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未分類

《風月》

(註1)
晚間,我們在濕冷的大雨之中翻滾,懶散的不想出門,要餵飽有點餓又不太餓的腸肚,火鍋是這種天氣中最適合的,無奈冰箱只有三顆蛋,無菜、無肉,難以成鍋。

我們懶散的悠晃著,撐起一把佈滿紫色老派花紋的傘走出門,相依相偎的緊鄰著彼此,日常性鬥嘴到全聯採買。

也許今天大家都相同,天氣引起鄰人相同的情感,菜區被掃購一空,高麗菜沒了、火鍋牛肉片沒了、速成的火鍋包也沒了,只得把晚來的我們逼出全聯,再度上街,相依相偎的。

蒸餃好不好? 不要,太不溫暖。
鮭魚炒飯好不好? 不要,太遠了。

搖晃著走到了鄰近的熱炒店,一坐下,準備點了燒烤秋刀魚、炒高麗菜、白飯在店內享用。但一看見沙茶鯛魚鍋,便改變主意,想打包回家配DVD。

風月便是今日的電影夜的影片。

整個空間充滿了沙茶香氣,熱騰騰的,大大的魚從魚尾被折半、炸過、滾的軟爛的,青菜、芋頭、火鍋料,沒有一個不被沙茶給染上濃膩咖啡色的。洗好澡趕緊就位,也不太確定那是不是一個有沙茶的時代就開始了。

這部片中的張國榮特別帥,那種帥是一種很特殊的氣質,不太像是現今一臉緊繃的、牙齒泛著耀眼白光的帥哥那種。是一種既乾淨又扭曲混濁的,病態之美。

帥哥仙人跳金光黨,用現在的白話來說就是這樣。

「如果我們能都不長大就好了」忠良對如意說。

可是我們都長大了,一點一滴,在撐不下腳掌的鞋子裡、卡緊的袖口裡,抱著傷痕的這樣子的,還是長大了。

「過來親姐姐一口」這魔力俱足一般的話,過來親姐姐一口吧,用你的小巧的、處男的口,來含住成人的慾望吧;讓我來教你怎麼做個男人,過來跟姐姐還有姊夫的裡面,更裡面,再更裡面一點。

「一直以來,姐姐才是最愛你的阿。」秀儀對忠良說。

「老師才是愛你的阿。」李國華對思琪說。(註2)

成人對孩童的性侵,以愛之名,在兩個晚上接連衝刺我裡面。房思琪長大了,不是上吊死在家裡,卻早已死在那年的教師節裡。郁忠良長大了,不是死在大大的暗殺,而是死在那年的龐鎮裡。

怎麼就長的大呢,我們早就死在那年的愛的羞辱裡了。

 

註1: 《風月》是陳凱歌導的一部電影。

註2: 李國華與思琪,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內的兩個主要角色。

#幻想 吃了我吧! 肉品Play!

不曉得各位有沒有看過一種「獵奇漫畫」或是文學是關於少女自願被製作成「肉品」的呢?

少女自願的動機是為了享受身體被割下東西的那一瞬間,甚至於尿失禁等等…..

有人會於這個情節會感到興奮的嗎? 完全的實踐當然是不可能 (請珍惜生命)

但還真的是可以「模擬」的喔 ~!  姑且稱之為「肉品 Play」好了 XD

繼續閱讀

晨間調教

早晨的天氣稍冷,我們赤裸捲在被窩裡,誰也不想先起床。我們鬥嘴,吵著要對方起來刷牙洗臉,接著在對方身上扭來扭去,試圖靠蠻力取勝,眼看僵持不下,為了不讓美好早晨虛渡,只好壓低嗓子,動用主人的權威。紅子眼看苗頭不對,便將身體橫趴到我身上,自動褪去內褲,光線從窗戶透進,粉嫩屁股像是沒有上色的白紙,我高舉手掌,以乒乓球拍之姿使出幾記殺球,臀肉瞬間紅通通。

「對錶。」我說。

繼續閱讀

阿姆斯特丹市區的BDSM商店探險 (二):RoB Amsterdam、Mr.B、de Mask

 

 

(2) RoB Amsterdam

位於Warmoesstraat上,可以從店的招牌和掛著的彩虹旗很輕易的辨識。店面的入口並不明顯,但其實是一間非常有規模的店面,不只一樓的店面有好幾個區域販售不同主題的物品,地下室還有額外的一個展示空間。最主打的是大量的皮革服飾與橡膠服飾,從頭套、內褲外衣到靴子一應俱全。尤其是軍警風格的皮衣與配件是這裡最主力的商品,不只有最基本的皮革警襯衫、外套、長褲,甚至連橡膠警棍和放手銬的繫腰皮套都有,在逛的時候有有一種置身時尚服飾店的錯覺,各種尺碼品項一字排開,十分壯觀,不過一件全皮的警用襯衫要價200多歐元,算是不低的消費。

