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星期四的波

終究是一個人

清楚的了解這一點,其實也可能是自己造成自己的不幸,但這又如何能夠避免呢?

終究是一個人

作者:董籬

人終究是只有一個人過下去的,我一直都知道這件事。

不論是多麼傳統的家庭生活也好,生死與共的緊密結合也好,一直到死都不分離的一對一關係也好,從開始到最後,這中間真正的自己的生活,說起來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

就算是結婚生子後,一輩子就守一個家的角色,那樣的生活其實也是出於自己的認知,去認同一個自己能夠說服自己的生活;家庭裡面的角色也是出於自己的認知,放在相對應的位置。在制度化之後,這一個模式比較容易自己找位置安插,但其實仍然是存在於自己的認知中而已。

錯以為不是一個人,往往就是不幸的根源。

因為錯以為不是一個人,放棄了自己原本要走的路,或是要求別人改變了他要走的路,到頭來不是後悔,就是遺憾。也許會不願意去怪罪對方,就只好另外找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變得相信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這種說法。更何況,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這種說法是無法反駁的,於是不管覺不覺得不幸,最後都只有接受而已。

這樣說起來,有機會反抗這種宿命論的人,一生能夠靠自己去爭取跳出軌道好幾次,怎樣都不順著下坡,想著就這麼算了吧一路滑向終點的人,也是比較不容易被說服的人。然而也因此更了解,所謂的不得不放棄終究只是藉口;但這是幸還是不幸呢?

原本我想說的是,把所謂的下半輩子或將來的希望,放在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身上,往往不是造成自己的不幸就是對方的不幸。不知不覺就寫成類似無限迴旋的東西。因為最近意識到,清楚的了解這一點,其實也可能是自己造成自己的不幸,但這又如何能夠避免呢?

花魁十年

即使是我,也不是在花魁開站的第一天就進入花魁的。

花魁十年

作者:董籬

即使是我,也不是在花魁開站的第一天就進入花魁的。

距今超過十年以前,台大椰林風情站取消了使用者的簽名檔和名片檔,後來聽說有人成立了新椰林,所開的板和原本的椰林一樣,於是我跟許多人一起出走。剛開始我還偶爾會回去舊椰林,而且我們根本沒有新椰林是開在叫做KKCity下面的概念,就把新椰林當成一個完全獨立的站台。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有花魁這個站。

在新椰林混了好一陣子,才因為到處亂逛而發現有一個叫做SEX的站台。印象中當時只有大概十個板,站上大概三分之二的文章都是由不到二十個人所貼,其他會出現的id可能加起來也不到一百個。簡單的説是一個沒什麼人知道的小站。

當然,一開始我是因為站名就是SEX才好奇進去看的。但是我馬上就成為長期掛站的人之一,停留在上面的時間也很快就超過新椰林。原因不是因為上面有色文可看,當時文章其實並不算非常多,會讓我留下來的原因是,過去二十幾年來,很多事的想法,我總是唯一的一個。在我長大的過程中,不論是接觸得到的人,或是來自書本的訊息,甚至是任何可能找到的資訊網絡,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中,都不存在只字片語是和我相同或類似的。

找到花魁以後我才知道,原來我不是唯一的。

後來又過了好幾年,我才發現,過去不是不存在,而是人類的歷史資產不去保存和傳播這些東西。每當有一個這樣的人冒出來,整個文明都不傳遞他的話語,直到他死去,思想隨其腐朽。

在花魁混了一陣子之後,我開始想要把這樣的站台推展出去。當時站長是創站者ppman,我提了一建議,開了一些新的板,帶動一些新的話題,之後我開始到新椰林和舊椰林去po文宣傳,告訴大家有這樣一個站。那時候已經從十多個板增加到近三十個。我找到我存檔的當時的宣傳文,大家可以看看十年前開的是哪些板。

有個BBS的SEX站很有趣喔 真的不是廣告信啦

越描越黑
不過真的不是廣告信啦
只是我覺得這個站不錯

在新椰林210.209.3.185

進入之後
在主選單中有個bbs傳送門
去找一個
sex 花魁色藝館
雖然開站不久而已
但是文章比新椰林本站還多
而文章的深度也是網路上少見的
當然也有不少是很有趣的
有興趣的可以去參觀一下
限制級的喔
未滿18歲不歡迎喲 ^_^
這樣一來會不會
反而吸引一堆小朋友啊
呵呵

