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式關係。

文/小狐狸

 

為了這件事,我們吵了好幾個月。
每一次吵架都彷彿我們沒有辦法再繼續走下去。
我們的步伐一個快、一個慢。我們是多麼地不一樣,我們的想法有多麼不同。
前一分鐘還很要好,下一秒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最早提出這個名詞的是我。
但仔細想想,其實早在十個月前就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只是當初並不是以此為名目。
那時主人的另一個人格雷提出有調教、虐人的需求,想要再收一個奴,也讓我在調教中可以更愉悅?

是在有點強迫性的情況下,我答應了。很快地三人約見面實調。

結果過程並沒有想像中愉悅,我不快樂,實際狀況也不如主人預期美好。一來對方年紀太小,二來我們覺得這也不是她要的,後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直到上個月,在一次與前前主人上官聊天時,我與他調情(調教)了。
事後我才向主人坦誠,但卻又不覺得自己有錯。即使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那麼做。

 

曾經信誓旦旦地說我想要的是一對一關係,彼此毫無隱瞞間隔,心與心貼靠在一起。
我想要主人兼男友,是情人也是愛人,是我的所有、我的全部。我,違背了自己的諾言。

 

為此我拉著主人去參加相關主題的講座
我想多了解這方面的資訊,想知道其他人是什麼想法。
但主人卻痛苦地想離開,他覺得現場只有他是沒辦法接受的。

 

當主人有自信時會說可以、妳做吧,我不怕。
但一會又說自己還是無法接受,他不想要有第三者介入我們之間。

 

我只是覺得人本來就有權利與任何人交往。
我不覺得一定非得要犧牲什麼才能得到什麼。

 

因為主人會難過。同樣的如果今天換成是主人這麼做,我也會吃醋難受。所以我不那麼做了。

 

而當主人說我可以開放式關係時,我反而卻步了。
本來與主人以外的關係就不是必需,這時我與人交往的怯弱與消極就會顯現。
雖然我淫蕩,對於其他人的挑逗很容易有感覺,性幻想裡總是充斥著其他男人。
但在我的心中仍會有只有主人的肉棒可以的潔癖,只有主人的懷抱能讓我安心。

 

即使是接受開放式關係了,主人傾向交換伴侶或是一起玩,但我偏好單獨一對一。
主人自己也很矛盾。第一次實踐是因為他沒那麼喜歡對方,但現在如果換成是他會有感覺的對象,他也無法保證自己不會陷下去。

 

最近我又和同學在網路上調情。雖然是我在玩弄、調教對方。
我嘴巴上說著不想主人難過、不需要其他人,但還是放縱自己的慾望。
在與他人的調情過程我也並沒有真的感到很快樂,純粹是想玩玩,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能迸出什麼火花。

 

主人覺得我在揮霍利用他對我的感情。
我是在合理化我嫖妓一般的不檢行為,想自己爽所以不願付出。
而他總是妥協只能接受的那個人。

 

我只有一雙手,要如何擁抱兩個以上的人。
為什麼沒辦法只與他在一起。
以前的我就會想,像這樣無法滿足於一人的我是否單身比較好,但總是不甘寂寞很快地就與誰在一起。

 

現在我劈腿出軌跟人跑這件事仍是主人的惡夢。我也無法肯定地說那就是我要的或我不需要那個。

 

我還在尋找答案。我們還在不斷地磨合、溝通。
沒有所謂的對錯、也沒有非得一定要怎麼做不可。
但我相信對彼此坦誠、接受與面對自己是正確的路。

 

只要我還願意和你說話,就表示我還想和你在一起。

 

延伸閱讀:開放式情侶關係交換伴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