其他皮革製的手銬口枷等自然也有,款式頗多,品質也十分好,不過以設計的精緻度來說就略輸Smart Fetish and Fantasy一些,比較有一種量產化的感覺。但RoB的皮件其實也是自己做的,在店面的後方就可以看到製作皮革的工作室。除此之外,RoB因為是規模相當大的店,所以也有賣一些比較大型的玩具,例如全身包裹的皮製拘束衣和吊床等

在客群導向上,RoB很明顯是以男同性戀為主,所有的服飾皆是男性穿著,所以相對的,要找各種款式的肛塞、假陽具、男用貞操帶、屌環、陰莖與睪丸折磨類的玩具、尿道玩具,在這裡齊全度是最高的,另外也有各種類型的潤滑劑和肛交用鬆弛劑,可以說是RoB的另外一類主打商品。不過女性也不用擔心,這裡的sex shop對於任何性傾向的人都非常友善,我在逛的時候也常常看到許多男女情侶一起在店裡面挑東西。基本上只要開門走進去就對了,扭扭捏捏反而奇怪。

 

 

 

(3)Mr.B

和RoB再取向上非常類似的店,都是以服務男同志為主,商品也有蠻多重疊之處,不過整體來說Mr.B在店面空間上比RoB開放且明亮很多,玩具的品項和RoB比相對較少,以展示為主,並沒有太多可以直接把玩的東西,不過該有的也都是一應俱全就是了,可以說Mr.B在概念上更朝向時尚服飾店的路線貼近。另外在服裝的取向上,Mr.B相對於RoB,在的戀物主題上比較偏向運動員、運動服作為特色,當然其實RoB也有一塊不小的區域在賣橡膠運動服、Mr.B也有賣軍警皮衣,不過兩間店的主題還是能看得出差異。

另外,Mr.B有試衣間能讓你好好的試穿各種衣物。以BDSM用品店來說這是一個比較少見但絕對重要的優點。它的物件基本上都是委託特定工廠設計和製作,比較走一種品牌經營的概念。Mr.B也同樣對於各種性取向的人友善,只要你也保持著自然良好的態度。

 

 

(4) de Mask

離市中心較為遠一些,不過其實也就是大概十五分鐘左右的步行而已,順著逛完Warmoesstraat的路再拐彎走一陣子就能看到。相對於前述兩間店,de Mask的規模算是小的很多,大概只比Smart Fetish and Fantasy 大一些。de Mask 算是比較異性戀取向的SM用品店,主打的是各種類型的橡膠和乳膠衣,以給女性穿著的服飾為主,種類樣式算是不少,也有一些皮革類的服飾和玩具。店主人本身是一位中年女士,應該也是個皮革、膠衣的戀物者,今天造訪的時候他穿著紅色的膠衣和我打招呼,是個友善但有些嚴肅的人。很遺憾我在這方面並不算有強烈的興趣,因此沒有多談。

 

 

 

 

 

開場白

聽到Sink要休息一個月,累積的壓力瞬間釋放,從去年初開始,寫到後面陷入窘境,每個星期發一篇,馬上就想到下一篇要寫什麼,雖然請假可以消緩緊張,但隨即而來的,是一種罪惡感,說罪惡感或許不太精準,但就是…覺得好像對不起讀者的感覺。總之,這一個月過的很舒服,不僅心情沈澱下來,還有時間思考「喔~這一年要來寫什麼呢?」真心覺得,每半年舉行一次全體放假運動的話,那真是太棒了!

今年有紅子與我共筆,兩個星期寫一次,真是輕鬆不少,我想這就是有奴隸的好處,替主人分擔解憂也算是合情合理!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我喜歡紅子的文字啦(不這麼說會被…)

去年的文章,嘗試了各種不同的寫法,有些主題連載幾篇,隔週又突然換成了另一個主題,雖然這裡是可以讓我任性的地方,但坦白說也是很懊惱,但如果要跟著當下感覺走,又好像只能這樣發展了,即便這裡是公開瀏覽的空間,但我在寫作時,還是得當作寫給自己,想像這裡只有我能閱讀,只有這樣,才能盡量保有誠實,我說的誠實,不是指不要說謊(謊言是另一種真實),而是不想避諱自己的易碎與不安。

繼續閱讀

痛楚的尺度

最近,好朋友們接二連三陷入某種悲傷的打擊,並且原因皆如出一轍:不能被愛。某位好友寧靜而麻木的說,想要自殺、想要自殺、想要自殺,之後不出幾秒鐘後便開始與我談起嫉妒究竟是怎麼回事。她十分嫉妒這那個小女孩佔據了那個男人熱烈的目光,儘管他們每次見面,二三十分鐘而已。她才二十五歲,但她多麼擔憂,自己在那清晨朝露戀人的眼中已經色衰愛弛。

繼續閱讀

RE: 遷移

1.