說真的啦
別的地方有性版
那裡是整個站都在談性
而且絕對不是什麼色情網站
雖然那裡跟色情
並沒有強調任何界線

這是目前的討論區

【看板列表】 花魁藝色館———情色站台、兩性共治 看板《Sex_ONS》
←退出 →進入 [PgUp][PgDn] [c]顯示篇數 [/]搜尋 [s]看板 [h]說明
編號 看 板 中 文 敘 述 評分投票 板 主
1。 Alternative 另類性喜好 00 epicure
2。 Anonymous 塗鴉練習簿 00 徵求中
3。 NewBoard 新版及版主申請區 00 ppman
4。 S_Experience 性經驗討論區 00 徵求中
5。 Sex_1stTime 我的第一次 00 徵求中
6。 Sex_Acup 飛機場後援會 00 double12
7。 Sex_Art 色情藝術討論區 00 double12
8。 Sex_BMTalk 版主討論區 00 ppman
9。 Sex_Deals 色情交易討論區 00 徵求中
10。 Sex_DIY 自慰隊 00 徵求中
11。 Sex_Dream 漂浮的性幻想(可匿名) 00 徵求中
12。 Sex_English 房中英語教室 00 徵求中
13。 Sex_FatLady “月半 女未”權益促進會 00 Salome
14。 Sex_ForSale 跳蚤市場 00 徵求中
15。 Sex_Group 3p, 4p..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00 徵求中
16。 Sex_Hotel 厚德路 00 徵求中
17。 Sex_Incest 亂倫亂倫亂亂搞 00 徵求中
18。 Sex_Joke 嬲話 00 徵求中
19。 Sex_JpAv 日本AV女優討論區 00 hollowsam
20。 Sex_Lady 女孩子的悄悄話 00 Salome
21。 Sex_ONS 一夜情討論區 00 aaaazzzz
22。 Sex_Phone 電話裡的激情享受 00 Phonesex
23。 Sex_picture 美女圖抓抓樂(網址收集) 00 saki
24。 Sex_SM SM俱樂部 00 sakiepicure
25。 Sex_Society 性與社會 00 epicure
26。 Sex_story 妳我的情色故事 00 hollowsam
27。 Sex_Tech 性技巧討論區 00 徵求中
28。 Sex_Test 沈沒的大陸 00 ppman
> 29。 Sysop 花魁站長在這裡 00 ppman

選 擇 看 板 (z)隱藏看板(y)切換隱藏看板的顯示 (0~9)輸入編號

推荐版
性與社會
文章非常有深度
令人深思

熱門版
一夜情討論區
胖妹權益促進會
女孩子的悄悄話
………………
其實很多版都很熱哩
不才小第我也接了兩個版
在那裡掃地當工友
呵呵

總之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站
什麼內容都有
而且網友的水準都很高
內容和版面也都在擴充中
只是知名度不夠高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有空去坐坐聊聊
不過豬頭不要來唷
這裡是有性主題討論
但是網路豬頭最少的地方之一
所有如果你知道那一鍋是豬頭
千萬不要告訴他啊
嘿嘿嘿
萬一豬頭誤闖
可不像在椰林那麼好過
在這裡豬頭是毫無立足之地的

就這樣
大家有空來玩啊

當時我還把網路和寫作分得很清楚,應該說我才剛離開稿紙沒多久,對於在網路上po文錯字連篇不當回事。現在看起來就連這點小事也讓人覺得十分奇妙。

總之這篇宣傳文也都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當時花魁仍然是個很小的站台,卻在之後的一兩年以極快的速度成長,單日上站人次一度超過五萬人次,每一個板都是熱門板,我所認識的人也幾乎都在上花魁,不管是新的或舊的椰林都已經不復存在於我的生活裡。

然而花魁最早最珍貴的東西卻也快速地流失。當人數到達最多的時期,我們也失去得最多。

接下站長之後,我花了三到五年慢慢找回花魁原本的價值,就是能夠讓那些終其一生都以為自己在地球上沒有同類的人,有機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當然這並非花魁唯一的價值,但卻是只有花魁這個站台才有的。

