是知道它存在的,但也沒有覺得它的強大!一直到了最近Pokémon Go三神鳥的最後一隻「閃電鳥」登場,由於我是黃隊的,當然會希望本命鳥可以高IV,但系統一直不肯給我……連抓了幾日(早晨跟傍晚),身體已經変成了抓完一隻自動反應開雷達看下一隻在哪的移動。對,我的偏執狂徹底地發作,像是有精神疾病般地移動。後來系統終於願意給我高IV的閃電鳥捕抓,我即使GREAT連連,EX也因為定圈定得超小而不斷出現。但系統真的就是給抓就給抓不給抓就不給抓,肯讓我抓的都只有IV八十幾的,IV九十幾的都不願意乖乖進球。我甚至已經幫同行的寶友抓到IV九八的,我自己都還沒遇到。

到了週一,我終於終於將閃電鳥從IV8x慢慢逼近到93,有驚無險的將IV93的入手了!,但對於已經連續幫人抓到IV98的我來說,難道系統真的不願意給我IV95以上的了麼?

在以為就這樣了的週一夜晚,知道整個活動的变動,超夢登場四神鳥繼續趴趴走,WTF!身心靈的疲倦忽然湧上來,隔日早晨便放棄了一連幾日的衝出門捕抓,附近出現的火焰鳥急凍鳥洛奇亞,也隨便啦,你飛得得開心就好,我懶得出門了。

週二的下午,光華橋出現了閃電鳥。我最後還是出門了。至少要努力到最後,時間結束時,我知道我努力過了。對於任何人事物,我都是這樣,我真的是這樣!

當團體戰結束以後,被打倒的閃電鳥CP倒數唰唰唰,倒數出了我沒有碰過的數字「1902」,我知道它是IV100的閃電鳥。喔喔喔喔喔,它肯跟我回家麼?!啊,我在藍塔打團戰,球數比較少,但它是肯跟我走的,涕泣!(火焰鳥我也有遇到IV100的1870,但它不想跟我走,反正我不是紅隊的就沒差了)

我的偏執跟執念就是如此強大,大得讓我覺得可怕!

或許未來我的人生應該是要放下偏執,不要再如此要求自己,標準低低的沒有關係的。

夜空中最亮的星

本週的BGM是陳奕迅在Another Eason’s Life 太原站上唱的〈夜空中最亮的星〉。希望將來的演唱會Live專輯會收這首。這首在逃跑計劃原唱時,我就已經很愛了,沒想到陳奕迅也唱了。(〈達爾文〉也可以獨唱一下麼)

Pokémon Go神鳥活動終於迎來了三神鳥最後一隻閃電鳥「傘店~」開跑了幾天,我都只抓到低IV的,天啊!為什麼不給我高IV,我想要抓到啦!神奇寶貝的IV值是攻擊防禦體力与等級換算得來的。

那主人或奴隸的IV值要怎麼算呢?經驗、道具、人品等等等我亂提的。你覺得主人或奴隸的IV值要考慮哪些呢?

我們活到這個年紀,都是帶著成長的傷痕与記憶繼續前進下去。有時候我還真懷疑著自己能捕捉/相遇到怎樣的對象~夜空中最亮的星會指引我吧!會吧?!

一〇條對犬的條件

圖片為基基犬拍攝。這是我2015年《華麗色情冒險系列#6:主人犬奴与ABDL的角色扮演》講座上其中一張投影片。老實說我已經忘記這張了(爆)(逃)

我已經很久沒有想起徵狗的條件。

既然被提醒,那就來寫一下。不然我又想要寫Pokémon Go了(到底是有多愛這遊戲)。

1.單身:在我的觀念裏,主人必須要比男朋友的地位高。但一般來說,狗做不到。時間分配上,主人得到的時間並不是優先的,而是剩餘的。因此,我想要單身的狗,有男朋友的狗可以找願意接受這個條件的主人。