不常在交通工具上想起情人或安頓,但想的時候,銷魂蝕骨。有一次在公車上睡著,醒來的時候在汐止,走了十幾公尺才認出是大同路,招了一輛公車,停了下來,那是老舊的車型,一上車便聞到汗水與人工皮革揉混的氣味。我看著空洞的車廂,在最後一排座位上坐著一對情侶,那是過往和L在公車調情所坐的位置。我隨意找了個座位坐下,在些少的搖蕩顛簸之間慢慢沉醉在窗外飛逝的風景之中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當時捷運終點的昆陽站,一走下車,當時和L必買的一家雞排零嘴,也關門了。

繼續閱讀

RE: 實習之後

1.

有一次去看大學時期好友M的臉書,M也是一位老師,某天晚上忽然接到了主任的電話,質問他為何「只」給了某位學生72分。M解釋道,那是有正當理由的,那位同學並未完成作業,對學習過程漠不關心,上課時總是獨自坐在班級外圍,從不發言……他並不認為自己何錯之有,卻不得不針對此事與家長進行一次超過30分鐘的長談。M是一位內向而謹禮之人,並不擅長面對咄咄逼人的質問,這樣的問題令他精神耗弱。那位母親認為不該給72分,但她說「我沒有意思要老師你收回成績,重給分數」,「我只希望女兒快樂些,那天考試她生病,而且她很努力」。M並不相信,他認為那不過是在意分數的家長施壓的一種話術罷了……

2.

在SM社群中,意外的聽說過不少人有教育背景。教育行政、補習班老師、研究員、教授、小學老師、英文老師、各種技藝的老師等等……有一陣子甚至思考過背後是否有什麼原因。M從來沒對我承認過,但我想M是個有潛質從事邊緣行為的人。每提到婚外情,他總用一種特殊的語氣說,這讓他有種強烈的背德感,想像自己的大腿被昔日親愛之人打開會令他覺得宛如妓女。妓女,他說這個詞的時候語氣是纏繞著一種強烈的虛無感,或許是恨,或許是羞恥,或許是遺憾。有一陣子在我的想像裡,老師這個職業的壓力恐怕比金融業務還要大。

3.

以前還是學生時期的時候,對SM的嚮往遠比如今還要來得強烈。那個時候就如同所有早期就對SM啟蒙的人一般,強烈的想像著牽著女人出去散步直到暈眩的程度。或許是沒有性經驗的關係,對SM的看法倒是顯得相當抽象而強烈。想佔有某個人的念頭不斷佔據著自己,也會看著無數張和繩縛有關的照片而興奮起來,但當時並不知道如何與SM社群互動。始終是獨自看著皮繩愉虐邦的連載文章而悵惘著。那個時候與L是時常進行某種指令互動的。有一次命令著L只著一件半透明浴袍,前往便利商店一類的地方,我們並肩走著,當時已入夜了,L是感到情趣的,也許不特別興奮但始終按照著我的命令。到了陰暗的處所,我提出了讓L趴在馬路上讓我牽著走的要求。一開始他是抗拒的,但慢慢的他似乎也被某種激情驅使著而緩緩趴了下來,那屈身的姿勢至今仍令我覺得印象深刻,彷彿腰線被欲望壓倒一般。當時我將童軍繩套在其金屬項圈之上,宛如牽著聖伯納一般牽著她走了將近六七公尺,直到警衛走近。將他的浴衣下擺掀起而使他的下身暴露在黑夜之中,伸手去探他的下體,確實是濕潤的。

4.

那個女孩並沒有明白的說出來,但他的個性對他成為一個M是有深切影響的。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是一間教堂令他覺醒成為一個M的。在那個地方,舒適、被接受、被包圍、仰望著神的感受,與他對一個S的想法與條件,是非常吻合的。相反的,學校是個令他討厭的地方,充滿著處罰、處罰、處罰,以及那些毫不在意他的感受的人。他是個霸凌生存者。他對我說,自己只要稍微被大聲質問,就會顯得很想哭。是這兩股矛盾的感情,交織而結成他的SM基因。

國王與魔鏡

1.

從前有一位國王,在皇宮裡擁有一面魔鏡。他時常站在魔鏡前問道:「我是誰的國王?」

魔鏡便會顯現出他的樣子,年輕、驕傲、袍冠華麗。國王非常滿意地笑了。

繼續閱讀