要讓花魁出名,只要一年的時間,要找回流失的價值,卻要花三到五倍的時間。關於這一點,我一直在反省追求人氣的代價。

沉默的羔羊與絕命鈴聲

總有那麼一個時候,手機是沉默的。

沉默的羔羊與絕命鈴聲

作者:董籬

總有那麼一個時候,手機是沉默的。

就算是平常也不太響的手機,也總有真正沉默的時候。那種時候,就算它響了,也不是你等待的,你等的,就是不會來。

那種時候的手機躺在桌上,很有一股駭人的震懾力,像是一個連續殺人魔,即使被重重綑綁,一動不動且安靜地只是呼吸著,甚至沒看你一眼,甚至看起來像死了一樣,甚至真的已經死了。但你就是會感覺到它散發著壓迫感,使你背著它就能感覺到它的位置。

你可能會想把它丟掉,但又不太敢伸手拿它。你想聽的,它絕對不會說,但他盡會使些手段讓你懷疑自己,讓你對價值的判斷動搖,讓你產生混亂,在以為忘了它的時候做惡夢。你搞不清楚它做了什麼,光只是看到它,就讓你對人生絕望。

甚至你連都不用看,光是想到就已經很糟糕了。就像人魔漢尼拔一樣。你只要回答過一個問題,它就能看透你的所有秘密,日夜侵蝕你的神經;大部份人的心靈都無法承受這樣的折磨,可能會因而謀殺他們的手機。然而這無濟於事,沉默的手機是殺不死的。

但是那同一隻手機,有時候又掛不掉,而且好像總是跟在你後面,準備從制高點狙擊你。你當然掛不掉,也逃不掉;你會被困在專門為你設的電話亭裡,進去以後沒多久你就會開始相信,你大概是不可能活著出來了。

在這種奪命連環扣的時候,每一次鈴聲響起都像槍聲一樣。每一槍都可能打穿你的腦袋,但是又沒有。你關機也沒用,最多稍微喘息一下,它總會找到辦法響起來的。

在手機發明以前,傳統的電話當然也有沉默和響不停的時候,但是你只要離開家,總能找到沒有電話的地方;就算晚上繼續作惡夢,起碼距離可以遠到難以測量。

但手機,很多人不帶在身上會死,那就沒辦法了。

當站長才沒好事咧

很多年前在跟某家出版社的總編在聊天時,他就問我當了這麼個站長,應該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好寫吧?

當站長才沒好事咧

作者:董籬

最近為了花魁要搬家開新站的事忙到快要爆炸,我根本覺得還沒睡過幾次覺,上個星期四就接到這個星期四,而且我還是到星期五才發覺。

很多年前在跟某家出版社的總編在聊天時,他就問我當了這麼個站長,應該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好寫吧?嗯,內幕當然很多,要寫書是吧?當然可以寫好幾百頁。結果聊了半天才知道,他想知道的是,身為這麼大一個性站的站長,絕對是佔盡天時地利人和,豔遇多到要排隊掛號吧?

門都沒有咧!

我當然在網路上幹過不少好事,但全都和站長無關,而且當站長之前我還方便得多。當這個站長不但沒有他想像中的事,甚至可以說站長根本就是斷送性生活的利器。

首先就是大家戰意高昂的那些年,我除了上班以外就是處理站務。有時候晚上下班買個便當邊吃邊處理,等到離開電腦已經是凌晨四點。別說去哪裡找野食,就連躺在床上等著的都早已變成冷飯,吃個屁啊!

再來就是站長在自己站內,根本就是個神主牌位,大家有事才找你,沒事給你吃香灰,誰會跟你打情罵俏?就算真的有,也很嚇人;站長樹敵無數,網路上來個美眉投懷送抱,誰知道隔天會出什麼事?

所以真要寫內幕,是很多啦,但是應該沒有大家想看的。可以想見,原本最近性生活就很貧乏的我,在新站搞定之前大概是完全沒得吃了吧。

怪薯叔的愛好

生日:1991年(平成三年)10月25日
星座:天蠍座
血型:A型
身高:151cm
出生地:東京
職業:高校三年生
興趣:跳舞、玩電腦

怪薯叔的愛好

作者:董籬

最近迷上日本的口罩姬愛川梢。愛川こずえ。有些不夠宅的人可能不知道她是誰,所以先介紹一下。

生日:1991年(平成三年)10月25日
星座:天蠍座
血型:A型
身高:151cm
出生地:東京
職業:高校三年生
興趣:跳舞、玩電腦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xxxayu3
niconico:http://www.nicovideo.jp/mylist/8105413

日本cosplay界本來就有專攻動漫舞蹈這一系的,很多女生在網站上po自己跳舞的影片都會戴口罩,不清楚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也不確定是為了不想被認出來,還是基於某種敬意(?)