2. 24/7:調教是沒有結束的時候,狗的身心靈需要時時刻刻被控制。不是癢了、慾望來襲,主人才被需要。WTF。

3.體能體態:要當一條狗,體能很重要。在地上行動是很耗費體力的,不信可以試看看。

4.禁慾(cb/ht使用):我喜歡ht造型。我現在覺得養狗要從小(/幼犬)讓他戴ht,鎖好鎖滿。身體是主人的,鎖起來才能時時刻刻感受。有男朋友的狗這時候就很不方便吧。誰管你啊,要當狗又要有男友,不關我的事。要不然連男朋友也一塊鎖起來好了。

5.大屌:就視覺感官很爽,摸起來也是。鎖起來,大屌在小小殼裏呻吟,不覺得很愉快麼~

6.無毛:我是無毛控,所以無毛很重要。

2015年寫完這六點,我就沒繼續想下去。因為基基犬貼了照片,辛幫我補充了幾點。其中兩條,我撿來用,感謝辛。

7.擅長陪伴:養狗養寵物,對於一般來說人來說,就是陪伴啊,何況是人型犬。本來就該認真陪伴主人。所以有男友的,基本上就不太行,主人不是第二選擇,次等的。我經常喊著孤單寂寞,所以陪伴很重要。

8.有汽車可以載主人去抓神奇寶貝:這真的很讚~我很需要。(爆炸)

在寫這篇時,我想把「忠誠」加上去。但忠誠這兩個字,做到很難。什麼是忠誠?就是再怎樣,都想要跟在主人身邊,而不是主人是次等的。

也許未來我會想出第十條,那就再說吧~

 

 

 

訓練家們的修羅場

這週六開始洛奇亞跟急凍鳥紛紛在各地出現。極低的捕獲率真是令人搥胸頓足。原本以為限時的48小時被延長了72小時,接著火焰鳥跟閃電鳥的釋出日期公佈,這波神鳥活動,可能會結束在鳳王。哎呦!還要被折磨到八月中啊!

為什麼我要寫Pokémon Go呢?因為在BDSM融會貫通以後,處處都是BDSM落花水面皆色情啊!把ht像寶貝球般丟出,流星捕抓,奴隸雞雞被鎖起來,才能成功捕抓(最好是這樣啦)~要奴隸狗狗乖乖被鎖/Pokémon願意乖乖待在寶貝球內不會彈開,才是成功。

代價

本週的BGM是藍心湄的〈狂奔〉。

因為有人在黑我問了關於身分、出櫃方面的問題,讓我聯想到「代價」。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沒有任何掩飾遮蓋謊言,以SMer身分出現在親戚朋友同學同事面前,需要付出多少代價?這個代價值得我們前仆後繼,鼓勵著每一個SMer麼?

也許現在的我還在付出著代價,也許代價是要付出一輩子的也說不定。

可是我相信就跟同志運動一樣,就是要有一群勇敢的人,不計代價地現身,在世人面前,讓大家知道我們有兩顆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和每個人一樣,我們會哭會笑!

於是我又想起了卡魯在同志遊行終點站上的演說:珍珠奶茶沒有了珍珠就只是普通的奶茶而已。

我們想要成為帶著咬勁的奶茶,可以麼?

為了這個,我們一直在準備著「代價」。

退潮還不夠遠

這是的BGM是盧凱彤的〈還不夠遠〉,請先按下播放再繼續閱讀。

我最近感覺SM就像退潮般,退得好快好快,空了一大片一望無際的沙灘。心好像空了空空洞洞地,再也填不滿似的。其實我有想過乾脆就停掉《星期四的Petit》,但總覺得應該要有一個華麗圓滿的完結篇,但好像還不到完結篇般,就跟站在一望無際看不到退潮的海浪的沙灘一樣。

我最近還是很努力地在把自己的孤單寂寞實體化在玩Pokémon Go,佔道館、追著老班打頭目戰等等。我七月份已經沒有在臉書發文,就不知道要寫什麼,畢竟寫什麼都似乎要不到我想要的。啊忽然想起四爺說我永遠都不會滿足這件事情。大四一塊住的學弟發現了我的訊息停在六月底,特地打電話給我,問我最近好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那刻我的內心感覺溫暖,覺得還是有人會注意到我的。我的遺囑裏一定會要求我的家人不要在網路上公佈任何訊息,網路的一切就停留在某一個時刻。你怎麼能覺得我會永遠在網路上呢?反正你也不在意我是生是死。

SM就像退潮般,退得遠遠地,我似乎再也沒有任何感覺,也追不回一切似的。看任何的照片都沒有什麼感覺。倒是某友傳了犬調的影片,勾起我一絲絲曾經。但感覺去得很快!

