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期二的辛吉吉

貓奴的網調功課第八週:第一次戴上肛塞出門

聰明的貓,本週功課是:在家裡塞進肛塞,然後到工作的地方再拔出來。

好好考慮要怎麼實現這麼路線吧,
不能被人發現,也不能偷偷爽出聲音,
你平常怎麼上班的,就怎麼去,
只是多了一根提醒你是奴隸身分的玩具在身體裡面。

只有執行功課的時候,才可以塞肛塞,

除了上廁所擦屁股、洗澡沖水,平常不准偷偷玩弄自己屁眼,
也不能自慰,
上週都吃精液吃到飽了,難道還餓想多吃點精?

主人不要求挑兇猛的武器,只是要戴著出門,
不過,貓要自己挖多深的陷阱給自己跳,主人不會阻止貓的,
貓要有把握,能夠克制自己,能夠從家裡到公司的距離,
到時候如果爽到受不了,在地鐵上流了滿褲子的水,不要怪主人啊!

男性生殖器圖片警告  

 

繼續閱讀

結束,之後

 

我戒了菸,其實也從來沒上癮過,不信任的天性,連攝入成癮物質的時候,都無法放心交付自己。

還是只喝黑咖啡,超市便宜的咖啡粉,用鐵鍋煮一大鍋,泡著,喝起來就像是抽過的煙草泡水,

偶爾早餐加一點牛奶,補鈣,開始感覺身體不聽話,自煮食、吞維他命、上健身房,不能再假裝不在乎。

也穿起了裙子,重新開始假笑,偶爾眼神不自覺會露出本性,盯著同事白皙皮膚下的血管發呆。

 

「在選擇要看什麼自慰的時候,開了瀏覽器,不自覺地點了其他書籤,回頭卻忘了自己為什麼要半夜從床上爬下來開電腦,於是又回去躺著失眠。」

 

關係存續的時候,我們沒有時間,

寫下任何感想,都顯得太武斷,我怎麼可能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呢?

手無法停留在鍵盤上,眼睛不能闔,要看著你。

聲音也要控制好,可以在需要的時候,跟你說一些什麼。

 

直到我們分離之後,才能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面,面無表情地寫下一章又一章的「我以為…….」。

出個聲,不然,我就要放棄你了喔。

變態生態觀察報告-米國嘉義市(上)

大家好,
歡迎回來週二的「變態生態觀察報告」。

本集,將帶由阿辛帶大家看一下米國的BDSM生態。

阿辛藉著去念書的機會,
(主持人推一下粗框眼鏡)
稍微地插入了當地的那個社會,
用阿辛的親身體驗、親眼觀察到的經驗,
帶給大家本次的特輯,
敬請期待。

(主持人對鏡頭誠懇放電)

(片頭曲)

繼續閱讀

咕溜去殼<卷一>

夏雨落在土地上,沒有要停的意思。
庭院裡的蟲群不受雨滴干擾,羽翼潮濕來不及交配的大水蟻就成了群眾的多汁生食。
喀喀喀。
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
距離雨季結束還有些日子。

「不是說好戌時,怎麼還沒來?」
身著淺綠狩衣的式神沒聲息地接近,彎腰靠近了辛的耳側,就退下。
辛凝視空的杯緣上不規則泡沫,嘆了口氣。

繼續閱讀

我沒有知情同意你的關心

「奴隸本來就是主人的財產,沒有知情同意的必要」

或,

「奴隸是因為信任才願意在一個範圍內給主人使用,奴隸隨時都可以收回這一份信任。」

 

進入圈子後,「知情同意」從BDSM延伸到各種層面,我開始注意到別人的「知情同意」,也開始懂得觀察自己的「知情同意」。

 

例如說?

繼續閱讀

「關係一定有風險,長期調教有失有得,認主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建立關係前,會有一段時間雙方聊得很勤。

奴可能是在精/卵衝腦的興奮狀態,不過我多半是有目的性的蒐集各種資料,想要知道到底能不能長期相處。我問、奴答,這時候的奴很誠實,會一股腦地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

我運用這些知識來調教奴的時候,奴會覺得「主人好神!能夠透視我在想什麼!」其實我只是有做功課。

繼續閱讀

幫你的餐具加上一層BDSM記憶

當搬家時清出那一箱又一箱的道具,一一清洗整理,回想這些道具曾經在誰身上得逞,畫面卻有點模糊……

還好我是個不太懷舊的人,不然這些道具可能會變成永遠的負擔,每搬家一次就越來越大箱,躲躲藏藏,還要拒絕家人的好意幫忙整理。

丟的丟,送的送,曾有片刻懷疑自己怎麼狠得下心,畢竟有些道具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比奴還久遠。

因此,我目前,不打算(也不能)買新的道具,改而研究生活用品,讓物品發揮它另類的功效。

繼續閱讀

相對論

主人的視角看過去,奴的反應大致上可以歸類成一套流程,不斷重複。

興奮
忍耐
冒汗慘叫

意識到自己的恥態
更興奮

一旦叫出來  就再也忍不住
瘋狂

求饒

直到主人停手。

喘息
回味

意猶未盡

撒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