總之,兩年前出了一個神人,她就是愛川こずえ。據說這個字是二次元的意思,想必是藝名。

所謂神人就是她跳得真的是太好了,比專業舞者有過之而無不及,也從日本紅到台灣。我直到今年才發現她,一看到她的影片就被吸引住無法停止,看完後又開始在網路上到處找她的資料。後來她把口罩拿掉了,但是大家還是習慣稱她為口罩姬;其實她在po這些影片之前就是cos界的名人,最近又組了一個三人團體叫《DANCEROID》,開始拍MV和登台演出。

我要說的是,我發現年紀越大,真的越喜歡怪薯叔的口味XD

喜歡性感偶像好像是小男孩才會做的事。小時候喜歡的偶像是蘇菲‧瑪索,後來也收藏了一些性感寫真,當然性幻想的對象也是越性感火辣越好,但這些到後來反而不再讓我感興趣。長大以後,我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性幻想變成實際經驗的重組變化,對象也不是遙遠的偶像,而是認識的女生或曾經上過床的伴。

也許是性從憧憬變成實際生活之後,我感興趣的愛好就越來越和性行為分家。前幾年有一陣子很愛黑澀會咩咩,最近的喜好則是愛川梢,在臉書轉了她所有的影片之後,前幾天開始上微博又再轉一次。這完全是怪薯叔的行為吧。

然而,我覺得美少女是怪薯叔的救贖;看著那些十五、六歲的少女蹦蹦跳跳的青春,有時候甚至會想真想要一個這樣的女兒。男人到了中年,很多事都是無藥可救的,所以開始有一些怪薯叔的愛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夜遊天體海灘

2007年初的某一天,當時我住在加拿大,那天臨時起意,下午兩點半出發,去了號稱全球六大天體海灘之一的Wreck Beach 。

夜遊天體海灘

作者:董籬

上次寫了天體營之無盡的香腸,其實只是首部曲。本來要接著寫其他天體營的事,後來忘了,這幾天才又想起來。那次吃了一天香腸和糯米腸之後,我就自己辦天體營,約的都是自己的朋友,避免再發生無以名狀的慘劇。不過我一直很想到世界各地的天體營去看看,也陸續查找了一些資料,就是一直沒去成。

2007年初的某一天,當時我住在加拿大,那天臨時起意,下午兩點半出發,去了號稱全球六大天體海灘之一的Wreck Beach 。其實這六大沒什麼意義,誰也不知道是怎麼選出來的,那篇介紹文到處轉貼,也不知道是不是作者就知道這六大而已。

總之,這個天體海灘在UBC 大學裡面,我一路搭船又搭公車,邊問路邊走到了UBC 大學,到的時候已經快五點,天色相當暗,太陽已經完全下海(西邊是海),又下著細雨,只有西方天邊一線晚霞。

不過既然到了,我還是問著路,在大學校園裡前進。公車站下車後就一路直走,地點不明顯,但是不算難找。司機說10或15分鐘走到,差不多也就是這個距離,但是走到的卻是路的盡頭。

就在看似無路可通的地方,路邊樹林口有個牌子,標示了這裡進去就著名的Wreck Beach 。然而所謂的進去,卻是一條看不到底的山路。

對山路,就像去走陽明山裡面的那種步道,階梯的,一直往下,深入林中,深不見底。遠方的天色一分鐘比一分鐘暗,林間無燈,而且看不出有多長。從樹林上方看下去倒是看得到海,也隱約聽到海潮聲。

這時一個穿著運動外套和短褲的男生,看起來大概是這裡的大學生,從下面跑步上來。仔細一看,再下面還有幾個人也正在往上走。

好吧,雖然牌子上說日落就禁止進入,不過無論如何還是有人在走嘛,既然這樣就下去看看好了。

下去大概就走了十多分鐘。對,下樓梯。走一走我開始數步,到了下面已經數到200,我想大概有300階吧,等我到了下面,那個大學生又跑步下來了。

下面果然是海灘,也正如傳聞都是漂流木,海灘算不上美,也沒有什麼細沙,反而是泥巴碎石沙土和木片的混合物。並且冷得要死。

除了那個大學生,還有另外一個人在散步,此外就是我了。沒有人猛到在接近零度的海邊裸體。我考慮了一會兒,不過實在是太冷,而且海邊已經幾乎看不清楚了,林間更黑,我如果再穿穿脫脫一陣,恐怕回去看不到路。那條步道的樓梯是木條,但是木條只有階梯轉角處一道,中間的間隔是泥巴,還有幾段小緩坡是溼的泥地,我沒有帶任何照明設備,只好趕緊回去。