退潮退得很遠。我幾乎沒有感覺了。

変態久了很多事情都不太変態

這篇的標題應該也可以叫KINKY first 変態小劇場 K4,不過正是因為感覺到「変態久了很多事情都不太変態」或者久了很多,一般香草人覺得怪怪的,我都不覺得怪怪的。

我想來寫一小段ABDL(Adult Baby and Diaper Lover)的玩法。在這一小段中,會很明顯的讓人感受到我說過的ABDL与BDSM只是兩個有交集的圈圈,無法完全涵括對方。

daddy/babayboy是一個迷人的模式。這個週末babyboy(我曾建議可翻作底迪,以下使用底迪),底迪要去爹地家過的24/7的嬰幼兒週末。當底迪到了爹地家時,爹地將底迪從大人的衣褲中解脫,把底迪剝光,底迪的身體就跟嬰兒般光滑,當然就不會有任何的體毛。爹地為底迪包上尿布,從這一刻開始,底迪就要盡情地使用尿布尿尿跟便便囉。廁所浴室是大人使用的,底迪是不能使用的。底迪只要用尿布就可以了,爹地會開開心心地幫底迪換上乾淨的尿布。

好了~哈我光是寫這一段,我真的就不覺得BDSM可以不要臉地說ABDL完全包括在裏頭。爹地跟媽咪的角色實在好辛苦。(全文完)

魯味沉重

現實難熬,只好沉溺虛擬遊戲之中。可是虛擬又怎麼會讓人好過呢?Pokémon GO追著老班跑了幾趟,兩隻老班在團體戰後用盡白球仍然抓不到。今晚在看完Youtuber的影片後,再度遇上老班。抓準時機逮到了它,然後又嫌棄抓到的IV不夠高,那刻我忽然覺得自己貪心,永遠都不夠。

今年金曲獎,張雨生獲頒特別貢獻獎。Youtube多了好多支講他的影片。〈大海〉又重回播放歌單內。抽著菸的時候,想起了《where’s love?》第一部的最後,祥佑回憶裏的士灴赤身裸體奔向大海的畫面,我一直把這首歌當成那段的背景音樂。我還記得寫《好男?》收尾,當時剛入伍的男友寫回來的信,特別交代不能把士灴寫死,要有幸福圓滿大結局。可是現實是很殘酷的啊,給了好男好的結局,那where’s love?呢?

我記得寫《where’s love?》時,正是黑書第五部開始連載,一些人都說士灴跟dt根本是同一個演員吧!想想這兩個角色也許是相同的運命,或許有期待幸福圓滿大結局的另一半才是阻止小說悲劇的良藥。

魯味沉重,現實難熬,出門尋覓晚餐,都想開自己玩笑,乾脆去公園挖,吃土好了。

本週不能停

昨日Pokémon Go結束了延長一日的冰火九重天活動,終於可以不用追著乘龍跑了。不過我倒是在過程中同日摔車兩次,把手肘膝蓋都弄受傷,把一個人的孤單寂寞實體化在自己身上。流血吧炫耀它像簽名一樣(/singing)

原本這週是有打算乾脆不要寫,暫停一次好了。不過想到《BDSM a Week》停一次就停了。就覺得不管如何都要像畫上時間刻痕一樣,紀錄些什麼。

在黑我開站數週後,我發現幾件事。

1. 還是有些人分不清楚S跟M分別指什麼,把身分弄混。

2. SM圈的人際網絡並不如我想像……找不到介紹人,這件事情持續地發生。有點傷腦筋,玩SM也要經營一下圈內人際關係咩,好麼~

3. 舊有習慣及介面的不適應。畢竟論壇是老系統,比不上APP啊啊啊啊啊⋯⋯

…………

……

以上是本週不能停。如果是高潮不會停就好了!