回頭我開始認真的數。386階! 大概有十幾層樓吧,我走了20階就開始喘了,走到一百階之後已經只剩微光,兩百階之後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眼前發黑還是看不到,總之整個昏天暗地。到三百階我想一定快到了,不然大概會死在這裡,然後一步一停往上搬運我自己。

這時候大學生已經在海灘上跑完一圈,又從我身邊經過跑了上去。我不知道另外一個散步的人幾時會上來,不過我猜他除非要帶手電筒,不然不會再跑一次了。已經幾乎看不到了。

又再繼續上了三四十階之後,我已經沒辦法只用非常急促的呼吸來呼吸了,我必須不斷地大聲「啊」地叫出來,才能壓住心跳的痛和頭痛等等各種痛感。

就這樣每次吐氣都用叫的,急促地一直啊啊叫著,終於走到上面,然後花了將近半小時慢慢移回公車站,這才終於恢復過來。

總之這個天體海灘非常的健康,光是能夠下去再回來就已經不得了了,只是冬天仍然沒有人敢脫衣服,大學校園裡還積著未融化的雪,看來真的要再去,只有等到夏天了。而且在下次去之前,大概要先經過半年的特訓吧XD

擇同而居

雖然說在情慾日記寫同居好像該寫情人才對,但我覺得同居本身就是一件大事,並且怎樣都不可能和情慾無關。這可是人居之處耶,每天回家就住在那裡睡在那裡,在裡面吃喝拉撒做一切事,不管住的是誰都不可能和情慾無關。

擇同而居

作者:董籬

上周大家都聊了同居這件事,我也來寫一寫同居。

雖然說在情慾日記寫同居好像該寫情人才對,但我覺得同居本身就是一件大事,並且怎樣都不可能和情慾無關。這可是人居之處耶,每天回家就住在那裡睡在那裡,在裡面吃喝拉撒做一切事,不管住的是誰都不可能和情慾無關。

第一次和人同居是一群夜間部的女生。

雖然我一直都是夜貓子,但我唸的是日間部,而我真正的夜生活,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大三那年,我從違章建築的單人小房間搬進一層公寓,和五個夜間部的同學住。她們和我同屆,和我在同一處上課,但那時我們日夜間部交集不多,所以我一個也不認識。

那之前我也常常去日間部同班同學家過夜。不論男女,日間部的同學幾乎都以學校為所有的生活重心,出門也就是去旁邊的夜市;夜間部的同學有些白天在工作,沒固定工作的可能也偶爾打工,重點是下課之後還有夜生活。

那年我們幾乎每到周五晚上就準備出征,到不收門票的夜店去跳舞跳到天亮。那時候的大學生說起來和現在還是有一段差距,雖然去夜店會打扮一下,妝可能還沒有現在的大學正咩白天化的妝濃。但她們是好看的。比較起來,白天上課的那些學生可以說十個有八個都是村姑裝扮;倒不是人不好看,邋遢起來也不一定能說是醜,但是和我那些室友們每到周五晚上的打扮比起來,實在是有是否吸引人目光的差別。

直到很多年以後,我還是覺得那年是我整個學生時代最幸福的日子。

後來我一個人在台灣工作,一直都是找室友同住一間屋子。有幾年的時間,照一般外出工作的上班族的邏輯,男生當然是找男生一起住。那時我真的非常同意「家裡要是沒有女人就不像個家」這句話。和男生一起住,我非常不習慣。雖然沒有具體的事實證明哪裡不對,但是我回到家不再有回家的感覺,我得要再進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鎖上,才勉強覺得是回家了;那幾年雖有同居人,但對我來說感覺像是有人會干擾的獨居。奇妙的是,跟我一起住的男生基本上沒事根本不會來敲我的門,我們一個月可能講不到十句話;反之那些女生和我混得很熟,一天到晚大家找來找去;我不覺得她們會干擾到我,卻覺得幾乎不出聲的男室友,只要存在就對我是一種干擾。

後來終於和情人一起住了。我們進展到某個程度之後,開始想找個自己的家,於是開始討論兩個人想要什麼。從地點到家裡的擺設,從搬家預算到打算窩在家裡做些什麼,我們每天下班就聚在一起討論。有天中午吃完飯,她忽然拉住我的手說,親愛的,我們這樣好像在討論結婚唷!

我們在一起住了五年。然後分開。然後,我覺得我知道和幾個男生只是為了分擔房租而當室友,為什麼讓人那麼覺得格格不入。

那不是我想成家的人。

因為我的原生家庭不在台灣,而且我從小就一直隱約有一個期待,就是應該有一個自己的家。後來終於知道了,我想要回到家能夠完全自在,這個我一個人住就可以辦到了,但我住在父母家庭裡有時並不能那麼自在。另外我想要和同居的人有共同的生活。

現在我在家裡時,我不想隨時都要穿衣服,事實上是天不冷我就經常都不穿。我也不想要勃起時要躲避,講某些電話時不能讓人聽到,或某些事不能和家裡的人講。所以同居的人也許不一定要是情人,但需要是不用避諱之人。如果回到家裡還有很多避諱,我會覺得那就不夠成為家。

當年第一次和五個女同學住的時候,我還沒有這麼多要求,而那時我和她們有共同的生活,一起吃一起玩,一起處理家裡的事。對我來說那就是初次自己在外尋找家的感覺。

然而也因為我現在越來越清楚我要的是什麼,所以我也越來越難找同居人。當然這也不是說絕對只能是情人,只是對象並不那麼好找。而且就算是情人,我也慢慢了解到一件事,就是越自在其實越需要空間;就算是情人同居,我覺得還是要有自己的房間。因為每個人都應該要能夠自己支配自己的空間,否則那終究會變成一個喪失自我的過程,也終有一天會變成不是你的家。

前陣子很流行SM心理測驗。在所有SM的測驗中,大部份選項其實都沒有我真正想選的,我非常不符合那些S或M的歸類,但是我對自己居住空間和生活的支配性非常強;假如是和我共用的空間,到最後都會變成我的屬性,會被我侵蝕和同化。

所以我覺得,同居是希望和對方有共同的生活,但並不表示一定要完全使用同樣的空間,至少對我來說並不合適。

萬事通波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且很多時候並不是很熟的朋友,可能是我會自體散發一種萬事通波之類的吧。

萬事通波

作者:董籬

從高中開始,我就經常被女生當做傾訴或諮商感情問題的對象。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且很多時候並不是很熟的朋友,可能是我會自體散發一種萬事通波之類的吧。

剛開始我也沒有多想,有人說我就聽。過了幾年,這種事越來越多,我慢慢覺得不是巧合。但我自己其實既不是情場高手,也不是歡場高手;高中交的女友只是牽牽手就鬧得滿城風雨,而我完全不會處理,也根本就沒處理;喜歡的女生老是等不到,老是不知道怎麼告白,更不要說上床了。來問我的其實實戰經驗都比我高出一截,經驗值和等級有些已經是我的幾百倍,但她們還是一個接著一個來找我。

這個情形只有在當兵的兩年因為沒有女生才暫停。之後開始上網,於是從同學的範圍升級到全世界,找上門的問題也從偶像劇升級為台灣龍捲風。懷了負心漢孩子的、懷了拿掉的、先答應拿掉然後被拋棄的、拿掉了隔年又懷了、懷了不知道是誰的、知道是誰的但是不能跟老公說的……

後來我發現,來找我的並不只是問題而已,而是不能說的秘密。

如果是對方外遇,她們會找姊妹淘出主意或一起罵;如果是自己外遇,她們可能會找姊妹淘中的某一個,關起門來講;如果是自己外遇,而且一次劈了八個,從老公的上司到最好的朋友的未婚夫都睡了,那麼她大概就會來找我。

靠著網路的發達,我這門生意好像越做越大(我應該收費的,這樣我早就發達了)。雖然很多事我後來總算也有點經驗了,但是和她們比起來,我其實應該要覺得慚愧才對。我想她們找我,不是因為我比較懂,可能是因為我記性太差;越來越複雜淫亂的八卦,我越容易忘記,尤其那些誰是誰的老公,誰又劈了誰然又回鍋之類的,我還沒聽完可能就忘了。因此我從來沒有八卦可以講。寫小說倒是有得寫,反正寫作是要創作的,我大概有個印象就自己掰下去。