Re: 嗨,宇宙,我想要下一隻奴隸的訂單。

嘿親愛的大宇宙,這週我Re了辛的〈嗨,宇宙,我想要下一隻奴隸的訂單。〉。

其實我想改題目,我對於「奴隸」好有意見。你知道的,我已經認知到「我知道SM的世界有忠誠的存在,只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對於進入下一段SM關係,已經不期待了。你知道的,我對於愛充滿著渴望。

喔~對!我終於把對你的信仰,放進了作品裏了。在以為自己的出版与寫作生命結束的幾年後,我重新拿起了沾水筆,對著過去的自己懷抱歉意,對著未來渴望得到愛的自己許願。

我想要把題目改成〈嘿,親愛的大宇宙,我想要下一個男友的訂單。〉;用「嘿」比較客家人。我都跟你這麼熟了,當然要稱你為親愛的大宇宙。我是不要奴隸的,我要男朋友,這點我很肯定。

在關係之中,我完全沒有辦法忍受奴隸的不忠誠。有人提出「忠誠」無法量化,反正是以我為標準,我說伊忠誠伊就是忠誠,我說伊不忠誠就是不忠誠。「忠誠」這兩個字,在男朋友關係之中呢?我敢說在我二十代的男友關係裏,我們都是走到走不下去,只好選擇分手。也許那時的難關,對三十代的我來說,是很容易過去的,但那時那刻無法就是無法。我要的「忠誠」是我們決定要交往我們決定要走下去,就要走到那個「過不去」的難關為止。不是伊想要我的愛的時候就拚命地要,不想要就不要了,完全不管我會不會受傷。

嘿,親愛的大宇宙,我的感官受傷了,我幾乎無法對人產生恋愛的感覺,即使有恋愛的小鹿但很快就死了。可是我會感覺孤單會感覺寂寞,想要人陪,然後發現沒有人可以陪我。就跟我常在哀自己沒有什麼朋友……其實是想說自己沒有朋友,把「什麼」加上去,只是擔心那些認為是我的朋友的人覺得受傷。可是當一個人覺得孤單寂寞,全世界只有伊一個人時,感覺就是這樣啊……我知道這樣太沉溺,我會努力記得渴愛渴望有人陪就跟肚子餓了一樣,沒什麼大不了也死不了的。

嘿,親愛的大宇宙,我常覺得我應該是某個時刻做錯了決定,才一路錯到变成現在的我,那這樣的我還可以撥亂反正变回對的我麼?那什麼是對呢?其實我已經不知道,也回不了頭,只能一路下去了。即使這樣的我仍然是值得被愛的吧?!

我希望的對象,伊是知道這麼多年受傷慘重的我是怎樣熬過來的,伊願意且有能力療癒我的一切傷痛。即使我一開始對伊不信任沒有感覺,但伊會有耐性地施展伊的超能力。我希望伊會成為我的繆思,我希望我的才華是能夠養活彼此(如果伊比我會賺給伊養也是可以……但這情況下我不希望失去我自己……变成連我自己都不認得嫌棄的人)

這樣的對象,會需要把夏慕聰的牌給蓋上或者遺棄這個名字麼(我的遺棄指離開SM圈)才能找到麼?也許會有這樣一個讓我奮不顧身的伊。如果留不下來,那也沒關係,畢竟夏慕聰的書寫跟出版幾乎已經荒涼了……我想會接受我的伊,應該也會覺得夏慕聰或者BDSM、KINKY沒什麼吧……如果對方也想跟我一塊玩樂KINKY KINKY那更好~

我覺得我一直都很努力,可是我一直都沒有得到我應該得到的,親愛的大宇宙,所以是你覺得我不夠努力麼?我覺得我應該得到而且我值得。我值得你對我好一點好好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