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我不太出意見。如果她沒問,我可能就只是聽;如果她問了,我也只說我知道的事。也許有些事實在太糟糕,糟糕到沒有人可以說,於是找到我這個又不熟又記性差又沒意見的人。有人說,我可能有萬事通波,才會讓大家這麼喜歡找我。但我想萬事通波的真面目,可能是一種「妳跟我說就和在地上挖個洞差不多所以放心來吧」的波。

RETURN

從哪裡離開的,就從哪裡回來。

RETURN

作者:董籬

從哪裡離開的,就從哪裡回來。

二十年前,在學校裡開始畫人體。大部份的同學都很興奮,這是人生第一次體驗;我也是,和大家一樣認真地背著畫具去上課,也和大家一樣都另外帶了速寫簿,生怕畫布不夠畫。

大部份同學一直到畢業都非常珍惜人體課,就算其他課翹掉,畫人體的課幾乎大家都會到。除了我之外。

我大概只認真了一個學期就稱不下去了。有時候我坐在教室裡,一邊畫一邊就進入腦袋空白狀態;那時大概有一半以上的課都是畫裸體模特兒,教室就那麼兩三間,模特兒三四個,姿勢五六種,每天每天地畫。後來我就離開了教室,開始到外面做裝置和其他的東西。

大二上學期我開了第一次個展,之後我似乎再沒有什麼要緊的事。因為沒別的地方好去,所以我還是每天都到學校裡,卻很少在教室畫畫;我常常空手去教室,跟同學閒聊,看別人畫畫,教授也不會管我,反正我不用一小時就可以把整個學期的進度畫完。

到了下學期,我在那裡閒晃的時候,忽然發現了一件事。之前我覺得畫不下去,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模特兒和場景一直重覆,而是模特兒和場景一點關係都沒有。

在教室裡,模特兒總是會坐在一張仿維多利亞時代風格的椅子上,有時搭配一只青花瓷瓶,有時拉一塊手工印染布,或是在旁邊插一束花、擺一盤水果。然後我們就要無視於教室長什麼樣子,以及環繞著模特兒和靜物台的同學們。從第一次走進教室,一年多以來,每一次畫人體課真正帶給我的觸動,是這整個場景的違和感及荒謬感;如果要畫,這才應該是我要去畫的東西,不是模特兒的姿勢或肌膚質感與線條。

於是我開始畫了一系列了《畫室中的模特兒》。每次去教室我就畫一張,一直到那個學期結束,我完成了這個系列,然後就再也沒有回去畫過人體了。

《畫室中的模特兒》系列我畫的是模特兒在畫室這個空間裡奇妙的存在。過去我一直太理所當然地畫,等到開完畫展才發現,如果沒有目標,我其實不知道要畫什麼,直到完成那個系列,我似乎找了一點方向。我想要知道觀眾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是怎樣的。

當時我已經踏入畫壇,在台北開了幾次展覽,以一個還未畢業的新人來說,藝評和賣座都相當不錯,後面也陸續排了檔期,到我去當兵也都還在繼續展出,但退伍後我選擇先去做台灣最多人做的工作,進入職場當業務。我生長的家庭裡,沒有一個家人上過班,而我自己從國中開始唸美術班,就一直沒有上過一般人的課,對於正常人或一般人,我的認識遠比外星人少。外星人還有很多電影小說漫畫可以參考,但上班族是什麼?我一點概念也沒有。我覺得我有必要去上班,否則我怎麼知道這個大部份人都在上班的社會,長了什麼樣的眼睛來看東西?

結果我一上就上了十幾年,自己開過公司開過店,當初為了要體驗什麼的目的早就不重要了;上班族並不是一堂課,也不是什麼體驗營,那是真正的生活,就算辭職也翹不了課的東西。這中間我再也沒有打開過畫箱,甚至前幾年結束了上班生活,開始正職寫作以後也沒有想到要畫畫。

一直到有一次去SM攝影會的現場,我是陪朋友去的,所以在旁邊很閒地看他們拍照,也沒事好做,就拿手邊的筆記本開始畫。那時我應該已經超過十年沒畫畫了,卻非常流暢,好像昨天才放下畫筆。技術上這並不奇怪,就像騎腳踏車一樣,這種事是不會忘的。但是當時還有些別的什麼,我並沒有注意到,像是一種既視感一般留在我的手上。

這殘留下來的感覺一直褪不去,驅使著我後來一直想畫點什麼。沒有多久我就發現,我想畫的是女體,是裸體的女人,是當初我在學校裡沒有興趣再畫的那些身體。

然而現在的身體,和當初的身體是完全不一樣的。不是說形體上的不同,或是模特兒不同,是我不同了。

當年的我,性經驗貧乏,對身體毫無認識。寥寥無幾的性愛次數,並不代表真的能了解什麼;現在想起來,當時我所感受到的性和肉體,不過是交歡的室內那團粉粉霧霧的色情氣味而已。二十年後,身體對我來說完全不一樣了,甚至不只是性愛,包括時間和生活留下的痕跡,人的個性和環境的個性,曾經有過的快樂與創傷、情緒與行為等等,那是看不完的。就算只是情慾本身也都看不完,讀不完;就算我並不特別去畫那些,就算只是簡單的線條,甚至不需要太去管形體,女人的身體在我面前會帶給我力量,讓我有理由去畫我感覺到的東西。

至於男人的身體,說起來也是有些不同,但是接收能力比較差,說起來就是興趣沒有那麼大。假如我能好好接收的話,我想畫上一陣子,也可能會反過來讓我變成對男體有性慾。這樣說起來,藝術家似乎比較常見雙性戀,其實也不是很奇怪的事。

常常聽到很多人說,畫家不會用有色的眼光看裸體。我覺得,如果一個畫家真的用「完全無色」的眼光看裸體,那麼他畫的人體和花瓶或變形金剛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當年我大概算是一種化外之民,眼睛裡一點顏色都沒有。這二十年來,我沾上我走過的各種顏色,當然包括色情,也包括一切好的壞的,現在我終於有了有色的眼光,所以我才回來重新拿起畫筆。

其實我沒有想過要回來,但畢竟這我是從這裡離開的,也許唯一能夠回來的路,仍然是從這個地方開始的吧。


近期速寫作品
http://www.facebook.com/double12#!/album.php?aid=188362&id=585443961

P.S. 如果你有興趣讓我畫,並且也喜歡我的畫,那麼我可以用畫和你交換。每次畫完我可以送你一張。

有一套還是沒一套

雖然我並不常用到,但我個人是認為這應該列入國民基本禮儀大力推廣。

有一套還是沒一套

作者:董籬

戴不戴套這回事,我一向是男隨女便。基本上除非女生要求不要,否則一律先準備好,但有時候保險套在我身上會放到過期,因為這些年來我交往的女友大多都不喜歡我戴,於是變成只有和不太熟的對象會用到,這種時機又不是很多,所以我一年可能用不到幾次。

有人問我喜不喜歡或習不習慣戴保險套,其實我沒什麼特別的喜好,只能說出門在外總是要備一套,就像小時候媽媽都會給小朋友帶手帕衛生紙一樣。雖然我並不常用到,但我個人是認為這應該列入國民基本禮儀大力推廣。

要是常常看兩性專欄,應該會有個印象就是男人都不愛戴,但我自己真實的經驗反而都是女生提出要求,再一次證明兩性專家的話隨便聽聽就好。同樣是出門在外,女孩子其實也都有自己習慣的避孕方式;就數字而言,保險套大概是僅次於結紮的方式,不過也不代表萬無一中;對於接觸性傳染的疾病也是一樣,有誰見過做愛時全身只有性器官接觸的嗎?你是傳說中的直升機人嗎?

我覺得不管男女,身上隨時戴兩個保險套也是合情合理的;天有不測風雲,人有不測雲雨,就跟氣象永遠報不準的道理是一樣的。我認識一對情侶,不只是下面要套,用手指就套在手指上,用玩具就套在玩具上,保險套用得比衛生紙還兇,我甚至還聽說有人口交用保鮮膜的。要保護到什麼程度我想真的是看個人,但是隨時準備有一套還是基本的。

如果不想戴,其實都是有一定的默契,保險套當然是為了保險,當然也就是用來應付突發狀況的,如果遇到對象沒有一點準備,我想那是一種不了解狀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